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特说得没错,这次行动确实给他们带来了很愉快的感觉,虽然任务还未行动,但是至少目的地还是让布兰特与凯文非常满意的。

  因为某种原因,布兰特与凯文两兄弟对华夏这块地盘充满了天生的畏惧,虽然他们并没有能够有幸参加三十年前的那场征伐,但是了解到组织过去的布兰特与凯文,下意识就觉得华夏这块地方处处都充满了恐怖。

  要不然那么强大的组织,三十年前怎么可能会败在这个地方?

  不过看到魔都的高楼耸立,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再加上入眼处都是观赏性极强华夏妹子,这让布兰特觉得此行没白来。

  “噢!那是当然,华夏一直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地方,如果不是当年的那件事情的话,我想我现在已经定居在华夏了。”手机那头传来了执法官爽朗的声音。

  “我相信执法官先生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也会实现这个愿望。”布兰特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当然……我想你们两位已经做好了完成任务的准备了吧?这可是一个大单子,失败了的话首领肯定是不会很高兴的。”执法官笑着说道。

  布兰特内心一紧,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严阵以待的表情,这样做只能给执法官先生带来不好印象。

  “请转告首领大人,这次行动我们一定会给他一个圆满的答复。”布兰特依旧笑道。

  “我相信你们,要不然也不会将你们给派出去了。”执法官说道。

  “对了,如果你们能够有幸见到张成先生的话,请帮我代个好。”

  更l新x}最快^V上%…酷匠d◎网x

  “这没问题。”布兰克保证道。

  “愿上帝与你们同在。”执法官笑道,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布兰克将电话给揣进了兜里,看了只比自己晚出生两分钟的弟弟凯文一眼,笑着耸了耸肩说道:“看来执法官先生还是不怎么信任我们能够完成任务,要不然他也不会亲自打电话过来了。”

  凯文倒是比自己的哥哥布兰克要稳重一些,脸上并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淡然的说道:“那我们就做给执法官先生看。”

  “这是当然,如果这件事情做成功了的话,我们或许能够在组织上的地位高上一截不是吗?”布兰克笑着说道,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阳光大男孩,根本让人难以想象他们两兄弟竟然是一个杀手组合。

  “不过我们能够对付得了那个号称鬼影的老家伙吗?他可是我们的前辈。”

  布兰克看了凯文一眼,笑着说道:“谁说我们要跟他正面对抗了?我已经看中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下手。”

  “噢?”凯文来了兴趣,他还以为他们二人来到华夏还得立即展开调查呢,没想到自己这个哥哥倒是先找到办法了。

  “现在最不想让我们的目标死的是谁?就是执法官口中的那位张成先生,据我调查,一周之后有一个华夏国民女神的演唱会……噢!这个国民女神竟然是张成先生的女人,他真幸福。那一天,就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我想这个张成先生总不能连自己女人的演唱会都不去参加吧?只要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上面,我们就很好下手了。”

  布兰特说着自己的计划,脸上却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一些从布兰特身边经过的把持力不够的妹子看到这个笑容差点湿了。

  这真是一个让女人疯狂的男人。

  “好主意,这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凯文这才将笑容挂在了自己的脸上。

  “不过其中的细节还得仔细琢磨琢磨,我们去找个酒店住下吧。”

  布兰特说完便背着自己的大旅行包朝着机场外面走去,凯文也随后跟上。

  谁也不知道,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阳光大男孩,到底怀着怎样的目的。

  因为和高诗梦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被表姐给撞破了,我心里一直就悬吊吊的。

  也不知道表姐会有什么想法。

  其实这种心照不宣的事情,即使是撞破了,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但是坏就坏在时机没对啊,当时我正爽快的时候,表姐就突然开门进来了,而我竟然在那时候看着表姐那张绝世容颜high了,这简直就是一种亵渎啊!

  表姐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那一刻的我正处于什么状态?表姐不会因此而责怪我吧?

  这还真说不准!

  我的卧室带卫生间的,所以高诗梦在事后去卫生间刷牙了,而我又不敢走出房门,害怕一打开房间就看到表姐的那张脸。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害怕见到表姐的时候,难不成是因为做贼心虚?

  这也没对啊,高诗梦本来就是我的女人,表姐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我和高诗梦做点什么事情,难道不是正常的?

  高诗梦很快便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了,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看起来美丽圣洁不可侵犯,而我刚刚却让高诗梦帮我做那事儿,要是被高诗梦的那些铁杆粉丝知道了,不得扮成人肉炸弹来找上我啊?

  此时的高诗梦似乎已经恢复过来了,脸上倒是没有了尴尬之色,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怎么啦?”

  “咳……没怎么。”我收拾了一下面部表情。

  我总不能跟高诗梦说,我现在不敢去见表姐吧?

  “那你自己在家好好待着,刚刚李姐打电话过来说彩排那边有些问题,我得去看看。”高诗梦对着我说道。

  高诗梦口中的李姐是高诗梦的经纪人,平时高诗梦没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没让李姐跟在自己的身边,所以我倒是很少见过她。

  “你现在……要出去?”我诧异的看了高诗梦一眼。

  心想这个女人难道不怕尴尬吗?

  “是啊,我走了哈。”高诗梦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便拉开了房间门朝着外面走去,似乎根本不顾忌什么。

  我赶紧下床跑到了房门口,想要看看高诗梦与表姐现在会是什么说法方式。

  我心里甚至有些害怕她们会不会打起来,不过应该不可能吧?她们可是闺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阿朗2MaLoNg3刚哥尘缘4我是溟欧巴5纯爷们b6be6骏马奔腾eaa77纤夫子8好8fde9羽白10陌生的未来dce711重庆豪祥居烤漆门1372073617112不要迷恋哥d93e13一夕鱼僬话14常住山顶比登山还难15听海的声音991e16贴吧达人小凯17龙银杏188M空间19bodear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