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点点的话,我心想她还是说得有道理的。

  如果不能激发自己体内的潜能,那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区别?还谈什么高手?

  但是这个方法也实在太危险了,要是一不注意被狼啊熊瞎子什么的给盯上,岂不是没命了?

  不过以小点点的变态程度,恐怕不会怕什么狼群熊瞎子之类的吧?

  “你师祖这样训练你的时候你多少岁啊?”我对着小点点问道。

  “十岁。”

  “十岁?!”

  我惊呼道,可能是因为声音太大的原因,饭店里的其他人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像是看神经病一般的看着我。

  我压下脑袋,看着小点点就如同在看待怪物,开口说道:“十岁的时候,你就和山里面的狼还有熊瞎子搏斗了?”

  a~最新}◎章M,节d上.酷◎匠网$U

  小点点理所当然的点头说道:“我十岁的时候就被我师祖接去了,然后师祖就用这种方法来激发我体内的潜能。”

  我震惊得无以复加,再次问道:“那你师祖会在你身边保护你吗?”

  小点点摇头说没有,每次都是她一个人在大山里面从早上待到晚上才出来,有时候还会在大山里面过夜。

  听到小点点的话,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乖乖隆地洞,在各种野兽出没的大山里面呆上一整天有时候还得过夜,光是想想就让人感觉到可怕啊。

  估计我现在一个人这样做,心里也害怕得不行吧?

  而小点点还是一个女孩子,更关键的是,人家十岁那时候就开始这样做了。

  我十岁的时候都还在村里偷鸡摸狗呢,果然人和人是不能相比的。

  “你师祖不是挺疼你的吗?他怎么会放心你一个人在大山里面待这么久啊?”我疑惑的问道,难道小点点师祖就不怕小点点这个练武奇才被熊瞎子给叼走了?

  “白痴!”

  小点点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就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像是不屑回答我这个弱智问题。

  虽然小点点显然不想再和我这个在她眼中属于‘白痴’类型的人说话了,但是我却不依不饶的再次开口问道:“小点点,你这种生活持续了多久啊?”

  小点点看了我一眼说道:“一直持续到我在大山里面待一个月毫发无损的时候,师祖就不让我继续了。”

  “那你在此之前都有受伤吗?”

  小点点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我暗自咂舌,看小点点就如同一个瓷娃娃一般,我还以为这丫头小时候没怎么吃过苦呢。

  但是现在我才明白,小点点能够这么厉害,那也是有原因的。

  十岁的时候就一个人进入大山深处与那些豺狼虎豹搏斗,这得有多大的胆子与意志力才能够坚持下去的啊?

  而且小点点还受过伤。

  开玩笑,小点点当时面对的可是什么狼群熊瞎子这些野兽,就算是成年人被它们咬一口或者拍一爪子都受不了啊,而小点点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儿,甚至才十岁而已,竟然硬生生的挺过来了,说出去恐怕得到达惊世骇俗的地步吧?

  “那你花费了多少时间才能够做到一个月在大山里面毫发无损的走出来的地步?”我再次对着小点点问道。

  我心想我要是也用这种方法来给自己训练上这么一回的话,那我岂不是也能够成为真正的高手?

  高手都是需要经过磨练的,就连小点点这种练武奇才,小时候也有着这种残忍危险的训练方式,更别说其他人了。

  “两年多的时间吧。”小点点回答道。

  两年多?

  我不禁一愣,连天赋异禀的小点点都要花上这么多的时间来完成这项‘魔鬼式训练’,那我岂不是要更久?

  小点点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一般,主动开口道:“其实你也没必要用这种方法,师叔不是交过你一套剑法吗?你每天专研透了没准也能够另辟蹊径也说不一定。”

  “我也想啊。”我苦笑道。

  “不过我的时间都太少了,有时候一些事情能忙上几天甚至一周多的时间,等忙下来,以前会的领悟的东西等等都忘了好多了。”

  现在的形势似乎越来越严峻,遇上的高手越来越多,要是我自身不能够赶紧强大起来的话,恐怕遇上谁都只有跑的份。

  而我身边需要处理的事情也原来越多,根本静不下心来刻意专研这一方面,所以我是身手方面对比与其他人或许进展神速,但是在小点点易湿等这种绝世高手面前,那就如同蜗牛一样慢,而我自己也有些看不下去这样的进展了。

  “那你就别去管那些东西了呗,抽出一些时间来加强自己不就行了?”小点点说道。

  “没那么容易的。”我苦笑着摆了摆手。

  屁股决定思维,我如今这个位置,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的。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想要厉害起来,时间与精力都是不可缺少的因素。”小点点无能为力道。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便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

  没过多久呢,我们点的菜便上桌了。

  烤全羊色泽油亮,被烤得金黄金黄的,看上去很有食欲,还有几个用羊的内脏做成的精致小菜,看起来应该很能够下饭。

  而此时呢,小点点这个吃货眼睛都瞬间明亮了起来,带着一次性手套就直接扒了一条羊腿下来,看得我目瞪口呆。

  小点点吃东西的时候这么生猛?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

  虽然小点点撕羊腿的动作看上去不怎么雅观,不过吃起来的时候倒是挺淑女的,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吃得津津有味。

  原本呢我是不饿的,在夏婉玉家里吃过饭。

  但是看着小点点吃得这么香,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也挺饿了。

  这么大只烤全羊,总不能就便宜小点点一人吧?这么想着呢,我也戴上了一次性手套,把剩下的那只羊腿给撕了下来,然后便开始狼吞虎咽。

  而这个时候呢,我就看到饭店门口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不禁一愣,那不是潘凝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有事飞来魔都,还好有存稿,今天提前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