听到我的话,潘凝表情一愣,显然被我这个问题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反应过来的潘凝心中异常慌乱,脸上也立马爬满了通红之色,张嘴就要立即否认道:“张成,我……呃!”

  潘凝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就直接将潘凝的娇躯给拥进了怀里。

  “潘凝姐,谢谢你。”我在潘凝耳边温柔的说道,然后便拍了拍潘凝的香肩,松开了潘凝,对着潘凝招了招手便坐进了我的车子。

  等到我的车子离开,潘凝还愣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心里一直在回荡着我刚刚问的那句话。

  喜欢我吗?

  潘凝一直没有去正视过这个问题,或者说潘凝一直没敢去正视这个问题。

  我最开始与潘凝发生关系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什么感情问题。

  很简单,潘凝这种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的少妇对我很有吸引力,换句不好听的话来说,当时的我不过是单纯的想上她而已,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而潘凝亦是如此,潘凝是一个单身多年的单身母亲,已经三十来岁了,这个年龄段对于女人来说,也是很有需求的,所以我与潘凝发生关系,并不是很难,甚至对于潘凝来说,我这样年轻的男人对她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

  与我相处久了之后,虽然知道我有不止一个女人,但是潘凝还是觉得我与圈子里面的其他男人不同,加上王秋实也喜欢与我玩耍的原因,潘凝也并不讨厌与我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我刚才的那个问题让潘凝有些懵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不成?

  应该是了吧,潘凝觉得自己还是挺期待和我相处在一起的,甚至这两天没少担心我会受到潘凤的责难。

  这种感觉,难道不应该是喜欢吗?

  但是潘凝却不敢将这种喜欢说出口,潘凝是一个单身母亲,孩子都好几岁了。

  光是年纪上,潘凝就已经大了我十岁左右,这让潘凝怎么开口对我这个她可以称之为‘弟弟’的男人说出喜欢二字?

  想到这里,潘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君恋天涯时,我已过海角。

  这种让人感到无奈的事情,或许只能让它顺其自然吧?

  ……

  因为潘凤的那番话,我这几天基本没有出门。

  心烦意乱,做什么事情心中都会有着各种相对立的想法缠绕着,出去也是心不在焉的,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所以这两天我索性待在家与表姐在一起了。

  聪慧如表姐,当然看出来了我的没对劲,不过表姐也并没有开口询问我。

  表姐知道,我需要她开导的时候,我会主动开口的。

  在这段日子,我更加确定表姐对我的重要性了,有了表姐在我身边,即使表姐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依然感觉到内心就如同被什么东西塞满了一般。

  其实我也想将潘凤跟我说的那番话对表姐说上一说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是一遇到什么事情,我不想加以思考就去请教表姐的话,养成习惯了那我以后岂不是会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

  表姐为我付出那么多,我总得拿出一些让表姐感到满意的成绩出来吧?不能总是将自己定位一个窝囊废。

  与表姐吃过午饭,并且主动给两个孩子喂完奶粉之后呢,宋思思就将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中宋思思就说有事情让我去凤凰会所一趟,也没有在电话里交代,应该是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就跟表姐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便准备出门了。

  大黑这货估计也明白我要干什么呢,摇着它那条大尾巴,伸出鲜红的舌头就在我身边打转,时不时还蹭蹭我的裤管什么的。

  这犊子显然是有些耐不住寂寞了,虽然每天晚上我与表姐都会专门带着大黑出去溜溜,但是这明显不是大黑想要的啊。

  “我又不去见公孙蓝兰,你还跟着我干嘛?”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着大黑说道。

  大黑就嗷嗷的叫了起来,听上去似乎在抗议。

  “你这狗耳朵真灵嘿!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凤凰会所?”我笑眯眯的说道。

  在凤凰会所的时候,宋思思对大黑的待遇可好了,估计大黑心里还怀念着呢吧?

  果然家花还是没有野花香啊,用在狗身上也不例外。

  我寻思要是让大黑在灵妃与凤凰会所两者之间选择的话,估计大黑很有可能会选后者吧?

  “行,那我也带你出去放放风,你可别给我惹事儿,否则一个月别想出门!”我对着大黑警告道。

  大黑疯狂的摇着尾巴,应该是在对我保证吧?

  然后我便带着大黑出门了,开着直奔凤凰会所。

  kN最新章节#上酷{匠网j

  到了凤凰会所之后呢,凤凰会所的迎宾人员知道我的身份,大黑在凤凰会所也是常客了,连人家迎宾小姐都觉得这条狗挺熟。

  我让迎宾小姐带着大黑去它想去的地方,而大黑也没心思管我了,轻车熟驾就朝着凤凰会所后院而去,跑得比人家迎宾小姐还快。

  这个色狗!

  我来到了宋思思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不只是宋思思一个人,还有着另外一个穿着职业套装模样精致的女人。

  这个女人和宋思思看起来差不多高,长得也挺好看的,难道是五音六律里面的哪个成员?不过我怎么没见过啊?

  “这位是?”我疑惑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对着宋思思问道。

  “老板,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凡萱。”宋思思笑着对着我介绍道。

  “凡萱,这就是我们的老板。”

  “老板。”凡萱微微对着我点了点头。

  助手?

  我奇怪不已,心想宋思思什么时候配上助手了?难道最近有什么事情宋思思也忙不过来了么?

  宋思思似乎也看出来了我的疑惑,笑着开口道:“凡萱一直是我暗中培养的人才,精通各种,能力不会在我之下。”

  听到宋思思的话,我不由得再次看了这个叫做凡萱的女人一眼,能够得到宋思思这样的评价,看来宋思思在这个女人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阿朗1520000送豆2山路飙车35000送豆3卡乐斯沙发101000送豆4忆缘b83b6500送豆5来路生云烟43a02500送豆6黄国强7倪春雨8好8fde9愿愿愿意我什么都愿意0bd510朱新明11鹏c40012狡猾的鱼13向远贤14ddz15水手500a16髙尐銳17妳是我唯一18阳光140a19朴智妍20行者04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