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小点点与宋思思走出了勾毛用来审讯我的屋子,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不远处的公路上还停着一辆车,看到车牌号我不禁一愣,这不是表姐的车子吗?

  难道表姐也来了?

  果然,车子上面下来了两个同样美丽惊艳的女人,不是表姐与高诗梦又是谁?

  “张成!”

  看到我之后高诗梦大喊了一声然后便扑进了我的怀里,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身体,丝毫不顾旁人的眼光。

  这几个小时可以说将高诗梦给担心坏了,就害怕听到什么关于我的噩耗传来,要是这样的话,高诗梦估计自己一辈子都得生活在愧疚之中。

  高诗梦想要让我们的久别重逢搞得浪漫一点,所以提前发信息让我一个人去接她。

  而我偏偏在去接高诗梦的路上发生了意外,要是真的因此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高诗梦还怎么活下去?

  贪婪的嗅着高诗梦的发香,我心里也觉得感慨不已。

  这次的杀局完全是我没有想象到的,也不知道表姐与宋思思等人在背后忙活了多久才能够将我给救出来,想必她们已经担心坏了吧?

  表姐说得没错,我对在乎的人或事物都很难全面的去想问题,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担心蒋晴晴的安危的话,我也不会入局了。

  而对方正是算计到了这一点,才会布下这么一个局。

  “诗梦,对不起!我没能够去接到你,我本来就答应好你的,可是……”我一脸愧疚的对着高诗梦说道。

  高诗梦从我怀里将娥首抬了起来,眼中早已盛满了泪水,对着我摇了摇头说道:“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让你来接我的话,你也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

  看着高诗梦的俏脸,我不禁觉得心里难受得很。

  在机场停车场的时候,我看到蒋晴晴的车子就完全将接高诗梦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了,在这件事情上,我感觉非常对不起高诗梦。

  难道在我心中,蒋晴晴比高诗梦更加重要?

  怎么可能?高诗梦是我的女人,蒋晴晴是吗?

  而且早在之前,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将蒋晴晴给忘掉了,现在感受到蒋晴晴有难,为什么我还是如此担心?

  “诗梦,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

  我着急的想要跟高诗梦解释,说明这个情况,因为我心中已经觉得有些对不起高诗梦了,要是还因此对高诗梦隐瞒下来,我还是个男人吗?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高诗梦便伸出葱指捂住了我的嘴巴,笑着对着我说道:“张成,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经过长时间的了解,高诗梦早就知道了我是因为蒋晴晴才会进入到这个莫名其妙又高深莫测的局中,但是高诗梦心中却并没有多想过什么。

  “对不起!”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佳人恩重,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高诗梦都如此不顾忌一切因素要与我在一起了,我说什么也不能伤害这个女人。

  这么想着,我便一把搂住了高诗梦的娇躯,仿佛想要将她给揉进身体里面一般。

  高诗梦也高兴的再次抱住我的身体,当入手处一片黏糊糊的时候,高诗梦这才反应过来,将手掌放在了眼前看了看,不禁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道。

  “血!张成,你受伤了?”高诗梦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推开,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的身体之后,才发现我的手臂处还有大腿处竟然有着两个血洞,甚至现在还在泊泊往外流着血水。

  O@酷^匠x网◎首^发$

  刚刚高诗梦看到我太激动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我身上有伤。

  “谁干的!这到底是谁干的?”高诗梦一脸愤怒,眼中有着消灭不掉的怒火。

  就连表姐看到我身上的伤口的时候也是秀眉一挑,虽然脸上未露出任何表情,但是我知道,这是表姐发飚之前的征兆。

  “没什么,现在我不是出来了吗?没伤到重要部位。”我对着众人笑着说道,能够活着看见表姐高诗梦等人,已经是我此时最高兴的事情了。

  “是不是那个王凯干的?他怎么下手这么残忍?”高诗梦显然怒气未消,发起怒来的高诗梦就如同一头小母豹。

  我诧异的看了高诗梦一眼,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勾毛?”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宋思思与小点点是怎么找到我的?我还以为这次我是必死无疑了。

  “是蒋晴晴从她父亲那里得知了王凯与蒋明川之间的关系,然后将电话打在我手机上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思思也顺着这条线索立马找到了这个地方。”表姐双手环胸看着我笑着说道。

  “蒋晴晴?”我不由得一愣。

  落入圈套之中的时候,我还一度以为是蒋晴晴设下的这个圈套,毕竟是蒋晴晴的车子带领我入局的。

  而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是蒋晴晴做的,这让我心中多少有一些安慰的感觉。

  不过这个精密的圈套又是谁布下的?

  表姐点了点头,对着我开口道:“如果不是蒋晴晴的话,我们到现在恐怕都没办法掌握到任何信息,而你将会是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我微微点了点头,想起之前勾毛看我的眼神,几次三番都想要将我给杀掉,如果不是宋思思与小点点及时赶来,恐怕我真的会死在勾毛的手上。

  不过听到是蒋晴晴在背后出力之后,我感觉心中有些别扭,到底是哪里别扭我又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

  “表弟,勾毛你留下了?”表姐也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从她的表情上,我看不出来她是什么意思。

  我对着表姐点了点头说道:“姐,我知道你也觉得勾毛该死。但是我对他下不去手,你就不要逼我了。”

  我担心表姐也让我斩草除根将勾毛杀掉,到时候我是听表姐的话还是不听呢?

  表姐对着我笑了笑说道:“既然不杀,那就留下吧,谁知道以后他指不定会不会站在你这边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听到表姐的话,我心中不由得苦笑,估计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勾毛那么恨我,刚才恨不得将我给杀掉。

  不过我还是对着表姐笑着说道:“姐,谢谢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