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看正G版章S{节上AA酷匠网5/

  “姐,你是不是旁观者?”我问道。

  表姐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说了声那当然。

  “那姐一定看得很清楚吧?快给我解一解心中的疑惑。”我对着表姐说道。

  “你自己去体会,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表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不由得苦笑,今天玉玉小点点夏婉玉的态度一直让我疑惑到不行,而表姐刚刚又说出这么一番话,结果表姐又说让我自己去体会,这不是捉弄人玩吗?

  表姐这么说,一般就代表着我怎么做她都不会解除我心中的疑惑的,所以我也索性不去考虑这件事情了,对着表姐说道:“那表姐既然觉得是太过注重感情了才导致我有些事情眼界很低,这有没有办法进行改变啊?”

  “等你什么时候心里不把姐放在心上了,那么你就算是成功了。”表姐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瞪大了眼睛,赶紧摇了摇头。

  “如果让我能够拥有真正的大心机大手段,条件就是将我变成冷血无情的人,那这种心机手段我不要也罢。”

  不过仔细想想表姐的话,我觉得还真有些道理的。

  公孙蓝兰那个女人为何会有着那么铁血的手腕,公孙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都得看她这一个女人的脸色?

  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公孙蓝兰在对待利益这方面,根本就是属于六亲不认的状态。

  据我对公孙家族旗下的各种产业调查发现,公孙家族的核心产业里面基本上都没什么公孙家的人。

  公孙蓝兰知道大家族里面并不全都是精英人才,更多的是草包才对。

  很多人从小生活安逸舒适,一生下来什么东西就具备了,有了家族的庇佑。很多大家族走出来的人,都是空有其名声其实只是一个无能的人罢了。

  所以公孙蓝兰在二十多年前接手公孙家一切业务的时候,便下了一条死规定,无论是谁,哪怕是公孙家的嫡系,想要进入公孙家核心产业,都必须得与别人一样进行严格的考核,如果考核没有通过,那么这个公孙家的人只能去别的地方以求发展。

  公孙蓝兰的决定可以说震惊了当时华夏的整个上层社会,而且公孙蓝兰还真那样做了。

  有了老爷子公孙云龙的支持,那时候的公孙蓝兰对整个公孙家产业的所有员工进行了严格的考核,公孙家很多在产业中有着重要地位的公孙家嫡系都被公孙蓝兰给扒了下来,这让公孙蓝兰为自己拉了好多仇恨。

  可是正是因为公孙蓝兰这个动作,公孙家一跃而起,迅速发展成为了真正的关中第一家族,甚至在整个大西北都占据着头把交椅的位置,从那时候开始,公孙家便开始成为了大西北的代名词。

  后来的很多家族,都模仿公孙蓝兰的这种行动,效果都非常不错。

  以前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只觉得公孙蓝兰这女人非常厉害,这种手段实在是强大,恐怕大多数人连想都不敢想吧?而公孙蓝兰竟然说实施便开始实施了,丝毫不拖泥带水。

  其实从某种方面来说,公孙蓝兰这样做也确实是冷血无情,连家人的感受都不曾考虑,要不然也不会有着这样的结果。

  听到我的话,表姐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对我的话感到非常满意。

  “我只是说说而已啦,其实让人真正的成长起来,还有很多办法,冷血无情只不过是对自己最残忍的罢了。”表姐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表姐的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那姐你觉得还有什么别的方法不?”我再次询问道。

  我发现在很多事情我都看不开,而且并不是想看开就可以的。

  我的性格决定了我现在的成就与高度,遇到很多感情问题或者牵扯到我在乎的人,我总是表现得很冲动,而这样反而会让事情结果变得更坏。

  “你自己认为呢?怎么样才能让一个人突然变成另外一个人?”表姐双手环胸看着我问道。

  “难不成还要找打击吧?我看那些肥皂剧很多人都是因为一件重要的事情让他快速的成长起来,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我笑了笑说道,话中带着玩笑的成分。

  没想到表姐还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没错啊,难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不由得一笑,对我来说打击难道还少了么?我都快形成抗性了,不过也没怎么改变啊。

  “我就是说着玩而已,我又不是没试验过,这对我没用。”我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说道。

  此时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实总会狠狠的打人的脸,我也不例外。

  所谓的‘打击’就快要降临到我的头上,而且这一天就快要到来了。

  从那以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算了,不要考虑这种问题了,反正有表姐在我身边,一切就足矣。”

  我对着表姐伸出了双手,将表姐的娇躯搂入了怀中,脑袋靠在表姐的肩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满心满肺都是表姐的味道。

  表姐是我内心之中最温暖的港湾,似乎一遇到什么事情,一想起表姐在家守候着,我便能够提起斗志。

  聚仙阁茶楼。

  玉玉来到了何仙姑茶室,她知道小姐公孙蓝兰这个点一般都会待在这个地方。

  果然如同玉玉所料,公孙蓝兰早已经在房间之中等候着了,想必在玉玉坐上飞往魔都的航班开始,公孙蓝兰便已经知道了玉玉今天会回来。

  “小姐,这是大地集团的股份转让合同。”玉玉将手中的一叠纸张递到了公孙蓝兰的面前。

  公孙蓝兰拿过合同简单的翻阅了一下,这才将合同放在了茶桌上。

  “玉玉,坐在这里,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公孙蓝兰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道。

  玉玉点了点头,面对着公孙蓝兰坐了下来。

  “跟我仔细说说,这几天的东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孙蓝兰看了玉玉一眼,樱唇轻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完毕,有事要去昆明,昨天熬夜写出来的,求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