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天杺一直对蒋晴晴的母亲感到由衷的愧疚,蒋天杺根本不能够给予她什么,却与她发生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即使蒋晴晴的母亲迫于蒋家的压力不得不离开蒋家,离开蒋天杺,她也没有责怪于蒋天杺,而是独自将蒋晴晴养大。

  反倒是蒋天杺,这么多年来根本就不敢去看蒋晴晴母女一眼,心中对她们愧疚无比却无能为力。

  等待蒋天杺想要补偿的时候,已经晚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自己已经人鬼殊途,二十多年前他们竟然见的是最后一面。

  现在蒋天杺已经失去了最爱自己的女人,难道还要再失去自己的女儿吗?

  蒋天杺一直都明白蒋晴晴心中对我的感情,蒋天杺知道蒋晴晴在那种情况之下说出来的那番话不能当作玩笑话来听,如果不这样做,蒋天杺很有可能再次失去自己的至爱。

  所以蒋天杺不得不将这件事情告诉蒋晴晴,从而让我破局而出。

  蒋天杺也已经做好了被蒋老爷子责罚的觉悟,在面对蒋老爷子质问的时候,蒋天杺并没有丝毫隐瞒,而是直接承认了这个事实。

  蒋天杺知道,就算他不承认,也瞒不过老爷子的火眼金睛。

  “然后你就将事情全部告诉了晴晴?你这个当父亲的真有责任心啊!”蒋老爷子冷哼一声说道。

  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原本蒋老爷子是认为应该可以成功的,毕竟蒋老爷子将什么都算计进去了。

  而蒋天杺从一开始便知道蒋老爷子的目的所在,所以蒋老爷子也并没有将这次行动对蒋天杺隐瞒。

  没想到漏洞还是出在了自己这个小儿子身上。

  “爸,当时晴晴以死威胁我,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晴晴真的去送死吧?我只能这样做了。”蒋天杺对着蒋老爷子说道,脸上带着些许痛苦之色。

  身为蒋家人,蒋天杺何尝不想让蒋家站立在至高点?但是蒋晴晴是蒋天杺最爱的女儿,蒋天杺可做不到为了蒋家的繁荣而牺牲蒋晴晴的性命。

  “哼!晴晴果然对张家那小子动了真感情。”蒋老爷子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语气冰冷的说道。

  听到蒋老爷子的话,蒋天杺不由得心头一紧。

  老头子不会因为这个事情而责罚于晴晴吧?

  “爸,晴晴说她可以帮忙拿到张成手里面的那件东西,但是前提是不能伤害张成。”蒋天杺赶紧对着蒋老爷子说道。

  蒋老爷子惩罚人的手段蒋天杺是见识过的,他可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遭受到这样的结果。

  蒋老爷子低头沉思,像是在考虑蒋天杺所说的话。

  蒋晴晴对我动了真感情,难道我对蒋晴晴就没有这样?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蒋老爷子所布下的这个局从一开始就不能拿我怎么样。

  这次局虽然失败了,但是对蒋老爷子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益处的。

  对于蒋老爷子来说,最大的益处就是再次确认了我心中对蒋晴晴的感情。

  一个男人愿意孤身探险只因为怀疑那个女人很有可能遭受到绑架了,这能够说明什么?

  蒋老爷子觉得,利用蒋晴晴再次对我出手,应该有很大可能拿到那件东西。

  不过蒋老爷子却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抬起头对着蒋天杺说道:“不用了,让晴晴继续她手中的事情吧。晴晴是我们蒋家最后的保障,如果这件事情没能够成功的话,我还要依靠晴晴挽救危难的蒋家,她不适合出手。”

  蒋天杺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悲凉无比。

  难道晴晴在老爷子的心中,只是一个可怜的棋子吗?

  Y(酷/D匠网;l首|发L

  或许是吧,要不是觉得晴晴能够派上用场,老爷子怎么会将晴晴召回蒋家呢?

  蒋老爷子没有发现蒋天杺此时的异样,眼眸之中散发着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蒋老爷子这才再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对着蒋天杺说道:“想办法通知鱼玄机,现在是她该出手的时候了,务必要找个好时机将张成那小子手里的东西给拿过来。这次行动失败,已经属于打草惊蛇了,不能让他们反应过来。”

  蒋天杺表情一凛,老爷子终于要动用这张王牌了吗?

  心里虽然震惊无比,但是蒋天杺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对着老爷子点了点头。

  “行了,下去吧。”蒋老爷子对着蒋天杺摆了摆手,然后蒋天杺便走出了房间并且带上了房门。

  看着手中的茶杯沉默了良久,蒋老爷子这才冷笑了出声自言自语道:“当年唐幻秋到底留下了个什么东西?真是期待啊……现在的格局保持得实在是太久了,是应该到了打破它的时候了。”

  魔都,汤臣一品。

  在家经过几天的时间修养,我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无论是中枪还是勾毛给我的那两刀,都没有伤到重要部位,对于我来说这些伤都只能算作皮外伤了。

  这几天表姐一直在家照顾我,就如同往常一样。

  而高诗梦忙于一周多之后的专辑演唱会各种布置,但还是每天会抽出时间到汤臣一品来看我,尽管我已经说了无数次我没什么大碍,但是高诗梦依旧不听我的话,几乎上是每次彩排完之后就开车回到汤臣一品,给予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诗梦,演唱会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我脸带笑意的问着坐在我身边的高诗梦。

  此时的我还躺在床上,我已经说了我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但是表姐与高诗梦无论如何也不要我下床,说什么要等伤口完全长好才让我走动,不然伤口裂开了会很不好搞。

  我只好接受了表姐与高诗梦两女的好意,原本我还想趁这一段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将那套蝴蝶刀法完全掌握呢,这么几天没练估计都生疏了吧?

  “准备得差不多了,下周三再最后一次彩排,然后就可以让演唱会正式开幕了。”高诗梦笑着放下了手机对着我说道。

  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道理,高诗梦说受伤的人听笑话会好得很快,所以高诗梦一有时间就坐在我床边给我翻找各种笑话念给我听,再加上这女人笑点实在是太低了,每次笑话还没念完,高诗梦倒是先笑起来了,弄得我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再通知一遍,明天晚上八点钟到十点钟,我会在酷匠社区参加热血飞扬追书破十万的庆祝活动,我准备了十道题目,都是热血飞扬里的,只要认真看书的都能够答出来,抢答对的有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