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啊?”我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表姐是在为那个外国佬担心呢。

  我就说嘛,表姐这么妖孽的人,怎么可能会对那个金发碧眼的家伙感兴趣?

  “原本以为你脑袋开窍了,没想到在某些事情还是转不过来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表姐微微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以前的表姐在身后为我操作了很多事情,那时候的表姐觉得我还小,不应该过早的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来。

  现在形式越来越严峻,而我也只是堪堪在这里面站稳了脚跟而已,以后形式只会越来越复杂,所以表姐希望现在的我应该多长几个心眼才是真理。

  尽管我很多次化险为夷,表姐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实则内心之中非常担忧我的安危。

  要是下一次遇到困难我身边没有其他人,难道就只能等死不成?

  表姐可不愿意看到我会落得个这样一个结局。

  “姐,对于你来说,我就只是一个榆木脑袋。现在我就是这样,估计以后也是这样了。想要达到姐你这样大智若妖的程度,一辈子都不可能好吧?”我撇了撇嘴说道。

  要是能够有表姐一半聪明,我哪还能够面临这么多的难题啊?

  我觉得吧,心机手段以及眼界这些个东西都是跟从小成长的因素有关。

  在来到魔都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张家以前到底卷入过怎样无形的战争,可以说在昆南二中时期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娃罢了。

  从小除了我妈让我学习一些东西之外,我跟其他农村娃没什么两样,上山下水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干。

  而像是夏婉玉,公孙蓝兰这样的人从小便是在各种权力斗争之中长大的,几乎做什么事情都得考虑这件事情背后会牵扯到什么因素。

  所以论起心机手段等等,我怎么可能比得过她们?

  “怎么不可能?”表姐白了我一眼。

  我诧异的看了表姐一眼,对着表姐说道:“姐,难不成智商这东西还有方法提高吗?”

  “这倒没办法。”

 “那不就得了?”我郁闷道,心想表姐不会是在逗我玩呢吧?

  以表姐的习性,还真有这个可能。

  “不过表弟你觉得你的智商低吗?”表姐再次反问道。

  我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开玩笑,谁愿意承认自己智商低?

  而且我的智商也确实不低,要不然恐怕活不到现在,只不过跟表姐这样的肯定是没法比的。

  表姐像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开口道:“表弟,你觉得姐我的智商高,那是因为姐看事情看得很全面,这就是所谓的眼界。这确实跟从小身处的身份地位与环境有关系,但是并不是太重要。想要将眼界提升起来,对于别人来说不难,但是对于你来说,却是不容易。”

  听到表姐的话,我不由得一愣。

  表姐这话啥意思?难道我在表姐眼里都已经笨到烂泥扶不上墙的地步了?

  不会这么惨吧?

  “姐,你这啥意思啊?”我疑惑的问道。

  表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表弟,你觉得你如今最大的缺点在哪里?”

  最大的缺点?

  好色?

  呃——这应该不算吧?

  我想了想,然后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想不出来。

  “你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太重情重义了。”表姐继续说道。

  “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这还能是缺点?”我瞪大了眼睛问道。

  “姐没开玩笑。”表姐一脸严肃的说道。

  “太过重情,那么你在某些方面看待事情会显得很片面,不会像是其他人看得那么全。就比如刚刚的事情,我让你保护伊莱,你觉得我这是在开玩笑,其实你心中是在担心姐看上他了吧?”

  听到表姐的话,我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没想到这种想法都被表姐给看出来了。

  “如果你从这种情绪之中跳出来,你会立马明白我的意思。在东北的时候,你的动作确实是让姐眼前一亮,按理说这种事情你不会想不明白,正是因为太重感情的原因,在某些涉及到对你或者你关心的人事情面前,你反而没有那么看得开了。”

  “姐,你也觉得我在东北的行动很抢眼吗?”我高兴的问道,终于在表姐口中听到一句振奋人心的话了。

  “嗯……至少胆子很大是真的。”

  表姐看到我吃瘪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再次开口道:“我逗你的啦,在欧洲与东北那么危险的地方,你都能给化险为夷,不是胆子大就能够做到的,如果没有正确的思维与方向,恐怕很有可能走错路。而你选择的路,走错一步都会让你面临万丈深渊。”

  表姐抬起头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露出一瞬间的精彩。

  一直将目光放在表姐脸上的我自然是发现发现了表姐的这份异常,疑惑的问道:“姐,你在想什么呢?”

  表姐笑了笑说道:“我在想,恐怕有很多人都觉得你很笨吧?”

  听到表姐的话,我不禁一呆。

  ●酷匠G#网)B正vz版G首#~发

  表姐还真说到点子上了,今天可不就是吗?小点点玉玉还有夏婉玉三个女人都对我爱搭不理的,甚至玉玉和小点点临走之前还说我愚蠢。

  以前我的那些个认为我愚蠢的对手们,都没什么好下场,可想而知我并不是真正的愚蠢。

  但是玉玉小点点两人又为何要这样说呢?

  “对啊姐,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今天就是在疑惑这个问题呢。”我赶紧开口问道,想要在表姐这里得知此中原因。

  “我就说一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牵扯到感情方面的问题,这句话就更加的应景了。你现在就是这种状态。”表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当局者迷?

  那我到底在迷什么呢?有什么事情让我觉得可迷的?

  表姐这样说,反而让我更加搞不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