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呆在了原地,心里竟然生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而此时的夏婉玉似乎根本没反应过来刚才她做了什么,还处于激动的状态呢。

  “张成,你怎么了?”看到我就这样凝视着她,夏婉玉看着我问道。

  “哦……没怎么!”我这才反应过来,心里郁闷不已,心想这女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刚刚才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转眼就忘记了。

  “对了,你要现在去凤凰村吗?我完全可以马上带你去凤凰村的。”

  凤凰村的景色秀丽,而且村民们的民风很好,如果夏婉玉去那里居住的话,肯定会受到邻里邻居的照顾,而夏婉玉肯定也会喜欢上那里。

  当然,夏婉玉此时已经喜欢上凤凰村了,要不然怎么会如此想要去凤凰村生孩子?

  听到我的话,夏婉玉脸上明显露出了意动的表情,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现在去就太早了,还是等待预产期前一个月吧。”

  夏婉玉担心自己消失得太久的话,反而会提前引起蒋家的警觉,到时候蒋家不难查出夏婉玉在哪里,如果蒋家派人来凤凰村找麻烦的话,那事情就大条了。

  所以夏婉玉认为一个月的时间是最合适的,不长也不短,就算蒋家反应过来,到时候估计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夏婉玉也就不会再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想,然后再次问道:“那你去凤凰村的话,你们夏家在魔都的布置怎么办……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问问,如果你担心什么的话,可以不用说。”

  毕竟夏家在魔都与张家还是对头,我担心这样问夏婉玉还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呢。

  夏婉玉似乎并没有对我有任何的顾忌,对着我说道:“到时候夏青可能会再次过来接手夏家在魔都的布置。”

  “那你生完孩子还会继续回到这个位置上面吗?”我赶紧开口问道。

  虽然夏婉玉的手段不知道比夏青那个蠢货高出多少倍,但我心中还是挺希望夏婉玉来做我这个对手的。

  夏婉玉看了我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可能不会了吧,夏青父子会趁这段时间将魔都原本属于我的人全部换下来,这是肯定的。”

  其实夏婉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没有跟我说,那就是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很有可能会直接被夏家给赶出去,怎么可能会再次接管夏家的业务?

  听到夏婉玉的话,我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不过这是夏家内部的事情,我是干预不了的,只能兀自点了点头。

  应该是受到刚才的事情的影响,此时的夏婉玉显得开心了不少,而看着这样子的夏婉玉,我心中也感觉温暖不已。

  怀孕时候的夏婉玉应该就是真正的夏婉玉了吧?以前手段强大心机深厚的夏婉玉,只是她的一层保护膜而已。

  甚至我还在想,如果一开始我遇上的夏婉玉就是这样的夏婉玉,我们之间的结局会不会有所改变?

  我赶紧摇了摇头,心里暗想自己的想法越来越不切实际了?

  陪着夏婉玉聊了几句天呢我就起身告辞准备回去了,而夏婉玉还亲自将我送到了别墅门口。

  “你好好保重身体!”临走之前,我对着夏婉玉挥了挥手如此说道。

  看着夏婉玉点头,我这才坐上了车子离开了闸北区。

  夏婉玉手扶在别墅门,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却并没有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

  “主子,你真的要去凤凰村吗?”十三出现在了夏婉玉的身边,开口对着夏婉玉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呢?孩子本来属于哪里的,就应该在哪里出生不是吗?”夏婉玉脸上带着笑意,对着十三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他能够同意主子的这个决定,我也诧异了好久呢。”十三夏婉玉开口说道。

  “这也正是我高兴的地方。”

  夏婉玉看了十三一眼笑着说道,然后便走进了别墅。

  ……

  我回到了汤臣一品,一路上的心情还是挺轻松的。

  虽然不清楚这股轻松感到底从何而来,不过我想应该是因为夏婉玉吧?

  我将玛莎拉蒂开进了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停车位停下之后呢,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打开了车门。

  刚走出来,我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这个人的打扮非常怪异,身着淡黄色的华夏汉服,一头乌黑色的长发被高高盘起。

  如果不是体型不对劲的话,我都以为是不是苦大师跑到魔都来了,毕竟我见过的人中就只有苦大师的打扮会如此怪异又骚包。

  而面前这个身着古典淡黄色汉服的人脸上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而这个面具上面还绘画着一朵绽放的牡丹花,让人感觉怪异的同时又凭空增加了几分妖艳。

  从身材上面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个女人。

  而这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呢,就一直站在电梯口那里一动也不动,仿若一具美丽的雕像。

  不过我却感应到那张面具下,有着一道目光此时正放在了我的身上,似乎在审视着我。

  我心中疑惑不已,心想这是哪家的妹子出来表演Cosplay的吗?不过站在这里也没用啊,这里是停车场,没人欣赏啊。

  我瞥了这个女人一眼,就从她的身边走过去,准备直接从电梯口上楼了。

  突然,我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传来,刺激得我汗毛一炸,赶紧朝着一旁翻滚了过去。

  那个女人果然有问题!

  翻滚在了一边,我顺势将袖中的蝴蝶刀抖入了手心里面,而此时的那个穿着淡黄色汉服的女人已经站在了我刚刚所处的位置,如果不是我反应足够及时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落在了这个女人手中也说不一定。

  “你是谁?”我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黄衫女子问道。

  更;…新最快$H上C酷匠网

  黄衫女子并没有回答我,只是站在原地,似乎一时间并没有想要动手的心思。

  我心里奇怪不已,心想这女人不会是一个哑巴吧?

  等等,女人?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一脸骇然的看着面前的黄衫女子,惊愕道:“你是……鱼玄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