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酷Y匠网#首KO发2

  “真想我还是假想我啊?”高诗梦笑眯眯的开口询问道。

  “肯定是真想啊。”我认真的说道。

  “我才不信呢。”高诗梦撇了撇嘴,心中却感觉异常的甜蜜。

  我与高诗梦之间的相处模式,基本上都是高诗梦处于主动地位,倒是很少在我的嘴巴里听到什么甜言蜜语。

  “你不信就赶快过来验证验证,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嘿嘿笑道。

  “那你记得要来接我哦,到时候要是见不到你的人,我可是要生气的。”高诗梦笑了笑说道。

  自从确认要跟我在一起之后,高诗梦很少会因为什么事情而与我发脾气,我甚至都没见过高诗梦跟我发脾气是什么样子。

  甜言蜜语了两句,我们这才各自依依不舍的挂掉了电话,我甚至手机屏幕都还没有熄屏,高诗梦的短信就发了过来。

  将高诗梦来魔都的日子与订好的航班牢牢记了下来,我这才发动了车子朝着凤凰会所方向开了过去。

  应该是算到了我现在要来吧,在办公室的宋思思穿着一套淡粉色的短旗袍,两条光滑洁白的大腿没有穿丝袜,就那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办公室里面有暖气,倒不用怕这样穿给感冒了。

  看到思思这样的穿着,我不禁呆了一呆,这套旗袍好眼熟啊。

  我这才想起,在东北的时候,宋思思这女人给我发来了几张自拍照,穿的就是这种短旗袍。

  那照片我现在还保存在手机里面呢,都舍不得删,偷偷拿出来看过好多次。

  照片里面宋思思穿的旗袍和现在的款式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浅蓝色的。

  看来果真如同思思所说,这个短旗袍她一次性订购了好几套。

  看着宋思思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嫩大腿,我不由得狂吞了好几口口水。

  “老板,你来啦?”宋思思的声音甜得发腻,直让人感觉骨头都酥软了。

  “回到魔都好些天了,现在才来看我,是不是都快把思思给忘记啦?”

  宋思思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她穿着多么暴露一般,迈着两条大长腿很自然的便走到了我的身边,而我的眼睛就跟着这两条腿晃啊晃,感觉都快晕过去了。

  我随手便将办公室门给关上了,宋思思娇媚的看了我一眼嗔道:“老板,你关门干嘛?难道你还想对思思做些什么不成?”

  宋思思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恰到好处的带着几分娇羞,让人忍不住将这个绝色美人儿搂进怀里好好怜爱一番。

  做些什么?

  我倒是想,但是我可不敢啊。

  宋思思是一个妖精,这个事实我很早就已经知道了,要是真的稀里糊涂就将宋思思给上了,谁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我就感觉吧,这个宋思思是故意整我的,能不能上得了还是个未知数呢。

  “咳…你在工作期间穿成这样,万一被员工看见了,你这个总负责人的威严怕是得丢了,我这是在为你着想。”我一本正经道。

  其实我这样做只是想要将此番美景留我一人欣赏就行了,没必要给别人看。

  宋思思像是看出了我的心理想法,掩嘴偷笑了起来,旗袍中间开的那条口子让宋思思露出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我只感觉娇笑起来的宋思思胸前波涛汹涌,煞是壮观,让我大饱眼福。

  “安啦老板,这种衣服我怎么可能会给别人看?我这是专门穿给你看的。”宋思思对着我抛了一个媚眼,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诱惑。

  “那就好!”

  我带着‘艺术’的眼光再次打量了宋思思好几眼,这才准备询问正事。

  “羽部门现在对东北的渗透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虽然在东北已经调查出了于小柏的死因,也猜测到了于小柏跟二十年前的夏黄河失踪一案有关,但是夏黄河失踪之谜仍属于零进展。

  如果我再在东北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连仅有的利益也会失去,所以我只能拿着从于家那里获得的利益趁着这几天夏长江不见人撤了出来。

  不过这不代表我就不对这件事情进行跟踪了,夏长江依旧没有被打倒,甚至因为上次的事件,恐怕他下一次的打击报复会更加的凶残。

  有了夏长江在中间阻拦,我爸调查的进度只会越来越慢,所以夏黄河失踪一案能否查清楚对张家来说很关键。

  我退出来,也正好给羽部门渗透的机会,想必夏长江做梦也不会想到,我还会对这件事情跟进吧?

  已经确定了于小柏跟当年的事情是有关联的,这就代表着可以当作线索一直查下去,再加上我给出的调查方向,没准羽部门真能够查出什么来也说不一定。

  “我已经让羽部门的大多数人都参与了进去,不过却遇到了一些阻碍。”宋思思一脸认真的对我汇报着她所了解到的事情。

  这女人不谈正事对我就是各种诱惑,一谈正事就又变得正经得就如同真的只是我一个下属一般,这态度转变得让我都暗自咂舌不已。

  怪不得有个哥们儿说女人都是多变的,我觉得这句话实在是说得太贴切了,我都忍不住想给他点个赞。

  “阻碍?”我疑惑道。

  “难道被发现了不成?”

  五音六律的动作及其隐蔽,甚至我肆无忌惮的调查这件事情就是为了给渗透到东北的羽部门人员打掩护,怎么会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宋思思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倒没有,只不过在调查当年夏黄河失踪一案的时候,我发现似乎有着一股神秘的势力在暗中作怪,我也不清楚他们是哪方的人。”

  “这样啊。”我低头沉思。

  “那肯定是夏长江的人没跑了,只不过夏家哪来的其他势力?还是夏长江自己秘密培养的?”

  通过情报,我已经对东北夏家的势力分布了如指掌,还真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新兴实力。

  上次那个被我折磨的徐少泽,就是夏长江的人,看上去这个徐少泽已经为夏长江做事多年,十年前就已经服从夏长江的命令了。

  而夏长江手上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竟然能够隐藏十年甚至更久而不被人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