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说好的?

  秦锋这才想起来,刚才我们打过一个赌,要是我输了的话我就直接爬着出去。

  而秦锋要是输了,就要被我给开瓢。

  当时秦锋认为自己身边保镖怎样也不可能打不过一群小混混的,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但是那时候的秦锋哪里能够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秦锋更没想到,我们这群小混混还真的有这么强的战斗力,甚至秦锋都在怀疑我们到底是不是这一片区的小混混了。

  难道自己真要被这群小混混给开瓢不成?

  “你想要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秦锋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想要用自己的身份来让我知难而退。

  “我管你是谁?现在的事实是你输了,难道你还想要耍赖不成?”我冷哼一声说道,然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看到我这副样子,秦锋就知道我肯定是要不依不饶了,但是秦锋可没有大方到真的将脑袋伸出来给我们开瓢的地步。

  “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会让你们知道后果!”秦锋恶狠狠的威胁道。

  啪!

  阿丘上前就是一巴掌扇在了秦锋的脸上,丝毫没有留余力,将秦锋鼻梁上的那款几乎能够价值一辆小轿车的黑框眼镜都给打掉了。

  “后果?你跟我们这群人谈后果?”阿丘指着秦锋的鼻子说道。

  eL最7P新章M节上SK酷●匠:网

  秦锋捂着通红的脸,眼中闪过一丝阴毒。

  自己竟然被一群小混混给扇脸了?还是当着潘凝的面。

  别说潘凝会不会对自己印象改观,恐怕传出去自己也没办法在圈子里面混下去了吧?

  “你们都该死!”秦锋咬着牙看着我们低声嘶吼,心里实在是将我们这群小混混给恨透了。

  秦锋想要再次威胁,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来威胁到面前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混。

  秦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付小混混最好的方法不就是报警吗?恐怕这群小混混一听到警笛声就得吓得屁滚尿流了吧?

  而秦锋恰好又认识一位在魔都公安系统很有权力的大人物,只要将我们给抓紧警局,那么自己岂不是就有了报仇的机会?

  虽然秦锋也有潘凤潘书记的电话号码,但是秦锋可不敢让潘凤参与进来,这个在官场上混迹了多年的大佬,没准能够很容易的发现自己的目的,到时候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这么想着呢,秦锋就赶紧掏出了手机,并且找到了那个大人物的电话号码,然后便拨打了过去。

  砰!

  我一巴掌就拍掉了秦锋手里的手机,并且一脚踩了上去,断掉了秦锋想要搬救兵的想法。

  “你……”秦锋快被我的动作给气坏了。

  “你什么你?是玩不起还是怎么的?还打电话叫人是吧?”我冷笑着说道。

  潘凝似乎有些明白我为什么要出手了,但是她却不想看着我与秦锋这样闹下去,也没有打乱我的局,对着秦锋说道:“秦锋,你跟他道个歉吧。”

  “道歉?”秦锋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你让我给一个小混混道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此时的秦锋已经处于发疯的边缘了,早就将潘凝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所以在跟潘凝说话的时候态度并不是很好。

  “你以为你道歉我就会放过你吗?这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眯着眼看着秦锋说道。

  “那你又能怎么样?你信不信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这辈子都生活不下去?”

  砰!

  秦锋的话才刚说完,就感觉到自己脑袋一痛,然后额头上便被人开了一条口子。

  我将手中的奶酒瓶子扔在了桌子上,拍了拍手看着正捂着脑袋一脸痛苦的秦锋说道:“我就是动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潘凝瞪大了眼睛,她以为我就是打击打击秦锋的锐气就行了,没想到我还真的出手将秦锋打成这样。

  “你……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此时的潘凝心中有些生气,倒不是因为秦锋的原因,而是觉得我这样做实在是太鲁莽了。

  虽说我在魔都的地位确实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但是秦锋身后的秦家也不是吃素的,在京城之中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我这样做,不是在平白无故的树敌吗?潘凝觉得我这样做实在是太不考虑后果了。

  “他赌输了,就该得到这样的后果。”我对着潘凝说道,完了还跟她打眼色。

  现在潘凝应该是还不知道秦锋动了什么手脚,我现在也不好当面对潘凝解释这一切,只能等到事情过去了之后好好解释一番,到时候潘凝就应该知道秦锋这个人该不该揍了。

  “你……”潘凝还想指责我几句,但是看到我的眼神,显然是话中有话。

  而潘凝又还没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瞪了我一眼然后坐在了座位上,静静的等待我给她一个解释。

  “死了吗?”我上前碰了碰还捂着脑袋的秦锋的身体。

  此时的秦锋再次抬起了头,额头上还有着一条正往外流血的口子,模样还是挺狰狞的。

  “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我保证!”秦锋到现在还在威胁我,毕竟在秦锋眼里我始终只是一个小混混。

  而潘凝呢,也已经将脑袋转了过去,她知道实情,听到秦锋的这句话,潘凝都觉得挺好笑的。

  “是吗?那我就等着我的下场咯。”我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我的话刚说完,门外便响起了警笛声。

  “哈哈!下场来了吧?”秦锋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阴狠的笑着说道。

  秦锋的手机虽然被我给一脚给踩坏了,但是全羊宴的店老板却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在我动手的那时候店老板便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

  秦锋以为,只要将我们这群小混混给弄进警局,那么我们要杀要剐完全是看秦锋的心情。

  以秦锋手中的人脉关系,随便搬出一个人物出来就能够将我们这群小混混给压得死死的,而秦锋也没准备给我们留一条活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