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被人发现,蒋明川偷偷摸摸的出来,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便住了进去。

  恐怕谁也不曾想到,蒋家大少蒋明川会住进这样一个和他身份完全不搭边的地方吧?

  现在敲门声突然响起,这让蒋明川不由得神情紧绷了起来,难道是谁找上门来了?不可能啊。

  “谁?”蒋明川对着门口大喊道。

  “是我。”门外传来了一个粗狂的陌生声音。

  “你是谁?”蒋明川愣住了,听上去这个人他似乎不认识。

  “我就是我,你快开门吧,我找你有事。”门外再次说道。

  开门?

  蒋明川能开这个门吗?肯定是不可能的,在这种环境之下,外面站着一个很有可能是神经病的人,想必谁也会选择将自己给窝在房间里面不出去吧?

  蒋明川赶紧环视了一周,这个房间很窄,比不上酒店里面的总统套房,除了门之外只有一个窗子可以逃生了。

  但是这里是三楼,如果蒋明川从窗子跳出去的话,不是得摔成残疾?

  虽然蒋明川早已经是一个残疾了,但是蒋明川也不愿意承受那样的痛苦啊。

  “你不说话,那我就直接进去了?别怪我不礼貌。”

  门外话音刚落,然后房间木门上的把手便被人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给敲了下来。

  一个长满了络腮胡的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迈步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像是榔头一样的东西,看样子这个男人刚刚就是用这玩意儿将门的把手给敲下来的。

  这个络腮胡身上还横跨着一个黑色的工具箱,打扮看起来怪异至极,让蒋明川一时间都忘记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N酷AX匠B/网m正sY版首W2发?B

  “对不住了啊,我找你有急事,就只能用这个方法了。”络腮胡将肩膀上的工具箱放在了床上。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蒋明川冷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络腮胡问道。

  “有人让我来给你留点终生难忘的记忆,我就来了,这家伙让我一顿好找,找了大半天才知道你藏这了,你说气人不气人?”络腮胡对着蒋明川说道,就像是在述说着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

  听到络腮胡的话,蒋明川脸色不由得一变,冷声对着络腮胡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要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就是那个……蒋明川,蒋家大少嘛。”络腮胡指着蒋明川想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蒋明川下意识便点了点头,络腮胡一拍大腿说道:“找的就是你,之前我还有些不确认怕找错人呢。”

  蒋明川表情一滞,然后心中便有些欲哭无泪。

  如果可以的话,蒋明川好想对面前这个络腮胡说自己不叫蒋明川你认错人之类的话。

  蒋明川此次出行完全是一人独行,甚至连魏鑫都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现在这个找上门的络腮胡明显是来者不善,蒋明川想跑都不知道往哪里跑。

  “已经瘸了啊?”络腮胡眼神放在了蒋明川的腿上,毫不顾忌的说道,这让蒋明川的脸色有瞬间的难看。

  “这还有些不好搞了,既然这样你说我要咋才能给你留下一些终身难忘的记忆呢?”

  络腮胡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些为难的表情,这让蒋明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络腮胡看了蒋明川一眼,一拍手掌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说道:“这样,你是客户,你来选择怎么样?我遵从你的意思。”

  说完络腮胡便打开了自己的工具箱,只见里面放着榔头,短锯,还有凿子什么的,琳琅满目,估计有了这些个生活工具到哪都不用愁了吧?

  不过蒋明川却看得头皮发麻,他当然能够明白面前的这个络腮胡恐怕是将这些个工具用来杀人的。

  “来,蒋大少,看上了哪件随便选。”络腮胡像是一个推销自己产品的商人一般对着蒋明川说道。

  蒋明川吞了吞口水,现在蒋明川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好像遇上了一个变态。

  络腮胡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山寨手表,哎哟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时间不多了啊,要是慢了小姐估计得发火了……既然蒋大少迟迟未能决择,那我就给你选了啊。”

  络腮胡最后一句话是对蒋明川说的,不等蒋明川开口回答,络腮胡便从工具箱里面取出了一个凿子与锤子,一脸满意的对着蒋明川说道:“蒋大少请看,这是我为你精心挑选出来的上佳利器,这俩玩意儿配合起来,无论敲打身体哪个位置,它都能造成响应的伤害……我们家小姐说了,要让你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既然你的双腿瘸了只能用拐杖走路,那我就让你以后拐杖都用不了吧……我来将你的膝盖骨给敲掉。”

  蒋明川脸色变得铁青,虽然络腮胡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蒋明川知道,面前这个变态肯定是做得出来的。

  “你……你不要过来,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厉害!”蒋明川身体不由得朝后退了两步,但是因为没有站稳的原因,蒋明川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不要怕嘛,很快就过去了,你忍忍。”络腮胡左手拿着凿子,右手拿着锤子朝着蒋明川走了过去。

  “你要是敢动手,我保证……啊!”

  蒋明川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络腮胡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然后快速用手中的两件套用力敲了下去,一块血红色的东西从蒋明川身上飞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那是蒋明川的膝盖骨。

  此时的蒋明川已经疼痛得脸部扭曲到快不成人形了,这种疼痛简直就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我说过很快就过去了,我说得没错吧?”络腮胡对着蒋明川笑着说道。

  此时的蒋明川根本没办法回答络腮胡的话,忍受疼痛的蒋明川牙齿都快咬碎了。

  “还有最后一个了,马上就好。”络腮胡说道。

  也不管蒋明川会不会回答,络腮胡再一次出手,蒋明川另一个膝盖骨和之前一样飞了出去,而此时的蒋明川,早已经痛得晕死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明天晚上八点钟,在酷匠社区举办活动,大家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可以提问我……不剧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