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家族之中被称作蒙古王的纳兰王爷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而纳兰王爷一共有三个儿子。

  小儿子纳兰杰被亲叔叔纳兰狂给害死,纳兰王爷剩下两个儿子纳兰英雄与纳兰本色都是纳兰家族中的重要嫡系,很多时候,纳兰英雄与纳兰本色出马就相当于是纳兰王爷的面子。

  在蒙古的纳兰家族不可谓不厉害,同时与东北夏家大西北公孙家还有京城蒋家发生摩擦都能够应付自如,除去地理因素之外,若是没有相应的胆识,恐怕不是谁都能够敢同时跟三大家族矛盾吧?

  公孙家与纳兰家之间也有着很多小矛盾,按理说公孙蓝兰与纳兰英雄是不会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难道他们两个家族联手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愣,这可是圈子内的大事!怎么我就没有听到一丁点的风声?

  “贤侄莫要再提,当时纳兰家将贤侄不礼貌的带到了蒙古,还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还望贤侄不要放在心上。”纳兰英雄笑呵呵的说道。

  如今张家复苏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再加上纳兰家与张家本来就不冲突,所以纳兰英雄倒是起了结交之意,想要与张家搭上边。

  毕竟张家是蒋家的仇敌,而纳兰家与蒋家也颇为不对付,要是建立起一定的关系,没准还能够成功的将蒋家给打趴下,以获取利益。

  其实在蒙古的时候,我便与纳兰家族之间建立起了友谊的关系,如若不是我的话,纳兰王爷的第三子纳兰杰的死因恐怕纳兰家族至今都不明白吧?

  “张贤侄找公孙小姐应该有重要的事情吧?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我正还还有其他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纳兰英雄拍了拍我的肩膀,颇为粗狂的笑道。

  与纳兰英雄寒暄了两句,纳兰英雄这才离开了包厢。

  j酷%V匠)网"_唯x一正kG版;",U:其/w他"$都是盗F版,

  而我则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公孙蓝兰的对面,脸上带着玩味儿的笑容看着公孙蓝兰的脸庞说道:“阿姨,你们公孙家近来与纳兰家达成和解了吗?”

  公孙蓝兰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这好像不关你的事情吧?”

  “哈哈,我就是想要了解了解罢了,既然阿姨不愿意对我说,那我就不问了。”我笑着说道。

  公孙家族与纳兰家族如果联手的话,这放在任何时候都会是一件大事,我倒是不急着现在知道他们坐在一起喝茶是为了什么目的,等待该知道的说话我自然是会知道的,多问反而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你来找我什么事?”公孙蓝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

  我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目光放在公孙蓝兰眉目如画的俏脸上打量着。

  原本我是想要来气气这个女人的,她的歹毒心思并没有得到任何效果,心里肯定会很生气吧?

  但是公孙蓝兰的表面功夫实在是太棒,我在公孙蓝兰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她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良久,我这才笑着开口道:“这不刚从东北回来嘛?实在是想念阿姨得紧,不知道阿姨是否也是这样呢?”

  虽然公孙蓝兰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但是我却还是看得出来,我能够平安从东北归来让公孙蓝兰感到非常的不满。

  平时公孙蓝兰与我见面,恐怕我还没调戏她,她反而先调戏我了。

  “如果你还不说什么正事的话,那么很抱歉,阿姨可能要送客了。今天忙了很多的事情,实在是有点累了呢。”公孙蓝兰伸了个懒腰,将无限妖娆的身影释放在了我的面前。

  下一刻,我便清晰的闻到了一股动人的成熟女人味,不由得心猿意马了起来。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看来这个女人现在根本不想见到我。

  不过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在别人面前做他不喜欢的事情。

  “是吗?那阿姨需要人按摩来解除疲劳吗?我可以帮你哟!”我笑眯眯的看着公孙蓝兰说道。

  公孙蓝兰对着我笑了笑,这才开口说道:“不需要了,我只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

  “找个男人一起睡觉的话,会更容易忘记疲劳的。”我笑眯眯的看着公孙蓝兰说道。

  听到我的话,公孙蓝兰与旁边的玉玉同时皱了皱眉头,显然她们对我的话都非常反感。

  不过这也正是我想要的,公孙蓝兰莫名其妙的坑了我一把,既然我没有得到公孙蓝兰想要的下场,那么就该是我来索取利益的时候了。

  “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公孙蓝兰语气冷淡了下来。

  “那我也不打马虎眼了,你让我去东北,是提前与夏长江串通好了的吧?”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公孙蓝兰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公孙蓝兰脸上不动声色。

  这一点公孙蓝兰压根就没想过能够瞒得过我,但是要不要承认那就是公孙蓝兰自己的事情了。

  “你为什么不认为,是我想让你们张家与夏家矛盾激化呢?”

  我呵呵一笑,对着公孙蓝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怀有这个目的,但是这似乎跟我之前说的那一条似乎并没有什么冲突吧?你与夏长江达成了什么协议,夏长江的条件就是为了让我去东北,而你又用你手中的资料坑了你的临时盟友一次。公孙蓝兰,你这女人的心机手段可不小啊。”

  我到东北的时候,刚下飞机追风带着生肖高手便在机场等待着了,如果不是公孙蓝兰打电话通知的话,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如果你这是对我夸奖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公孙蓝兰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就如同真的将我的话当成夸奖了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