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旁看着我与王秋实笑着对话的场景,潘凝俏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却百感交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原本潘凝是以为我会直接跟王秋实跳过这个话题的,毕竟王秋实只是一个孩子,说出来这样的一个愿望,我随便找几个话题就能够将王秋实的注意力给转移掉。

  谁愿意让一个和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叫自己爸爸?而潘凝以前也正是害怕她找的那些男人只是看中潘凝的美貌以及潘凝身后的势力,根本不愿意好好对待孩子,所以一直就没有刻意的遂父亲潘凤的愿望,给王秋实这孩子找一个后爸。

  刚与我认识的那时候,我并没有一开始就对潘凝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而是与潘凝还有王秋实玩耍在一起。

  我刚开始的时候就觉得王秋实这孩子长得挺可爱的,就挺喜欢和王秋实打球的,王秋实小孩子心性,对我也非常感兴趣。

  那时候呢,潘凝就比较关注我了。

  后来我与潘凝这才慢慢的勾搭上,期间也发生过几次关系。

  当然潘凝也没有过会让我给王秋实当后爸的想法,潘凝知道我是结过婚的,甚至都还有一子一女。

  潘凝只是觉得,王秋实挺喜欢我的,而潘凝对我心中也有好感,平时大家在一起玩耍还是挺欢乐的。

  而现在王秋实竟然提出以后就叫我‘爸爸’这个愿望,潘凝刚听到心里又羞又气。

  潘凝本来就是一个腼腆的女人,在听到自己儿子这样说,心里当然是羞得不像样。

  气的当然是王秋实的‘口无遮拦’,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应该提出这种让人感到难堪的话题。

  潘凝并不是觉得让她难堪,而是觉得这种话题让我难堪了。

  甚至潘凝心中还有些期待,有些恐慌。

  潘凝自然是期待我会同意这个请求,虽然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恐慌也就自然而然的来了,潘凝害怕我会拒绝得很无情,甚至会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笑。

  那么,这是不是也就代表着,我以前与潘凝母子玩耍在一起,也是带着目的性的接近的?

  女人总是爱在很多时刻胡思乱想,无关年龄大小。

  让潘凝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用这种方式间接性答应了王秋实的这种请求。

  潘凝也知道,我将王秋实认作干儿子,其实也是照顾潘凝的脸面,不管我是答应小孩子这种听上去幼稚却满怀希望的请求,还是直接拒绝,都会让潘凝觉得难堪。

  我却很及时的选择了这种折中的法子,将王秋实认作了自己的干儿子,这样既能够满足小孩子的愿望,又不会让人说闲话,确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方法。

  而我呢,其实心里是很同情王秋实的,再加上我对这孩子的印象很不错,不愿意看到王秋实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所以我这才类似于同意的同意了王秋实的愿望。

  “潘凝姐,我把秋实看作干儿子,你没意见吧?”我将王秋实抱在肩头,笑着对潘凝说道。

  当然这种事情我一人说了是不算的,毕竟王秋实是潘凝的亲儿子,要是潘凝不同意的话,那我也没辙啊。

  不过潘凝当然不会不同意,反而还非常乐意看到这局面呢。

  潘凝微笑着摇了摇头,对着我开口道:“我能有什么意见,秋实这孩子这么喜欢你,把你看作长辈也是应该的。我找个合适的时间专门给办场酒席吧?”

  听到潘凝的话,我不禁一愣。

  用了好一会儿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地方应该是有像是认干爹等等专门的习俗吧?潘凝说的应该是这个意思。

  “酒席就不用了,省得太麻烦。”我摆了摆手说道。

  我的身份本来就已经足够让别人诟病了,要是再大摆筵席将这件事情高调的宣传出去的话,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王秋实还只是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到时候出现什么恶意的风言风语恐怕会对王秋实这孩子的心智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觉得这种事情顺其自然最好。

  “行,那就不办。”潘凝笑着说道。

  坐在我肩头上的王秋实当然不明白我们在说些什么,很呆萌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我一眼。

  对于王秋实来说,他此时的心里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也有爸爸了,这让王秋实感到非常的高兴。

  来到了车子旁边,王秋实这才依依不舍的从我的肩膀上下来,与潘凝一同坐在车后座,而我呢自然是充当起司机的角色了。

  朝着潘凝家里行驶的一路上,王秋实就坐在后面与我提各种可爱的问题,显然王秋实今天是很高兴的,奶声奶气的话语之中也带着活泼。

  而我呢感觉与王秋实这样的小孩子聊天整个人的心情都能够变好,所以也一边开车一边笑着回应王秋实各种小孩子都想要了解的问题,而潘凝也会时不时参与进来,一路上我们三人的气氛倒是其乐融融的。

  来到了潘凝家里,潘凤早就已经回来了,正在棋桌上与心腹刘德全下着象棋呢。

  潘夫人知道今天家里要来客人,现在还在厨房里面忙活着。

  看着走进门的三人,外孙王秋实正一脸笑意的坐在我的肩膀上,潘凤浓密的眉毛一挑,眼神充满了若有所思,不知道这位大佬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最&新T章m节f上☆“酷匠网

  “外公。”

  王秋实从我的肩膀上下来,奶声奶气的对着潘凤叫道,一路小跑就扑进了潘凤的怀里。

  “秋实,今天在学校乖没乖?”潘凤抱着王秋实,平时挺严肃的脸上此刻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王秋实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对着潘凤炫耀似的说道:“外公,今天我又考了双百分呢。”

  “我家秋实真厉害!”潘凤脸上的笑意更浓烈了,平时这位一把手什么时候露出过这个样子?看来潘凤对自己这个外孙也宠溺到不行啊。

  “是呢,爸爸也这样说。”王秋实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