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夏婉玉已经处于孕晚期了,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产,夏婉玉在预产期提前一个月的时候将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其实也是可以的。

  不过我认为在这个别墅内什么都有了,还有专门的佣人来照顾夏婉玉的生活起居呢,没必要去其他地方。

  而夏婉玉却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要让我的宝宝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不能出一点差错。”

  随着预产期越来越接近,夏婉玉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了。

  以前夏婉玉手握着蒋明池的把柄,也知道蒋明池不会蠢到将这件事情拿出去乱说,毕竟蒋明池是蒋家下一任家主位置的接班人,惹上这种事情对他的名声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

  但是上次蒋明池被母亲公孙蓝兰给狠狠打脸,虽然公孙蓝兰手上有着足够让蒋明池闭嘴的证据,但是谁知道蒋明池会不会一气之下将夏婉玉怀孕的真相公布出去?

  再加上蒋明川也开始怀疑我与夏婉玉之间的关系了,蒋明川可能不知道夏婉玉怀孕的真相,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往这方面猜想?

  夏婉玉担心知道真相之后的蒋家人会在夏婉玉生孩子之前对夏婉玉动手,毕竟夏婉玉肚子里面的孩子如果生下来能够彻底的将蒋家的脸给打痛,他们完全有理由会这样做。

  所以夏婉玉早就计划好了,在预产期前一个月,就要找一个地方将自己给藏起来,最好是谁也找不到,或者说就算被别人知道了,他们也威胁不到夏婉玉的地方,才是夏婉玉最应该待的。

  最开始夏婉玉是计划去东北的,毕竟东北是夏婉玉从小长大的地方。

  但是经过上次的事情,夏婉玉几乎已经属于开始与夏长江两父子为敌了,再加上万一被夏长江给发现了夏婉玉怀孕的事实,再次以夏婉玉来威胁我或者我爸张鸿才的话怎么办?

  而关中倒也是一个好地方,现在公孙蓝兰已经知道了夏婉玉怀孕的真相,虽然公孙蓝兰对这个事实感到很生气,但是夏婉玉毕竟是公孙蓝兰的亲生女儿,公孙蓝兰终将是会站在夏婉玉身后的。

  不过夏婉玉却知道,如果自己这趟去关中的话,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公孙蓝兰一直阻止我和夏婉玉之间的关系发展,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对我倾心。

  如果夏婉玉去了关中,那么公孙蓝兰很有可能会将夏婉玉软禁在公孙家,避免受到夏家与蒋家的伤害,同时也能切断夏婉玉与我之间的任何联系。

  这不是夏婉玉想要的结果,公孙蓝兰让夏婉玉去关中,夏婉玉死活没有答应。

  想来想去,能够适合夏婉玉休养的地方,竟然是局势最复杂的魔都。

  有时候夏婉玉甚至觉得自己已然成为了一个笑话,身为夏家的大小姐,享誉东北第一美人的称号,如今却连一个落脚之处都很难找到。

  真正属于自己的巢穴,到底在哪里呢?

  想到这里,夏婉玉看了我一眼,平时手段心机强大的她此时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浓浓的依赖情绪。

  我并没有发现夏婉玉此时的异样,对着夏婉玉说道:“你这谨慎得有些过头了,不就是生个孩子吗?”

  “你不懂。”夏婉玉摇了摇头。

  “宝宝是我如今全部的希望,我不能让她出现一丁点的意外。”

  听到夏婉玉的话,我也没有多想,我以前知道夏婉玉非常想要一个孩子,还找过小点点帮忙呢。

  如今好容易怀上一个孩子,又到了临产期了,夏婉玉心中会紧张也很正常的。

  而夏婉玉呢,此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瞬间明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