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潘凤的态度变化,我心脏不由得一收缩。

  潘凤在官场上混迹了几十年的时间,早已经打磨出了一副上位者的气息。

  显然此时潘凤是刻意将这股气息给无所保留的在我面前散发了出来,这让我原本就有些发虚的心里就有些受不了了。

  “潘叔叔是什么意思啊?我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我强装镇定的对着潘凤说道。

  “没做什么?”潘凤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秦家那小子刚刚才去了医院,要不是我给老安打了一个电话,你现在就已经进入警察局成为一个行凶伤人的犯人了你知不知道?”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啊?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潘凤又以为我和潘凝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呢,到时候再问起来,我到底是该确认还是否定呢?

  “谢谢潘叔叔相助,改天我一定要提上几瓶好酒亲自登门拜谢。”我笑着对潘凤表达了谢意。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在那时候肯定有个大人物会出面阻止矛盾发生的,但是我还真没想到会是潘凤亲自出面。

  看来应该是潘凝在那时候给潘凤发了信息过去吧?要不然日理万机的潘凤怎么会抽空出面管这种事情?

  “少跟我装蒜!”潘凤冷喝道。

  “到底是什么原因,你要对秦锋出手?你是商人还是土匪?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潘凤知道秦锋与潘凝是很好的朋友,而秦锋的名声也挺不错的,潘凤也乐意看到秦锋与潘凝接触。

  在得知潘凤还有一两个月时间就要入主中央的时候,潘凝就提出来想要留在魔都。

  潘凤还能不知道自己女儿在想些什么?所以当场就拒绝了,并且不再给潘凝提出这件事情的机会。

  潘凤就是想要自己的女儿远离我,而秦锋也恰好是京城人士,要是秦锋与潘凝能够在一起的话,那么岂不是连潘凤多年来想让女儿给王秋实找个父亲的心愿也完成了?

  但是潘凤哪里能想到,在这个时候许久未在潘凝面前出现的我再次跳了出来,并且还将秦锋给打伤了。

  潘凤气得都快吐血了,心里暗想我不会真是他们潘家的克星吧?怎么总是在这种时候出现打搅自己女儿的好事?

  而潘凤跟安建中打的那个电话呢,看起来是在帮我,实则是救了秦锋那小子一命。

  作为魔都一把手,潘凤当然明白我在魔都有着怎样的能量,秦家的势力在京城,并没有延伸到魔都这边来。

  而秦锋这样的一个大少被人打了,他肯定是想要将我弄进局子里面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来搞我的,只要秦锋敢这么做,那么秦锋就算是完了。

  所以潘凤很及时的阻止了我被带进警察局,潘凤对秦锋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他可不希望秦锋这趟来京城就栽进去了。

  看到潘凤发这么大的火,我就猜到潘凤肯定是对秦锋很看重的,毕竟秦锋从表面上来看确实是一个很容易获得别人好感的人。

  C酷NW匠%网永%久d免√r费I看O:小说v

  我笑了笑对着潘凤说道:“潘叔叔,你可别说我在背后乱嚼舌头根子,那个秦锋真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什么好人?合着全世界就你张成是好人了是吧?”听到我这么说,潘凤脸色更加冷了,这种等级的人物发怒还真是让人心中犯怵啊。

  “我没这样说啊。”我赶紧对着潘凤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上次那个周少辉你跟我说他不是好人,现在秦锋你也说不是好人,按照你这么说,全世界男人不就只有你是好人了?”潘凤再次说道。

  上次潘凤给自己女儿精心安排的相亲被我给搅乱了,这次秦锋与潘凝之间的事情也是因为我而搁置,如果不是有着多年打磨的脾性,潘凤都在想自己会不会看到我就先动手揍一顿?

  我苦笑了一番,按照潘凤这么说,我还真是一个扫把星,不过这都是有原因的啊,难道我做错了吗?

  “潘叔叔,我知道你肯定是以为我是存心的,但是我并没有这种想法。在全羊宴餐厅的时候,我也是碰巧遇到了潘凝姐与秦锋坐在一起,而我当时也没准备上去打扰他们的。”我对着潘凤解释道。

  “然后呢?那你怎么又出现了?”潘凤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那是因为我发现了秦锋有小动作,为了不让潘凝姐吃亏,我才出现的。”我对着潘凤说道。

  我将小点点的功劳揽在了我的身上,我总不能跟潘凤说当时我跟潘凝一起进厕所去了吧?

  “小动作?”潘凤脸上的冷淡渐渐的消失了。

  “是啊。”

  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潘叔叔,我想你也应该明白,秦锋这种身份的人应该不会去全羊宴这种完全不符合他身份的地方吃饭,而且潘凝姐也跟我说过,并不是她主动带着秦锋来这里的,而是秦锋提议,这样一来潘叔叔是不是觉得这个秦锋就有些不对劲了?”

  潘凤沉默了下来,潘凤当然去了解过秦锋的资料,要不然潘凤也不会放心自己的女儿与他接触。

  秦锋从小到大就在秦家长大,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公子哥,甚至秦锋都很少来到魔都,怎么会知道全羊宴这么一个地方?

  难道这个秦锋真的有问题?

  良久,潘凤这才抬起头看着我继续说道:“就依靠这个,你就觉得秦锋不是好人?”

  “当然不是!”我回答道。

  “在此期间我还看到秦锋与全羊宴的店老板有过眼神交流,很快服务员就端上来了一瓶奶酒,我认为这个秦锋一定是在这瓶酒里面做了什么手脚。而我不愿意让潘凝姐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然后就出现阻止了秦锋的计划,也给了他一个教训。”

  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所以我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认真。

  而非常擅长察言观色的潘凤也没有从我的神情之中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来我说得应该是真的了。

  这么说来,这还真怪不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最后一天了,求恶魔果实,不投的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