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我……”潘凝想要留下来,她确实是害怕父亲潘凤为难我。

  我打断了潘凝的话,笑着说道:“没事,我想潘叔叔肯定不会为难我这个晚辈的。”

  听到我这句话,在一旁的潘凤险些没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我看似无心说出了这句话,如果待会儿潘凤真的跟我过不去的话,岂不是真的在为难我这个晚辈了?

  心中虽然不情愿,但是潘凝也只好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出了房间,关门的时候还颇为不放心的看了我与潘凤一眼,像是生怕我与潘凤打起来似的。

  “潘叔叔,有事您说话。”我笑呵呵的对着潘凤说道。

  这一次算是将矛盾公开化了,我与潘凤之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潘凤会不会对我记恨在心从而故意整我,就得看潘凤怎么想了。

  这两天一直在与潘凤盘旋斗法,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恐怕早就对我闭门不见了,而潘凤现在却还让我站在他的书房内,可想而知这个潘凤的度量还是非常大的。

  不过想来也是,潘凤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度量,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年纪坐上魔都一把手的位置,并且马上面临着更上一层楼的地步?

  潘凤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背负着双手来到了书桌旁边,面无表情的说道:“张成,你过来。”

  我走到了潘凤的身边,潘凤就指了指桌上的那张宣纸对着我说道:“你来评价评价这幅字。”

  我诧异的看了潘凤一眼,我还以为潘凤会跟我发一顿火呢,怎么一下子又跳到这个话题了?

  果然潘凤这种等级的人的言行根本不能以常理思维去揣测啊。

  我看了看宣纸,这张纸上面就只写了一个‘静’字,这让我奇怪不已,心里没明白潘凤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字。

  看来潘凤刚刚在书房,就是写了这么一个字出来。

  我在心中斟酌了一番用词,这才点了点头开口道:“下笔有力,气势奔放,如利刃出鞘。不过我还是要说,这并不是一幅好字。”

  “哦?说说看?”潘凤明显来了兴趣,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从书法上来看,潘叔叔确实已经进入了很多人都达不到的境界。但是问题却出在了这个字上面。”我也不怕得罪潘凤,叙述着我的看法。

  “潘叔叔写的是一个‘静’字,为何会写出一种利刃出鞘的气势?甚至我还感受到了其中的腾腾杀气,难道说是潘叔叔的内心并不像是表面上表现的如此平静?”

  潘凤的书法堪称大气磅礴,但是却偏偏写出了一个‘静’字,其中的意思还真有些耐人寻味。

  难道真的如同我所说,潘凤看上去平静,其实心中对我和潘凝的事情充满了怒火?

  要不然潘凤为何会偏偏这样写?

  潘凤不动声色,看着我问道:“你觉得我会专门为我内心而专门写出这么一个字让你来评价?”

  “呃——”

  我仔细想了想,潘凤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吧?

  “张成,你的判断力不错,但是眼界还未打开,不能时时刻刻被眼前的事情给蒙蔽了双眼。”潘凤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潘凤的话,我不禁一愣。

  潘凤这是在对我进行说教啊,这让我疑惑不已,难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眼界未打开?

  潘凤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再次仔细的看了看宣纸上的字,想要弄清楚潘凤到底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突然,我眼前一亮,开口说道:“潘叔叔,你是说……现在的局势?”

  潘凤说我的眼界未打开,被眼前的事情暂时给蒙蔽了。

  抛去眼前的事情不看,潘凤题出来这个字,不就是在表明如今的局势吗?

  现在各大家族势力表面上看起来都风平浪静,和谐相处,但是私底下不就是在各种争锋相对,不正如这个‘静’字一般,充满了杀气吗?

  潘凤赞赏般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也没有明确开口说明我说的就是正确的。

  “张成,再过一两个月,我就要从这个位置上面离开了,到时候,你会做什么打算?”潘凤背负着双手看着我问道。

  我会做什么打算?

  我心里一愣,心想潘凤什么时候关心过我这个问题啊?

  不过我这才想起来,潘凤可是高家的一员猛将,而我与高家现在也基本上属于盟友关系了。

  高诗梦高调的宣布与我在一起,高家这么多天以来并没有站出谁来澄清这件事情,已经说明高家开始默认这件事情了。

  而我与潘凤,岂不是也算作是同盟关系了?

  只不过这两天因为潘凝的事情,我都快搞得有些神经质了,总害怕潘凤会因为这些事情对我出手,到时候我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l最Lu新n章_节上Zk酷6E匠@_网

  我没有多想,对着潘凤开口说道:“上面的调动,确实将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想必谁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个情况。不瞒潘叔叔,我也是才得知这件事情,到现在甚至都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应对方针呢。”

  我说的是刘家强势介入并且成功拿下魔都一把手位置的事情,刚开始只有颜家与蒋家在争这个位置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如今式微的蒋家怎么能够争得过如日中天的颜家?甚至颜姨父上次都已经在跟我商量潘凤退下颜家接棒的布局了,到时候也将是张家依此做出强烈反击的时候。

  但是谁能给想到关键时刻突然杀出一个刘家?而这个刘家究竟是怎么从颜家与蒋家这两只老虎口中夺到的食物,也不是我能够知道的,甚至表姐都不明白,看来只能是颜姨父那种等级的人能够了解其中的操作了。

  刘家老二刘天逸上位,蒋家势必是受到最大冲突的一方势力,所以我现在并没有想出什么良好的对策,或许蒋家比我更加着急才对。

  潘凤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拿起桌上那张宣纸,递到了我的面前开口说道:“这幅字就送给你吧,这也是我给你的建议,至于你会不会接受,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