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不禁来了兴趣。

  这两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个刘轻舟到底是以什么资本跟蒋家叫板的,难不成思思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根据五音六律的调查发现,上次这个刘轻舟在汤臣一品与老板见过一次面之后,去过蒋家会所一次。”宋思思回答道。

  我不禁一愣,上次刘轻舟在汤臣一品出现,目的不就是为了与我合作,并且说出了他的野心吗?

  当时我还同意了刘轻舟的合作,过年的时候回凤凰村还特意问了一下我爸手上掌握的东西,后来感觉这个刘轻舟就是一个坑货,我也就没有再与他有着什么来往了。

  没想到刘轻舟还专门去了一趟蒋家会所,难道跟蒋家达成了某种条件?所以现在刘轻舟才会跟蒋家斗得不落下风?

  “你的意思是,刘轻舟其实早已经和蒋家达成了协议,这一切只不过是在演戏罢了?”我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真的是我说的这样的话,那刘轻舟和蒋家的目的又是什么?

  况且刘家与蒋家有怨我是看得出来的,上次我与蒋晴晴在酒店遭到一个短发女人的刺杀,而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便是从未露出过冰山一角的刘家之人。

  而且这样做蒋家岂不是在白白给刘家送蛋糕?这样一想似乎也说不通啊。

  ~酷匠j网@K首发|F

  “倒是有老板说的这个可能,但是我却认为,刘轻舟应该是与蒋家之中的谁达成了条件。我查了查,当时的蒋明川与蒋明池恰好都在魔都,很有可能是他们二人其中一个。”宋思思分析出了自己所想。

  “为什么不会是蒋晴晴?要知道蒋晴晴可是蒋家在魔都的利益代表,刘轻舟想要找人合作,应该找上她才对。”我疑惑的问道。

  宋思思微微一笑,对着我说道:“绝对不会是蒋晴晴。”

  我不由得纳闷,宋思思与蒋晴晴之间平时不是矛盾冲突很大吗?一见面都会争锋相对起来,就如同火星撞地球。

  现在宋思思怎么开始力挺起蒋晴晴了?我还以为宋思思会说蒋晴晴是最大的嫌疑人呢。

  “为什么?”我奇怪的问道。

  “不为什么,如果我要是刘轻舟的话,我绝对不会蠢到去找蒋晴晴商量这种事情。而且现在刘轻舟已经吃掉了蒋家很大一部分利益,老板你觉得蒋晴晴会是干这种事情的人吗?”宋思思笑眯眯的对着我反问道。

  我摇了摇头,虽然我此时内心之中对蒋晴晴的好感已经慢慢消失,所谓的恨意也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但是我却坚定的认为蒋晴晴绝对不会干出这种类似于背叛蒋家的事情。

  倒不是说我相信蒋晴晴的人品,而是我内心之中就是这么认为的,骗不了自己。

  “那不就得了?”宋思思笑道。

  “蒋明池与蒋明川两人都有可能是刘轻舟暗地里面的盟友,也正是因为这个人在蒋家做内应,刘轻舟才会如此顺利的拿下蒋家在长三角的很多布置与利益,至于他们是怎么分成的,谁占主要一方,那就不是我能够知道的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暗自觉得思思说的话在理。

  果然这个刘轻舟能够有着今天的胜利其中是有猫腻的,只不过蒋家之中到底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为刘轻舟做内应?也不怕蒋家人发现然后以背叛罪处罚?

  要知道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损害蒋家的利益,会有着怎样的后果恐怕谁都能够想明白。

  “不管怎么样,反正刘轻舟跟蒋家斗来斗去都是我愿意看到的,或许这个刘轻舟真能打破魔都现如今的格局也说不一定。”我摆了摆手说道。

  如今长三角三分天下,张家夏家蒋家谁也奈何不了谁,我想要将蒋夏两家赶出去重新带领张家回归当年荣耀的想法也越来越难。

  就如同遇到了瓶颈期一般,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这个刘轻舟的出现,没准还真能打破如今魔都的势力格局,只不过到时候这个刘轻舟到底是纸老虎还是真老虎,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思思,还好有你在,要是没有你的话,有些事情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笑着对着宋思思说道。

  宋思思及其手下的五音六律,是我手中最大的一张王牌,没有五音六律在暗地里面运作,恐怕如今的我所拥有的东西至少要缩水一大半。

  到时候别说同时跟蒋夏两家叫板了,恐怕他们随便搞点什么事情出来,都能够让我应付好半天。

  听到我的话,宋思思对着我妩媚一笑,开口说道:“老板这是在对我表白吗?如果老板说是的话,思思没准会同意呢。”

  我暗自无语,我只不过是发自内心的一句感谢的话而已,怎么到宋思思的耳朵里面就成表白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苦笑着说道。

  我现在可没有胆子跟宋思思表什么白,宋思思几乎属于我最看不透的人之一了,谁知道这女人心里暗藏着什么心思?

  “那老板的意思就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跟思思表白的想法?”宋思思佯装生气的说道。

  我不禁感觉头大了起来。

  这个思思,怎么每次都要用这些个方法来折磨我啊?

  看到我吃瘪的样子,宋思思掩嘴笑了起来,就如同这样折磨我能够给她带来快感一般。

  这个女人,真妖孽!

  “老板,我就是跟你开玩笑的啦,就算老板说没有这样的想法,思思也不会生气。”宋思思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学聪明了的我干脆闭嘴不言了,要是我顺杆而上,宋思思又说话不算话生气了怎么办?

  有些女人的话我可是从来没有信过的,就比如宋思思说喜欢我。

  “老板,思思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宋思思走到我的面前,一股特有的幽香钻入了我的鼻孔。

  “什么问题?”我疑惑道。

  “老板,要是思思某一天不在你的身边了,你会不会生思思的气?”宋思思如同一个小女人一般搂住了我的胳膊,小鸟依人的将身体靠在了我的怀里,问出的问题却让我奇怪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大家晚安,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