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坐上车的时候,我一直纠结于到底是去黄浦区还是闸北区。

  思考了良久,最终我还是开着车子朝着黄浦区凤凰会所驶去。

  来到了凤凰会所,我直接就去到宋思思的办公室。

  宋思思显然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到访,笑着站起身对着我说道:“老板,你怎么来了?难道是想着上次临走前思思跟你说的话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值得表扬了。”

  思思上次跟我说的话?

  上次临走前宋思思跟我说过什么话?我都想不起了。

  看着我一头雾水的样子,宋思思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来,对着我哼了一声就转过了脑袋不再跟我说话了。

  )酷m匠BJ网zY正Yl版F}首发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赶紧对着宋思思解释道:“思思,上次临走前你跟我说什么来着?我走得匆忙没注意听。”

  “老板,你不在乎思思。”宋思思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没有啊。”我苦着一张脸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记得上次思思说过什么话了?”宋思思转过头,瞪着我问道。

  “你和我说了那么多的话,我哪里能够那么快想起来是哪一句嘛。”我不禁感觉头都大了起来,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生气起来,还真是难对付啊。

  而且我甚至都不知道宋思思是真生气还是伪装的,这更让我头疼了。

  宋思思这个女人我好像从来没有看透过她一般。

  “那你还是不在乎思思。”

  “……”

  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要说在乎吧宋思思就一直逮着这件事情不放,而我确实想不起来上次来凤凰会所临走之前宋思思到底说过什么了。

  要说不在乎……我还真说不出口。

  看着宋思思坐在办公椅上生闷气,我心想今天要是不把这妞儿哄开心,那我的事情岂不是办不成了?

  这么想着呢,我就走到宋思思的身后,双手把住了宋思思的香肩,想要劝慰宋思思几句。

  我还没开口呢,宋思思就皱着秀眉闷哼了一声,而肩膀也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

  我不由得一愣,疑惑的看着宋思思问道:“思思,你怎么啦?”

  宋思思俏脸再次舒展开来,带着娇媚的语气说道:“讨厌的老板,你把人家弄痒痒了。”

  弄痒痒了?不就是碰一下肩膀吗?这很痒吗?

  宋思思的娇躯不会有这么敏感吧?

  而且刚才宋思思闷哼出声,是因为痒导致的么?

  我心中虽疑惑,但是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笑着对宋思思说道:“思思,你能不能给个提醒啊?我确实是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就算了,就当思思没说过好了。”宋思思虽然语气正常了许多,但是我听得出这女人还在生气呢。

  “别这样啊思思,你跟我提个醒好不好?”我带着可怜的语气对着宋思思说道。

  而宋思思呢,看着我扑哧笑出了声,开口说道:“好啦,我逗你玩的呢。老板说说今天你来找我干嘛呢?”

  我这才放下心来,对着宋思思说道:“昨天鱼玄机对我出过手了。”

  “哦?怎么回事儿?”宋思思来了兴趣,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反正就是一个带着面具打扮很奇特的一个女人,虽然她没承认,不过应该就是鱼玄机没跑了。这个鱼玄机在汤臣一品的地下停车场对我出手呢,还好有小点点在。”我对着宋思思解释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宋思思皱起了秀眉,看着我再次问道:“她对你出手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摇了摇头。

  “小点点还没出场的时候,这个鱼玄机就已经与我对上了,甚至这个鱼玄机竟然能够与小点点二十回合之内打成平手,但是在对上我的时候,却并没有下死手,难道她出来就是为了证明真的有鱼玄机这个人存在不成?”

  鱼玄机为什么要找上我,这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想通的。

  以鱼玄机的身手,想要杀掉我,几乎是一个照面就能够将我给秒杀,但是鱼玄机却并没有这么做。

  而且我也感觉得出来,这个鱼玄机应该也不是要将我给带走什么的,要不然早就可以这样做了,干嘛要跟我纠缠那么久?

  这就让我纳闷了,这个鱼玄机到底想要干嘛?就是为了和小点点过二十招?这也太草率了吧?

  宋思思也摇了摇头,看着我说道:“这个鱼玄机以前从来没有过出手记录,现在突然出手显然有些不合理。难道是为了在你的身上得到什么?”

  “应该不会吧?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鱼玄机为了这个对我出手也没有道理啊。”我皱着眉头说道。

  “而且我一直疑惑的是,蒋家到底想要拿到什么东西?我妈就给我留了一个五音六律,还有一架古筝和手镯而已,难道这两个东西有什么玄机不成?”

  宋思思摇了摇头,我都猜不透的东西,宋思思自然也是不知道。

  “算了,有时间回凤凰村一趟,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遗留下的吧。”我琢磨在这里说半天也找不到头绪,干脆直接不去想了,以后总会慢慢的真相大白的。

  “对了思思,我想安排一个人进入凤凰集团工作,这没问题吧?”我这才对着宋思思说着今天来凤凰会所的主要目的。

  “嗯?你要安排谁进啊?”宋思思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潘凝。”我回答道。

  我之前的想法就是让潘凝进入凤凰集团工作,有了这么一份工作牵绊着,潘凤总不能强行将潘凝给带走吧?

  当然,潘凤也很有可能会这么做。

  但是昨天潘凤已经答应过了,如果两天之内我们能想出一个将他说服的理由,就将潘凝给留下。

  我要是将潘凝安排进凤凰集团工作,有工作缠身这不正好就成为一个理由了吗?

  不管这个理由有多么的苍白无力,不过好歹也是一个理由啊。

虽然这有些钻空子的嫌疑,不过想要应付潘凤的圈套,这个方法好像是最合适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