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商蝶都忍不住站出来想要为夏婉玉讨一个说法,可见夏家人实在是太过分。

  夏老爷子皱起了眉头,凝视着商蝶的眼睛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难道老爷子感觉不出来吗?”商蝶说道。

  商蝶奉我的命令在夏婉玉暂时性的充当着保镖的角色,商蝶自然是不想让夏婉玉受到什么伤害的。

  而商蝶更是将夏婉玉看作张家的人,通过前几天我与夏婉玉之间的接触,商蝶才明白过来夏婉玉第一次到江边村易湿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以前的商蝶在夏婉玉身边卧底,对夏婉玉还是非常了解的。

  原以为夏婉玉这样一个心机手段都异常强大的女人,在夏家肯定也是属于一言九鼎的人物。

  没想到这次保护夏婉玉,商蝶才真正的知道了夏婉玉在夏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商蝶猜测到像是夏家这样的大家族之中各种明争暗斗肯定是少不了的,但是表面上的平静总得保持着吧?

  夏家倒好,整个夏家除了夏老爷子以外,其他人都将夏婉玉看作另类,仿佛夏婉玉根本就不是夏家中人,而是夏家的敌人一般。

  商蝶知道夏婉玉从小便失去了父亲,母亲公孙蓝兰更是离开夏家之后便一直待在关中公孙家,两母女难得见上一次。

  以前的商蝶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商蝶无比的心疼这个独立坚强的女孩儿。

  原来那些手段心机高明的人,都是有着其原因的吗?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长大,很难不让人过早的成长起来。

  只不过这成长的代价,实在是太狠了一点。

  “婉玉,是这样吗?”夏老爷子转过头看着夏婉玉问道,表情无比的严肃。

  平时其他夏家人虽然不怎么在夏老爷子面前出现,但是出现在夏老爷子面前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得和和睦睦的。

  夏老爷子当然知道这不过是他们表现出来的而已,但是夏老爷子却并没有想到夏家人针对夏婉玉这个女人针对得这么厉害。

  夏婉玉咬着下嘴唇,心里无限的委屈。

  被自己的家人各种针对,就如同是在对待敌人一般,就算是夏婉玉这个内心强大的女人,时间久了也受不了。

  虽然夏婉玉平时尽量让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情,甚至夏婉玉还将它当作心智的磨练。

  但是夏婉玉也是一个女人啊,在某些方面,女人要比男人敏感得多。

  看到夏婉玉的样子,夏老爷子便明白商蝶没有说错,夏婉玉在夏家受到的委屈实在是太多。

  怪不得这丫头平时都不爱回夏家,有这么一群家人在,谁还敢回来?

  “夏伯!夏伯!”夏老爷子对着大堂门外大喊道。

  “爷爷。”夏婉玉叫住了夏老爷子,泪水夺眶而出。

  以前的夏婉玉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爱哭的人,现在似乎遇到什么事情眼泪就止不住往外流。

  难道怀孕之后,自己整个人都变了么?

  “爷爷,其实我没什么的。”夏婉玉强行打起了笑容,但是眼泪却流得更快了,只能转过头不敢看夏老爷子。

  “丫头,爷爷今天为你做主!”夏老爷子心疼的看了夏婉玉一眼,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

  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夏家人都敢这样做,要是等自己去世了,那这个家还有夏婉玉的容身之所?

  所以夏老爷子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教训教训夏家人。

  “爷爷。”夏婉玉摇了摇头开口道。

  “你这样做,其实会让婉玉更加难受,而且他们在心里对爷爷肯定也有意见,这样还不如不点破,就让他们这样下去吧,我就当没看见就行了。”

  再过两个多月,恐怕到时候夏老爷子都得针对夏婉玉,而那时候的夏婉玉可能想回夏家一趟都是一件难事。

  听到夏婉玉的话,夏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这样做肯定会让夏家人心里更加对夏婉玉心生怨恨了。

  这么一来,还是夏老爷子害了夏婉玉,要是夏老爷子平时不是对夏婉玉如此宠溺的话,夏婉玉也不会被家里人这样针对。

  而夏老爷子将夏家人叫过来教训一顿,又能够改变什么结果?什么都改变不了。

  酷G|匠网N唯一I~正版8#,c其Cb他都"是盗《版,z

  反而会让他们更加的心存怨恨,夏老爷子他们不敢招惹,只能将这份怨恨发泄到夏婉玉的头上,到时候夏婉玉在夏家的地位更加的尴尬。

  “婉玉,你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不得不重视你。”夏老爷子凝视着夏婉玉说道,话中似乎意有所指。

  夏婉玉并没有在意,轻轻的点了点头。

  三个月之后,夏婉玉恐怕会永远的离开夏家,到时候夏家人的态度还重要么?

  夏婉玉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对着夏老爷子笑了笑说道:“爷爷,我此行是来跟您道别的,我今天就要返回魔都了。”

  夏老爷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舍,看着夏婉玉说道:“这就回去了?”

  夏婉玉点了点头,再次笑道:“我离开了这么久,魔都那边不能一直缺人的,要不然容易出问题。”

  我今天便要回魔都,专门给夏婉玉打了一个电话。

  夏婉玉这趟回东北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我在东北吃亏,现在我要回去了,夏婉玉自然是不会再在东北一直待下去。

  上次夏婉玉便遭遇了绑架,还好被苦大师即使出手相救,要不然夏婉玉与腹中的孩子性命都难保。

  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万一下一次出事没有人赶来,那么夏婉玉岂不是就死定了?

  可笑的是,在自己长大的地方,倒是成为了对夏婉玉造成最大威胁的地方。

  夏婉玉不敢再冒这个险,所以只能回到魔都。

  魔都虽然势力混乱,不像是东北这样几乎铁板一块,但是魔都好歹有着夏婉玉的精心布置,在魔都那边休养,是夏婉玉如今最合适的选择。

  “好啊,好啊。”夏老爷子目光无神的说道,也不知道好在哪。

  “你要回魔都,我也不拦着。你现在大了,都是快当妈的人了,做什么决定我这个老头子也不好干涉。但是婉玉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爷爷开口,爷爷从来都是站在你身后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