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玉是没办法对公孙蓝兰有所隐瞒的,将这些天在东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着公孙蓝兰说了出来。

  当玉玉说出夏婉玉遭遇绑架的时候,公孙蓝兰的脸色一变,握着杯子的小手纤细的手指被捏得发白,坐在公孙蓝兰面前的玉玉只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谁干的?”公孙蓝兰语气冰冷的问道,牙齿几乎都快咬碎了。

  公孙蓝兰料想过夏婉玉此行会有危险,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发现了。

  虽然夏婉玉最终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不代表着作为母亲的公孙蓝兰就不生气了。

  “应该是夏长江父子吧,婉玉小姐在事后回到夏家找过夏青的麻烦,当时夏长江正带着人围攻张成。”玉玉回答道。

  “夏长江!”公孙蓝兰咬牙切齿道。

  “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夏长江狠毒心肠,竟然连自己的亲侄女都想要下手?”

  愤怒中的公孙蓝兰已经将夏长江列为了自己心中的头号大敌,暗自想着以后该以什么手段来报复他。

  良久,公孙蓝兰这才收起了怒容,看着玉玉再次问道:“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婉玉小姐被一个叫做苦大师的高人救了出来,而夏长江这边也损失惨重。”玉玉如实答道。

  “张成那小子呢?”公孙蓝兰面无表情的说道,她将我忽悠到东北,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教训,而公孙蓝兰也正好能够坐山观虎斗,从中捞取利益。

  玉玉看了公孙蓝兰一眼,继续说道:“张成受了一些伤,不过没什么大碍。”

  “哼!夏长江这个废物,我还以为他能够给这个可恶的小子一些永世难忘的教训,没想到在东北这块地盘上都能让他逃掉。依我看这二十年来夏长江除了人变得更加狠毒了一点,其余的还是如同当年没有任何长进!”公孙蓝兰冷哼了一声说道。

  原本公孙蓝兰还以为在东北我会被夏长江狠狠的教训一顿,甚至公孙蓝兰还想过我的命会丢在那个地方。

  没想到倒是让夏长江损失惨重,吃了亏,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成为华夏所有顶尖贵族的笑柄吧?

  “对了,我倒是听说夏长江受伤了,已经好几天没有听到其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儿?”公孙蓝兰再次问道。

  东北发生的事情具体情况被封锁得很严重,恐怕就只有那几个当事人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即使是公孙蓝兰也不明白事情起因,只能等待玉玉回来从玉玉口中得知。

  “这件事情是真的,就是夏长江带着人围攻张成的时候,我当时也在场。后来张鸿才赶到了,以一己之力震慑夏长江身边的所有高手,损失惨重的夏长江右手被废掉,到最后我便没有见到夏长江再露过面,应该是到什么地方去治疗了吧?现在夏家的业务几乎都由夏青给掌控着。”玉玉回答道。

  “哦?竟然有这等事?”公孙蓝兰诧异道。

  二十年前夏长江被张鸿才废掉了双腿,现在竟然又被张鸿才给废掉了右手,这个夏长江的下场还真有些惨啊。

  酷@"匠x}网◇唯A一。M正Ih版x,其他?都是r*盗◎版(6

  “我说怎么张成竟然能够从夏长江的包围之下逃脱,原来有他爸在身后撑腰,那就说得过去了。当年的夏长江输在了张鸿才手上一次,现在依然不是张鸿才的对手,这个夏长江可有够倒霉的。”公孙蓝兰冷笑着说道。

  听到夏长江再次受伤的消息,公孙蓝兰心中也感觉畅快了许多。

  公孙蓝兰像是才反应过来什么一般,看着玉玉开口道:“你是说,现在的夏家产业都暂时性交到了夏青手上?”

  玉玉点了点头,这几天她一直都跟随在夏婉玉身边,倒是将夏家很多事情给打听清楚了。

  “大地集团呢?也在夏青的手上?”公孙蓝兰眯着眼再次问道。

  玉玉嗯了一声,答了一声是。

  公孙蓝兰沉默了下来,低头沉思着什么,眼神却放在了茶桌上的那份合同上面。

  “既然夏长江父子做出这么绝情的事情,那么我就陪他玩场大的吧。婉玉受到了惊吓,理应得到补偿不是吗?”公孙蓝兰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似乎在心中算计着什么。

  玉玉不解,看着公孙蓝兰问道:“小姐,你的意思是……”

  “打电话给蒙古纳兰老头儿,问问他对夏家的大地集团有没有什么兴趣。”公孙蓝兰对着玉玉说道。

  玉玉脸色一变,她终于知道公孙蓝兰想要干什么了。

  “小姐,你要联合纳兰家对夏家出手吗?”玉玉面色凝重的说道。

  这搞不好可是两大家族彻底决裂的因素啊,玉玉根本不敢想象后果会是怎样。

  “纳兰家与夏家素有间隙,平时也是小摩擦不断,想必我给他们送上的礼物,他们不会不接受吧?”公孙蓝兰眯着眼说道。

  大地集团不能算是夏家的支柱产业,但却是夏家最赚钱的产业之一,每年带给夏家的纯利润高达百亿,恐怕换做谁看到大地集团都会眼红,公孙蓝兰敢肯定纳兰家族一定会接受自己的合作建议。

  “小姐,这样做很有可能会让两大家族决裂,你可得想清楚。”玉玉赶紧劝道,她可不愿意看到公孙蓝兰会如此疯狂。

  “我自有分寸。”公孙蓝兰自信的说道。

  “现在夏老爷子已经退了下来,当家作主的是夏长江父子。他们敢对婉玉出手,就应该做好这样的觉悟,否则夏家人真当婉玉是好欺负的?我这样做,只不过是在收取一点利息罢了,夏长江只能给我将这个哑巴亏给吃了,要是他想要搞事的话,我会让他失去更多!”

  公孙蓝兰眼中散发着摄人的精光,坐在对面的玉玉接触到公孙蓝兰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玉玉实在是没想到,到最后竟然会惹出这样的祸事。

  玉玉知道,公孙蓝兰这样做是和夏家开战没什么区别,只是看夏长江是要吃下这份哑巴亏还是选择直接与公孙家族开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阿朗125000送豆2先来厚道135000送豆3锦材装饰25000送豆4丁总6d1e55000送豆5天使老爸75000送豆6表姐是幕后黑手22000送豆7吊的不行31000送豆8wkwk21000送豆9Yawl10天涯323711亲亲河鞭草12恐龙13御风龙刃14刘新月15依诺爸爸169kulxl117别在爱的虚伪18Guysffe319senseji20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