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自私的?爱是无私的?

  没人能够清楚的定义它,无论属于哪种,那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财富。

  姐,我爱你!

  我看着表姐的眼睛,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表姐像是看懂了我的心思一般,用眼神对我回应着。

  一时之间,我与表姐竟沉浸在这一刻,虽刹那,却是永恒。

  “姐,我知道了,到时候我再安排吧。”与表姐同时收回了彼此的目光,我抬起头对着笑着对表姐说道。

  表姐刚才说得没错,如果我过生日的时候只与表姐待在一起的话,那么这对高诗梦、赵秦赵琳都是不公平的,她们同样是爱着我的女人,我不应该在这种对她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日子里与她们避而不见。

  表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继续低下头优雅的吃着早饭。

  因为经历过刚才的心理活动,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吃下去了,无聊之下呢我就放下碗筷一直看着表姐吃饭的美态。

  有这么一种人,无论她们做什么,似乎都能够让人觉得极美,而表姐显然就是此中翘楚。

  表姐也发现了我的眼神,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笑着开口道:“怎么了表弟?看不够是么?”

  “这哪能够啊?我要看表姐一辈子。”我笑着对表姐说道。

  “表弟,你对姐说这种情话,你是想要干嘛?”表姐也放下了筷子,扬起俏脸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

  想要干嘛?

  我还能干嘛?我完全没那种想法好不?表姐的思想也太流氓了,怎么老是在脑袋里将自己的表弟定义成一个色狼?

  “我没想干嘛啊,再说了,我这可不是情话,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对着表姐解释道。

  我心里就在想吧,像是表姐这种和妖孽差不多的女人,说情话能够打动表姐么?

  应该会吧?表姐也是女人呢,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情话?

  不过前提是这个男人得是那个女人心仪的对象才行。

  “是吗?”表姐眼睛眯成了月牙儿。

  “表弟,或许你再说几句这样的情话,就能够感动姐了哦!没准表姐能够给你一些你以前没体验到的福利也说不定呢。”

  以前没体验到的福利?

  我仔细想了想,我和表姐相处,除了捅破那层关系,还有什么福利没有享受过?

  已经没有了!

  难道……

  WG酷t|匠网}v永久7~免Cv费看小\说%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觉心中湿热了起来,来自表姐的诱惑还真是有些难以抗拒呀。

  “姐,我这不是说情话呢,你别多想。”我赶紧阻止这事态的严重发展。

  上次在楼下与表姐差点擦枪走火,还好的是最终我心中的理智战胜了欲望,最终才没能真的与表姐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那次是在姨妈与楚莎的双重压力之下我才能够抑制住,现在她俩都离开了,我能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欲望抵抗来自风华绝代的表姐的诱惑吗?

  我看悬!

  所以我不敢让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很是机智的提前阻止了。

  而表姐呢,此时就有些恼怒了,伸出桌子下的小脚就踢我的小腿,显然是对我阻止了她的诱惑感到生气。

  “哎哟,姐你这是在干啥呢?”我痛呼出声。

  “我这是在提醒弟弟你,有时候女人憋久了呢,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表姐撇了撇嘴说道。

  憋久了?

  听表姐这话,这是在鼓励我上她?

  我心里不由得郁闷不已,以前我一直有着这样的想法,也这样做过,但是要么是表姐坑我的,要么就是被各式各样的奇葩理由给打断了。

  现在终于听到表姐一句类似鼓励我的话了,而我到关键时刻却怂了。

  要是在几天之前,表姐这样说,我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但是经历过姨妈与楚莎杀到魔都的事情之后,此时的我还真不敢随便就与表姐突破最后一层关系。

  表姐是那圣洁的白莲花,而我已经有了那么多个女人,甚至关系都处理不过来了,我还能配得上表姐吗?

  或许表姐心里确实是不在意的,但是这不代表着我心里就不在意了。

  心里有道坎过不去,无论什么理由,我都是不能与表姐真正发生些什么的。

  此时的我呢,就只能装作没听懂表姐的话,赶紧转移了话题对着表姐说道:“姐,我有件事情要找你商量呢。”

  表姐当然知道我是啥意思,不过也没有再为难我了,只是瞪了我一眼,眼神之中还带着几丝若有若无的幽怨。

  “什么事情啊?”表姐没好气的问道。

  “是关于夏婉玉的。”我抬起头看着表姐,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心里也不知道表姐对夏婉玉会不会有特殊的意见,但是我却知道夏婉玉心中是将表姐看作大敌的。

  每个漂亮的女人都会是仇敌,夏婉玉是东北第一大美人,而表姐却是京城第一大美人,夏婉玉自然是不服气表姐的美丽与手段的,似乎夏婉玉每次和表姐相遇的时候,夏婉玉总会与表姐争锋相对,就如同要争个高下一般。

  不过我却觉得这句话用在表姐身上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表姐好像从来没有跟谁红过脸,就算是多次面对夏婉玉不善的行为话语,表姐都只是一笑而过。

  果然,听到我这句话表姐脸上没有露出任何不适的表情,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问道:“夏婉玉怎么了?”

  “我和夏婉玉见了一面,夏婉玉说想要去凤凰村生孩子。”我这才对着表姐说出了这件事情。

  在我心里,凤凰村是特殊的存在,表姐也是特殊的存在,我与表姐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凤凰村中凤凰花开的时候,所以关于涉及到凤凰村的时候,我总是会跟表姐提出来。

  这次夏婉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要去凤凰村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我虽然已经答应了夏婉玉这件事情,但是还不知道表姐会不会有意见呢。

  “哦?还有这种事情?”表姐目光一亮,显然对此事来了很大的兴趣。

  我点了点头确认道:“是啊,夏婉玉亲口跟我说的,表姐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