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桥国际机场。

  此时的出机口方向,走出来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从气质上就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大美女。

  而这个女人,脸上带着墨镜和口罩,头上还顶着一顶遮阳帽,惹来很多人好奇的目光。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华夏国民女神高诗梦。

  此时的高诗梦是激动的,我与高诗梦已经很久没见面了,高诗梦忙着新专辑和演唱会的事情,而我每天的麻烦事也不少。

  看来古人说的话是非常正确的,小别胜新婚,高诗梦只希望一出候机楼就能够看到我的身影。

  甚至高诗梦都已经想象到了我会以什么方式来迎接她。

  “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装扮他看到会不会喜欢呢?”还未走到机场大厅,高诗梦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以前的高诗梦是一个很独立自主的女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取得在娱乐圈如今的地位。

  但是现在高诗梦却开始害怕各种会让我见到不喜欢,甚至高诗梦在出发之前光是试衣服都试了大半个小时呢。

  高诗梦心想,这就是因为爱情吧?如果不是爱上了我,高诗梦是不会太过在意这些事情的。

  ;最/E新=章r:节`~上!酷4_匠N网*c

  走到了机场大厅,高诗梦兴奋的环视了一周,却并没有发现我的身影。

  “这家伙,不会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吧?”高诗梦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便站在原地等候,等候着我的出现。

  过了十分钟的样子,我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高诗梦的视线之中,高诗梦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褪去了。

  “这个混蛋!怎么还不出现啊?”高诗梦气愤的说道,然后便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摸出了手机,找到我的电话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到手机里机械化的声音传来,高诗梦直接将电话给挂掉了。

  难道我忘记了今天的事情?

  想到这里,高诗梦不由得娇躯一颤。

  因为提前好几天就给我发了信息,所以高诗梦飞往魔都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打电话给我。

  高诗梦知道,如果她在我心中哪怕有一丁点地位的话,那么我绝对会按时出现在机场大厅等待着高诗梦的到来。

  而高诗梦非常自信她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经过很多考验的。

  但是现实却让高诗梦不敢相信,原本万分期待的结果并没有出现,难道在我的心中她高诗梦就真的没有一丁点的地位?

  高诗梦不相信,站在原地继续等待着,希望我下一刻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只可惜又过了十分钟,高诗梦还是失望了。

  高诗梦苦笑了一声,将电话拿起打给了表姐。

  高诗梦身份特殊,是不可能去坐计程车的,万一被粉丝发现了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

  原本高诗梦是让我来接她的,但是我的人却并没有出现,高诗梦想要离开机场,就只能求助到表姐颜麝哪里了。

  “诗梦?”

  表姐接通了电话便奇怪的开口道,表姐没想到高诗梦会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表姐还以为我与高诗梦现在已经去酒店开房了呢。

  “颜麝,你来虹桥机场接我吧。”高诗梦对着手机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开心。

  表姐眉头轻皱,心中生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张成呢?他不是去接你了吗?”表姐问道。

  高诗梦一愣,她还以为我已经将这件事情给忘掉了呢,但是听表姐的这句话,似乎我好像已经赶来了?

  但是我人呢?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我现在并没有看到他人在机场。”高诗梦道。

  “他出门应该都快一个小时了,应该早就到了吧?”表姐脸色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

  “诗梦,你先等等,我马上过来接你。”

  高诗梦嗯了一声,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这让高诗梦心里又重新开心了起来,看来我并没有将她的事情给忘掉。

  但是高诗梦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我来,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没到?

  汤臣一品。

  挂掉电话的表姐立马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便被接通了。

  “颜小姐。”电话那边传来了宋思思的声音。

  “思思,现在立刻去查一查张成从汤臣一品出去之后到哪里去了,赶快!”表姐脸色冰冷的发布着命令,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表姐站在原地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拿起手提包急匆匆的朝着门外走去。

  郊区,废弃工厂。

  听到欧洲男人的话,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看来他们的目标果然是我,不过他们将我引到这个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

  杀人灭口?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我介意的话,那你们是不是可以将我给放了?”我眯着眼回答道,心里却快速活动着思考该怎么脱身。

  这些人设下的圈套实在是太厉害了,甚至将我对蒋晴晴的关心都算计了进去,心机手段不可谓不强!

  而设下这个圈套的人,一定是一个厉害人物!

  到底是谁竟然敢在魔都就对我下手?

  不过我想了想,发现会对我下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现在我独自一人闯入了这里,已经被一群人给堵住了出口。

  手机被我留在了撞毁的车子上面,想要发出求救信号都是一件难事,看来这次我真的是插翅也难逃了。

  “张先生想得实在是太多,没能够拿到雇主想要的东西,我可不能轻易将你给放走,否则的话我会接收到惩罚。”欧洲男人脸上带着笑意看着我说道。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我看着欧洲男人询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能不能回答我得仔细考虑考虑。”欧洲男人自信的笑道。

  欧洲男人身后的人已经将所有的细节都算计了进去,现在我已经是瓮中之鳖,没有人会赶来救我,欧洲男人不相信以我一人之力能够破局而出,所以欧洲男人还是可以跟我玩玩猫抓耗子的游戏。

  “是谁派你们来的?”我眯着眼问道。

  我心中很怀疑是蒋晴晴,如若不是蒋晴晴的车子的话,我也不会钻入这个圈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