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一直待在家里,哪里也没去。

  不过这几天事情倒是发生得挺多的,高诗梦再一次回到了京城,巡回演唱会并没有结束,第二站便定在京城鸟巢体育馆之内。

  原本我是想跟着一起去的,反正我与高诗梦的事情都已经传开了,大不了再面对一次。

  而高诗梦呢说我这是跟着她一起去演出啊?我说这样也行啊,让高诗梦公司给点演出费用我就去。

  高诗梦显然是想让我跟去的,作为一个女人,她当然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时时刻刻都跟在自己身边。

  但是最终高诗梦还是拒绝了,高诗梦明白我身上背负着怎样的责任,而且如果自己索取得太多,岂不是太贪心了?现在的高诗梦已经很满足了。

  我当然没有纠缠着去,就嘱咐了高诗梦几句,然后高诗梦就与公司团队一起回到了京城之中。

  而被我下蛊控制的伊莱已经被米其林家族召回了,米其林家族的一大顶梁柱级别的高手莱利战死在华夏,想必这对整个米其林家族来说都是一件损失极大的事情吧?

  没有了顶级高手在一旁保护,伊莱自然是要回法国巴黎的,而伊莱已经被我用我的方式给牢牢控制住,以后不愁伊莱不会听我的话。

  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公孙家竟然联手死对头纳兰家对夏家开始进攻了。

  大地集团属于夏家最赚钱的产业之一,最近大地集团的股票跌得厉害,引起众多股民的恐慌。

  按照平常人的眼光来看,大地集团是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了,但是到了一定的层面都知道,这是公孙家与纳兰家联手打压的结果。

  虽然这种动作不能给称之为开战,但是这也属于矛盾激化的地步了。

  T酷d《匠Q网首-\发Qw

  而夏家却安静得出奇,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愤怒,甚至连出面解释一下的行为都没有,这让持观望态度的众人感觉到疑惑不已。

  夏家是纸老虎吗?显然不是!

  作为盘踞在东北的第一大家族,其实力与掌控着的资源恐怕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得了的。

  虽然面对的是公孙家与纳兰家两个同样是华夏顶尖贵族的家族,但是夏家总得吭一声吧?

  但是夏家却选择了隐忍,夏长江也没有出面解释过这一切,就如同不在意大地集团的死活一般。

  而我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这才想起来,上次在聚仙阁茶楼,我就刚好看到公孙蓝兰与纳兰英雄二人坐在一起商谈着什么。

  当时我还奇怪公孙家与纳兰家平时摩擦不是挺多的吗?怎么两大家族的领头羊倒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喝茶谈事情了?

  不过当时因为我找公孙蓝兰有事情,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她们两人从那时候就开始打着夏家大地集团的主意了。

  看来公孙蓝兰应该是知道夏长江父子在东北对夏婉玉做的事情,要不然公孙蓝兰怎么会联合纳兰家对夏家出手?

  我心想公孙蓝兰还真是一个疯女人,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跟夏家开战。

  难道这个女人不考虑开战之后的结果的吗?

  不过从夏长江的反应来看,公孙蓝兰早就知道了夏长江不会有所动作,才会如此疯狂的对大地集团实施打压计划,看来公孙蓝兰应该是握住了能够威胁到夏长江的把柄在手里。

  原本今天我也想在家里待上一整天的,顺道将自己这几天在家里从‘蝴蝶刀法’里面领悟的一些东西融会贯通,但是算算日子,好像我又要找夏婉玉拿解药了。

  经过上次东北的事情,我心里有些排斥再此见到夏婉玉,毕竟我与夏婉玉之间的事情让我感到很尴尬,也很别扭,我总感觉我与夏婉玉之间隔着一层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不过想着如果不去找夏婉玉拿解药,估计我得毒发身亡,而且夏婉玉这女人显然是不会主动给我送过来的,所以我还是决定去闸北区别墅一趟。

  我的车子上次撞毁了,这些日子我都是在用表姐的车。

  前几天我就寻思自己老是用表姐的车怪不好意思的,我就顺道去提了一辆车。

  这次我并没有再选择奔驰了,倒是看上了一款香槟色的玛莎拉蒂总裁,感觉外观与手感都挺符合我的胃口的,就将它给买了下来。

  然后我就直接去上了牌照,虽然我的那个55520的牌照连同奔驰车被撞毁了,但是我还是将它给申请了回来,安在了我的新车上面。

  在路上的超市呢,我特意去选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上次我去闸北区见夏婉玉的时候,就碰上一好心的大妈教我女人怀孕的时候饮食这方面的常识呢,我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来到了闸北区夏婉玉的别墅,我就提着大包小包去别墅大门敲门。

  很快别墅大门就被人打开了,是夏婉玉的心腹十三。

  十三看见是我,脸都快拉到地上去了,显然这女人很不想看到我。

  不过十三也没有将我给赶出去,而是将我迎了进来。

  进入了别墅里面,夏婉玉还在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档婴儿类的节目,小手还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这女人自从怀孕之后,母性光辉越来越浓烈了。

  夏婉玉回头看到是我走了进来,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喜悦,不过很快便被冷淡给淹没了,瞥了我手上提着的东西一眼,开口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呗。”我不客气的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了夏婉玉面前的茶几上,没有说我是为了解药而来的。

  “看我?你是来拿解药的吧?”夏婉玉冷哼一声说道。

  我心中郁闷,心想这女人都快生娃了,怎么还如此睿智啊?我都表现得这么不明显了,竟然还能被夏婉玉给看出我的目的来?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看你才是最主要的。”我死不要脸的说道。

  毕竟咱的小命还被夏婉玉给握在手里呢,总不能将她给惹生气了吧?要不然夏婉玉让我今天失望而归之后,那我下次发作还怎么找上门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恶魔果实,马上月底了,希望大家把恶魔果实投给我,不然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