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点点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保证不动手了。”

  $K酷匠网m永@久=M免w@费M看&小(说/

  “你发誓!”

  “你还有完没完啊?”小点点脸色冷了下来,小手再一次握成了拳头。

  “来来来……我没说我不来啊。”

  小点点实在是太暴力了,我可不敢挑战她的权威。

  小点点这才放松了下来,然后再一次趴在了床上。

  “别动手啊。”

  我再次提醒道,这才伸出手又开始了刚才的动作。

  当我接触到小点点肌肤的时候,小点点再一次身体变得紧绷了起来,双手握成拳头紧紧的抓住了床单。

  此时的我甚至都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小点点再次暴起将我给暴揍一顿。

  这还是一项有生命威胁的活。

  等待了好一会儿,小点点确实没有什么异动的前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根据小点点所说,我得将这一大块淤血都聚集到一处,所以我手上的劲便用得特别大。

  而小点点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身体太敏感了,随着我的动作秀眉时而皱起时而舒展,甚至还带着些许闷哼声。

  我不由得一愣,难道是我用力太大,连小点点都承受不了了?

  不应该啊。

  我没有多想,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成功的将那团淤血给揉到了一块。

  原来可能有巴掌大的淤青,如今只剩下乒乓球那么大了,甚至比之刚才更加浓黑了。

  我知道,这里面全是淤血。

  我抽出来了一根银针,在酒精灯上面将它给消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手持银针朝着那团淤血刺去。

  唰!

  尽管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此刻飙出来的淤血还是将我给吓了一跳。

  这得是受了多重的伤,才会让淤血呈喷射状飙出来啊?

  还好我闪得够快,要不然这些淤血会溅到我的身上。

  而此时的小点点因为淤血被逼了出来,只感觉身体也轻松了不少。

  子鼠的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小点点的肩膀上,虽然小点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其中的痛苦只有小点点自己能够明白。

  还好的是现在淤血被清除了,要不然小点点恐怕会因为这个伤而实力大损,现在商蝶与玉玉都在夏婉玉的身边保护着,小点点此时还担当着我身边唯一的保镖角色,要是状态不好的话,恐怕很容易会吃亏。

  当然,小点点是不会对我说出这种原因的,她也说不出口。

  看着小点点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液慢慢变成了鲜红色,我这才对着小点点说道:“行了,淤血已经排出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点点点了点头,伸出手要去拿已经准备好的药膏准备自己敷在伤口。

  “我来吧。”我说了一句,然后便率先拿起了药膏,仔仔细细的码在了小点点的伤口之上,并且继续用纱布给小点点包扎好了,这才拍了拍手站起身。

  “谢谢。”小点点坐起身体,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用谢,咱俩谁跟谁……”我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客气的说道,然后表情便凝固了。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谢谢?还是从小点点嘴里听到的?

  这丫头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客气了?今天太阳不会打西边出来了吧?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小点点再次开口道。

  “没有其他可以帮忙的了吗?”我问道。

  “我要穿衣服。”

  “我可以帮你穿……那我还是先出去吧。”

  感受到小点点杀人般的目光,我这才知趣的朝着房间门外走去。

  刚打开房门,我便看见苦大师站在门口,一脸奇怪的看着我。

  “师伯,早啊。”我笑着跟苦大师打了一声招呼。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我脸上的笑容再次凝固了。

  我现在,好像还在小点点的房间门口啊,这一大早的从小点点房间走出来,不会被苦大师误会了吧?

  我刚想解释什么,苦大师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便快速转移了目光。

  我也回过头看了看,下一刻恨不得立马给自己两巴掌。

  此时的小点点坐在床上衣服穿了一半,额头上香汗淋漓,像是刚做过什么事情一般。

  而更让人产生遐想的是,小点点的床上既然还有几滴血迹,我一眼便看出来了,苦大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苦大师不会以为我对小点点做过什么吧?

  “张成,你跟我过来!”苦大师冷着一张脸说道,然后便转身朝着院子里面走去。

  我欲哭无泪,看来这个老头儿还是误会了啊。

  苦大师不会直接对我出手吧?那十个我也不够他杀的啊。

  我脸上带着苦笑回头看了小点点一眼,而小点点则一脸无所谓。

  等待我将门给关上然后跟随着苦大师走出去的时候,小点点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小点点一看到我那副如同吃屎了一般的表情心里就特别的爽。

  看着苦大师背负着双手站在院子里,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走到了苦大师的身边。

  “哈哈,师伯找我什么事啊?”

  我努力的想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但是内心却虚得很,就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不过我确实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我刚刚只不过是在为小点点疗伤罢了,不知道这样说苦大师会不会相信。

  苦大师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张成,你这辈子桃花劫太多。”

  我不禁一愣,心想这苦大师咋不按常理出牌呢?

  我还在想着等苦大师询问刚刚我为什么会从小点点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便对他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想必应该能够解释得通。

  没想到苦大师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师伯,你这是啥意思?”我赶紧开口问道。

  “我啥意思,你应该懂。”苦大师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是真不懂!

  这老头子不会真的是误会了吧?

  “师伯,你有话就跟我说清楚吧,别拐弯抹角了。”我欲哭无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挖掘机啊,希望每个书友登陆下,把每天免费的挖掘机投给我,谢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