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就别瞎操心了。”表姐白了姨妈一眼说道。

  姨妈将信将疑的看了表姐一眼,再次嘱咐了表姐几句,姨妈这才站起身离开了沙发。

  看着姨妈的背影,表姐微微叹了一口气。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姨妈在饭桌上话就比较多了,而且大多数是在跟楚莎聊天,看上去态度并没有昨天那么恶劣。

  估计楚莎也没搞懂姨妈是什么意思吧?不过并没有拂了姨妈的好意,而是与姨妈聊了起来,一时间两个长辈倒是聊得挺嗨的,就如同多年的闺蜜一般。

  这让我诧异不已,心里愈发的搞不懂楚莎与姨妈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昨天因为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差点掐起来,怎么今天就又亲密成这副样子了?

  吃完饭姨妈就继续拉着楚莎坐在沙发上聊天,一时兴起似乎都忘记我与表姐的存在了。

  “哎呀,时间不早了。”过了好久,姨妈像是才发现这个事情一般,看着腕表开口说道。

  “姨妈早些睡觉吧,我听表姐说你明天还有事情要做。”我笑着对姨妈说道。

  姨妈破天荒的点头同意了我的这个看法,只不过却对着我说道:“张成,你和你姐去楼下休息吧,我和你丈母娘一起睡。”

  好嘛,聊开心了竟然都要一起睡觉了。

  “姨妈你就和阿姨睡一张床上,我睡我自己的房间就行了。”我笑着对姨妈说道。

  没想到姨妈听到我这句话就不乐意了,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和你楚阿姨还有女人之间的私房话要聊,你一个大男人听到算怎么回事?”

  我愣了愣,然后又对姨妈说道:“你们聊你们的啊,这个房间里面的隔音效果挺好的,我又听不到你们说什么。”

  “那也不行。”姨妈开口道。

  “你忍心你姐一个人在楼下睡那么大一间房吗?我说你个小没良心的是不是想挨打啊?”

  我仔细想了想,发现姨妈说得还蛮有道理的。

  我无奈的看了表姐一眼,对着表姐说道:“姐,那我们下去吧。”

  表姐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率先朝着客厅门走去,我跟楚莎还有姨妈礼貌的说了一声晚安,然后就跟上了表姐的脚步。

  d最)/新章节sf上酷&匠网S7

  等待房间门被我关上的时候,楚莎脸上的笑意慢慢的消失了,瞥了姨妈一眼,冷声开口道:“唐锦绣,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姨妈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对着楚莎说道:“我这是在为了给我们腾出一些空间嘛,我还有一些话跟你说,那小子在这里我肯定是不能说出口的。”

  楚莎不屑的撇了撇嘴,看着姨妈说道:“你们是认为我好说话还是怎么的?诗梦那丫头就算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又来掺和什么劲?真不将我家小舞放在眼里了?”

  楚莎心中气愤不已,心想自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方的丈母娘了吧?

  “我哪能这样啊?”姨妈笑着开口道。

  “我就是想让他们姐弟两人多交流交流感情,免得到时候生疏了。”

  “生疏?”楚莎冷笑。

  “我看谁和张成生疏,就颜麝那丫头都不可能与她表弟生疏得起来吧?”

  听到楚莎的话,姨妈开心的捂着嘴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带着自豪的语气说道:“是啊,我家丫头和张成那小子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深厚得很呢。”

  楚莎皱了皱眉头,对着姨妈开口道:“那又怎么样?他们只是表姐弟,张成的妻子还是我家小舞。”

  “我没有否定这个事实,我就是想表明他们两人的感情挺深厚的。”

  “还有比两夫妻之间更深厚的感情?”

  “那还真说不准,要是没有你家小舞的话,走进婚姻殿堂的没准就是我家丫头了。”

  听到姨妈的这句话,楚莎的眼睛脸色板了下来,看着姨妈语气不善的说道:“哟,你的意思是,还是我家小舞插手他们姐弟两人的感情了?”

  “你要真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姨妈说道。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了,空中眼神都快碰撞出火花了,仿若下一刻就能打起来一般。

  良久,楚莎率先打破了这个僵局,看着姨妈说道:“唐锦绣,我想我的脾气已经很好了。要是换做别的丈母娘,我想发生这件事情之后早就让他们两人离婚了。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默认了这个事实。但是你又掺和进来干什么?”

  “我只是想让我家丫头也拿到本该属于她的幸福,我这么做只是不想让你掺和进来而已。”姨妈也耸了耸肩说道。

  楚莎气得牙根直痒痒,她觉得面前的唐锦绣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明目张胆的跟自己抢女婿!

  “哼!你觉得这样有用吗?平时张成与颜麝那丫头一直单独相处着,要发生什么事情早就发生了。现在我和你都这里,难道他们还敢在这种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不成?”楚莎冷冷的看着姨妈说道。

  “我一切都算好了,我估摸着他们两人现在在楼下已经忍耐不住了吧?”姨妈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表情。

  楚莎也想到了什么,心里暗骂唐锦绣无耻。

  “你……”楚莎指着姨妈,想要破口大骂,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反正事情都已经成定局了,你骂我也没用。咱俩都是做母亲的,谁不想为自己的女儿好?”姨妈撇了撇嘴说道。

  楚莎愣了愣,此时的她竟然觉得唐锦绣说得挺有道理的。

  楚莎一直为了自己的女儿武舞着想,想要让武舞得到自己的幸福。而唐锦绣不一样是当母亲的人吗?世上哪有母亲不为自己的儿女考虑的?

  楚莎瞥了姨妈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小辈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了,让他们自己去闹吧。”

  说完楚莎就不再搭理姨妈,走进了房间内。

  看着楚莎的背影,姨妈嘿的一声笑出了声,自言自语道:“宝贝,妈就只能帮到这里了,接下来怎么样就看你自己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结束,大家明天见,最近天天五更,求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