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蒋晴晴的玛莎拉蒂被一个陌生男人驾驶着,我还以为蒋晴晴又遭遇到了绑架,想也没想便跟踪了上来,然后导致了如今这个局面。

  蒋晴晴在我心中的嫌疑非常大,但是她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欧洲男人对着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张先生,这个问题不属于我回答你的范畴,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是不是蒋晴晴?是不是她指使你们过来的?”我冷声喝道。

  “噢!我不知道什么蒋晴晴,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帮你排除掉。”欧洲男人摊了摊手说道。

  不是蒋晴晴?

  我不由得愣了一愣,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话,蒋晴晴的车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先生,我想我已经回答完毕你的问题,现在你是不是该将东西给交出来了?”欧洲男人开口说道。

  “什么东西?”我疑惑道。

  难不成是蒋家派人过来的?蒋家人可是一直惦记着我爸手上的那个神秘的东西啊。

  但是那是在我爸的手上,绑架我干什么?而且就算要用我来威胁我爸的话,他们也不会问我要这个东西吧?

  “你的母亲给你留下的东西……噢!这是雇主让我问你的,其实他也没告诉过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欧洲男人继续说道。

  我妈留给我的?

  听这个欧洲男人的话,好像他们那边并不是想要我爸手上的那件东西。

  但是我妈死后也没留给我什么啊,就一张古琴有武舞手上的镯子,他们要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对不起,我没带在身上。”我冷声说道。

  我也没有说错,古琴这玩意儿这么大,我怎么可能会随身携带?

  镯子在武舞的手上,而此时的武舞还远在千里之外的昆仑山上。

  “那张先生可以说说那个东西你放在哪里吗?我们可以自己去拿。”欧洲男人笑着说道,语气还颇为的客气。

  我将古筝放在了凤凰村,但是这种事情我能告诉这群人?

  “我忘记了,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心中却活动了开来。

  难不成我妈给我留下的古琴和武舞手上的镯子有什么玄机不成?看来我妈不只是给我准备了五音六律啊。

  欧洲男人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凝视着我的脸庞再次开口道:“张先生,你应该配合一下我不是吗?这样双方都会很轻松的解决掉这件事情。”

  我冷笑了一声开口道:“那你为何不配合我?将我给放了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样难道不是更轻松?”

  对方设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套,就为了想得到我妈给我留下的东西,那就说明这件东西非常重要,我是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交出去的。

  “想要我配合你?行!”欧洲男人说完便对着身后的一群黑衣人打了个手势。

  接到了命令,黑衣人快速的朝着我冲了过来,看样子都是一群高手,对方的本钱下得可真是足啊!

  我不敢大意,握着蝴蝶刀便冲入了人群之中,快速展开了愈加熟练的‘蝴蝶刀法’。

  因为黑衣人手上都没有武器的原因,一时之间被我挥舞得滴水不漏的蝴蝶刀给压制住了,一个个都不敢轻易上前,害怕蝴蝶刀不长眼将他们的手给割掉。

  }$酷“匠网#K首发

  我趁此机会手握蝴蝶刀快速的朝着一个黑衣人的面门刺了过去,要是能够将这群黑衣人给逐个击破的话,我能够逃脱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那个黑衣人不慌不忙,变拳为爪直直的朝着我的手腕探了过来,想要直接将我给制服住。

  就在黑衣人要抓到我手腕的时候,黑衣人这才惊愕的发现,我手上的蝴蝶刀竟然神奇般的消失了,黑衣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蝴蝶刀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黑衣人心中大骇,想要立即将手给收回来,但是已经晚了!

  唰!

  只见一道乌光闪过,黑衣人的四根手指被我给齐齐削掉。

  消失的蝴蝶刀,此时竟然出现在了我的左手上面,让黑衣人根本防不胜防。

  啊……

  十指连心,我一刀就切掉了他四根手指,这让黑衣人疼痛得大叫了起来,表情扭曲至极。

  我想要趁此机会将这个受伤的黑衣人给杀掉,以消弱他们的整体实力,但是其他的黑衣人已经反应了过来,纷纷大吼一声朝着我出手。

  我只能赶紧后退了两步,心中微微遗憾没有将刚刚那个黑衣人给干掉。

  此时的众人已经对我手上的蝴蝶刀开始忌惮了,出手各种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会落得个那位受伤的兄弟一样的下场。

  我心中暗急,这些人已经对我的蝴蝶刀心生防卫,我想要突破已经很难了。

  而且这群黑衣人显然并没有急着想要将我给拿下,而是在慢慢的消耗着我的力气。

  等待我体内的力气用完,那我就彻彻底底的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了。

  在一旁的欧洲人冷眼旁观着场中的打斗,并没有立即出手的意思。

  像是已经稳操胜券了一般,欧洲男人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身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欧洲男人知道这肯定是雇主打来的。

  “亲爱的雇主先生,还有什么指示吗?”欧洲男人笑眯眯的接通了电话说道。

  “张成那边已经开始盘查了,你现在立即带着张成去另一个地方,待会儿我会给你发来地址。”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

  “雇主是上帝,当然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欧洲男人笑着说道,随后电话那边便传来了忙音。

  “噢!我可爱的小宝贝,看来我必须得动用你了。”欧洲男人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金黄色的手枪,仔细的擦拭了一番,就像是在对待着自己的情人。

  砰!

  欧洲男人随手开了一枪,场中的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我的右手臂中枪了,同时中枪的还有站在我前面的一个黑衣人,这颗子弹是穿过那个黑衣人的胸膛打在我手臂上的。

  这个变态,竟然连自己的同伴都能够下得去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王位争霸赛垫底了,马上就面临淘汰,求助攻啊,咱们这么多书友,二十四小时内看本书的都有两万人,只需要每个书友助攻2点神力,咱们就能冲上去,求助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