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准备离开包厢的时候,我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一般,转过身开口道:“对了,上次我在这个地方提出了借玉玉一用,你让我去东北过后才同意。现在我完成了你的条件,你也该遵守你的承诺了。”

  公孙蓝兰并没有开口说话,倒是玉玉一脸好奇的看了我与公孙蓝兰一眼,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达成了关于她的什么交易。

  我没有理会公孙蓝兰,对着玉玉笑了笑说道:“玉玉,等着我的电话。”

  说完我便走出了包厢,让玉玉去苗疆一趟弄些能够控制人的蛊过来,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给当着公孙蓝兰的面说的,否则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祸事。

  看着我离开包厢的背影,公孙蓝兰脸色越来越寒冷,像是随时能够结出冰块一般。

  良久,公孙蓝兰这才冷笑出声道:“嘿!新开区项目?这小子的胃口倒是挺大。”

  站在一旁的玉玉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开口说道:“就算是不同意张成的要求,他也不能拿小姐怎么样吧?”

  “他当然有办法让这个项目无法进行下去,别忘了这个项目地址可是在魔都,是他的地盘。”公孙蓝兰冷笑了一声说道。

  公孙蓝兰的野心非常大,想要染指整个长三角。

  但是如今张家蒋家夏家三足鼎立,在这种局势之下似乎已经没办法再容下别的什么势力了,公孙蓝兰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只能够慢慢的等待机会。

  这个新开区项目,中标的是公孙家,那是因为张家蒋家与夏家并没有去争夺,毕竟在魔都的项目这三家已经捞得够多了,不能连一丁点油水都不给别人留下。

  公孙家也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金钱才拿到这个项目,就连公孙云龙老爷子对此也极其看中。

  “那怎么办?要是同意了张成的要求的话,这个项目能够带来的收益恐怕会大大缩水。”玉玉皱着眉头开口询问道。

  “能怎么办?”公孙蓝兰冷哼了一声。

  “只能同意这小子的要求呗。”

  玉玉瞪大了眼睛,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妥协了?而且对象还是我?

  公孙蓝兰像是看出了玉玉的疑惑一般,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项目是在魔都,而我们在魔都的实力当然是不能跟其他三家相比的。如果不同意张成的要求,这小子有很多种办法能够让这个项目进行不下去。公孙家为了这个项目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结果的话,那么公孙家将会损失惨重!说到底,还是公孙家在魔都的影响力太低了。原本我还心存侥幸,能够由公孙家独自将这个项目给做起来。看来其他三家还是在打着这个项目的主意,而张成却以我坑了他为借口正大光明的索要这部分的利益,比蒋家夏家更加不要脸一些。恐怕在我提出让他去东北之前,他就已经在打新开区项目的主意了吧?我倒是给了他一个将计就计的机会。嘿!这小子,在有些事情上面算盘打得精得很,在某些方面却愚蠢得如同一个智障一般,真是有意思。”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玉玉赞同的点了点头,她觉得公孙蓝兰所说的话说得实在是太对了。

  “那我们真的要同意他的要求吗?我觉得应该还有商量的余地。”玉玉再次说道。

  她是了解这个项目的,这个项目没准会是让公孙家在魔都站住脚跟的重要因素,公孙家一直将这个项目看得非常重,生怕别人打主意。

  现在我将魔爪伸到了这上面,如果被公孙家的人知道了的话,恐怕他们死活都不会同意吧?

  而公孙蓝兰要是答应了我合作的请求,那么公孙蓝兰肯定会受到公孙家上下的声讨。

  “张成摆出了这副模样,是不会再跟我商量下去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同意的话,他随时都能够对这个项目动手脚,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到时候反而会得不偿失。反正公孙家想要在魔都独自操刀这个项目的可能性几乎不大,倒不如搭上这小子的船还能稳一点。”公孙蓝兰眯着眼分析道。

  公孙蓝兰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商人,即使公孙蓝兰心中对我讨厌得狠,但是牵扯到这么大一块利益,公孙蓝兰依然是不能给依照感情来做事情的。

  要不然这个项目,只能让公孙家赔得血本无归。

  “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让这小子吃进肚子里面的,全部都给我吐出来!”公孙蓝兰眼中散发着精光,脑海中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看着公孙蓝兰此时的样子,玉玉不由得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公孙蓝兰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站起身来对着玉玉说道:“我们走。”

  玉玉疑惑的看了公孙蓝兰一眼开口询问道:“小姐,去哪里啊?”

  “去闸北区,看看婉玉。”公孙蓝兰回了一句便朝着包厢门外走去,玉玉也赶紧跟上了公孙蓝兰的脚步。

  闸北区,夏婉玉别墅。

  ei更s新2《最、q快ah上酷lu匠h网

  此时的别墅之中,除了夏婉玉与十三之外,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或许在几个月之前,他还能够拥有着入住这套别墅的权力,但是在现在,他甚至都不愿意出现在这里。

  这个不速之客,就是如今夏婉玉名义上的丈夫,蒋明池。

  此时的蒋明池,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一边整理着一些婴儿用品一边口中哼着不知名小曲的夏婉玉。

  目光落在夏婉玉的越来越大的肚子上面,蒋明池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就如同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

  如果不是必须的话,蒋明池才不愿意出现在这里。

  “夏婉玉,我也就明说了吧,我是不想在你面前出现的,但是老爷子吩咐,我也不得不遵循。”蒋明池背靠在沙发上冷声对着夏婉玉说道。

  夏婉玉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对蒋明池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

  而蒋明池更不会将这件事情主动说出去,否则一个戴绿油油大帽子的蒋明池,还有资格当蒋家家主继承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挖掘机啊,希望看书的各位不要嫌麻烦,每天登陆,领取免费的挖掘机投给本书,还有,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