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去凤凰会所的时候,宋思思得到消息说蒋家最神秘的祸水门门主鱼玄机可能即将出手了,而宋思思也提醒我千万要小心防备这个女人。

  现在突然在这个地方出现一个打扮极其另类的女人对我出手,难道她就是蒋家的鱼玄机?

  听到我的话,黄衫女子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刚才这个黄衫女子突然出手的话,恐怕还真会让人以为她其实是一个刻得很出神的雕像。

  现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九成相信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女子就是鱼玄机,难道她今天要对我出手不成?

  嗖!

  黄衫女子终于有所动作,白嫩的小手成爪状直直的朝着我的喉咙取来,似乎想要一招制敌!

  一直防备着黄衫女子的我立即做出反应,手握蝴蝶刀朝着黄衫女子的手心刺了过去。

  虽然这双手美丽无比,但是此时的我却没有心思去观赏,心里只想要一刀刺穿它。

  在蝴蝶刀刀尖与黄衫女子白嫩的小手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的时候,之间黄衫女子的指尖轻轻的绕过了刀尖,下一刻便想要将我手中的蝴蝶刀给夺走。

  我心中大骇,面前这个黄衫女子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灵敏了,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能够做出这样的反应。

  而我也稳住了心神,在黄衫女子即将将我手中蝴蝶刀夺走的时候,我握住蝴蝶刀的右手突然松开,下一刻便奇妙的出现在了我的左手手心之中。

  唰!

  我持刀狠狠的朝前一挥,我甚至都听到了力气撕破物体的声音,而下一刻黄衫女子便出现在了几步之外,宽大的衣袖出现了一条口子,看来是我刚才造成的。

  我心中微憾,要是刚才再突进一点的话,那么现在黄衫女子的手臂是不是就要中招了?

  不过刚才情急之下已经是我发挥最好的程度了,黄衫女子反应足够迅速,才能够躲过我这突然一击,看来面前这个黄衫女子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身体轻飘飘的落在了几步之远的黄衫女子,估计也是对我刚才的那一击感到非常意外吧?抬起袖子看了一眼,然后便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

  这个黄衫女子脸上的面具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我看不到她的眼睛,而她却能够在面具之下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你是想要将我留在这里?还是想要将我带走?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两种都不太可能。”我手持蝴蝶刀凝视着面前的黄衫女子。

  如若不是因为易湿的指点我领悟了许多我自己心中的‘蝴蝶刀法’,刚才还真有可能会被这个黄衫女子一招制敌。

  而现在是在汤臣一品的地下停车场,如果黄衫女想要将我杀死的话,为什么不找一个靠谱一点的地方?或者在我刚才回来的路上,那里就有好多个死角适合动手。

  如果黄衫女想要将我给带走的话,这倒是很有可能。

  这个黄衫女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蒋家中的祸水门门主鱼玄机,而蒋家一直想要从我身上拿到那件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东西。

  但是这个黄衫女能够将我带走吗?刚才和黄衫女交过手,虽然没能够伤到黄衫女,但好歹也是我占到了便宜。

  如果过程太久的话,很快就会被汤臣一品的安保人员给发现情况,到时候黄衫女的计划还能够成功实施?

  我的话音刚落,黄衫女子再次发动了身体,步伐轻盈的朝着我面前袭来,如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这个黄衫女子,即使在打架的时候都如同九天之上下凡的仙女在翩翩起舞一般,美态十足。

  当然,此时的我并没有心思去观赏黄衫女子的动作,全身进入了戒备姿态,准备将这个黄衫女子拿下并且揭开她脸上的面具。

  是的,经过刚才的交手我占了一些便宜,我认为我还是有很大可能将面前这个女人给拿下的。

  *g更新最:@快上6/酷匠o3网

  然而下一刻,我便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只见黄衫女子挥舞着宽大的袖子朝着我面前袭来,我手中的蝴蝶刀再次朝着黄衫女子的胸口刺了过去。

  黄衫女子便要再次抢夺我手中的蝴蝶刀,似乎刚才在我手中的蝴蝶刀吃了亏,黄衫女子要找回这个场子一般。

  我心中冷笑,再一次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将蝴蝶刀换到了我的另一只手上,想要再次打她个出其不意。

  易湿交给我的那套刀法并没有告诉我它的名字所在,但是使用过程中却变幻莫测,很难让对方猜到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曾经在十二生肖高手之一的卯兔手上占到了很大的便宜,那时候的我掌控这套刀法还异常的生涩。

  现在我已经熟练了很多,甚至还琢磨出了自己的思想在里面,即使在面对这个很有可能是蒋家鱼玄机的黄衫女子,我依然占到了便宜。

  正当我要发动隐秘一击的时候,我刚接到蝴蝶刀的另一只手手背上突然感觉到汗毛一炸,那个黄衫女竟然看出了我蝴蝶刀法的轨迹,玉手呈爪状便要再次抢夺我手上的蝴蝶刀。

  我慌忙再次变招,但是黄衫女子显然已经看透了我的路数,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迅速抓住了我的手腕。

  在我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黄衫女子突然高高跃起,抓住我的手臂强行扭转了一个圈,只听见咔嚓一声,我的手臂再一次荣幸的脱臼了。

  而此时的黄衫女子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反身一脚踹在了我的背后,而我整个人便朝着面前扑过去,然后摔了个狗吃屎。

  我手中的蝴蝶刀此时已经落在了黄衫女子的手上,对方就如同像是在炫耀一般,手持蝴蝶刀在手心之中旋转出了一个漂亮的刀花。

  我额头冒出了冷汗,刚才那一下实在是将我痛得不行,没想到这个黄衫女子的手段会这么残忍。

  如果黄衫女子有那个心思的话,恐怕刚才直接出手将我的手臂给扯下来也完全不是问题吧?

  我心中郁闷无比,还以为蒋家的鱼玄机没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对方给实力打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阿朗1415000送豆2花开半夏5cbc45200送豆313534125000送豆4清茗佛梦51700送豆5上古男污师6苏昊永不挽笑7安4cb48喕帶微校萿丅去9火焰海水4200送豆10书友5732db2a33eb11我在前行12草根fbe713零弦ison14李伟dea15坏蛋4e9a16福杂f2e917个乆承受f6a418顺其自然8e5419大风车107020融冰化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