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半天,夏青也没有想出个什么名堂,只能转过头对着忠伯说道:“黑蝠那边是什么反应?他们一次性死了这么多人,任务还失败了,总得给出一个态度才行吧?”

  忠伯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夏青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黑蝠了,黑蝠这个人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就像是对损失丝毫不惋惜一般。”

  “哦?”夏长江来了兴趣。

  “死了四个高手,这个黑蝠竟然一点正常的反应都没有,难道像是黑鹰这样的高手在黑蝠里面有很多吗?”

  黑蝠可以说是各个大小贵族暗地里所使用的工具,很多事情不方便做,他们基本上都会花上大价钱找上黑蝠。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黑蝠坏事做绝,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家族一个势力对他们动手,毕竟黑蝠手中可是掌控着大量各个家族势力与他们进行交易的资料,那些找过黑蝠办事的人肯定会费尽力气将黑蝠给保下来,否则等待黑蝠一气之下将这些资料曝光的话,遭殃的可就是他们!

  “少主,我觉得这件事情重要的并不是在这个地方,看黑蝠的态度,我觉得应该就是他泄的密。”忠伯开口说道。

  夏青低头沉思,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让你许他如此大的利益,他不应该拒绝才对。难道说……这个黑蝠原本就是张家的势力?”

  想到这里夏青不由得内心一凛,如果真的如同想的那样的话,那么岂不是自己投上门去了?

  忠伯摇了摇头,对着夏青说道:“我觉得应该不是,如果黑蝠是张家的势力的话,他们完全没必要接手这单生意,更没必要再派人将黑鹰等众多属于黑蝠的高手给干掉了。”

  “你说得有道理。”夏青点了点头赞同道。

  “话说这个黑蝠……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我只知道这个小队很早以前便存在了,现在经过一定的了解,我感觉他们的存在似乎并不简单。”

  现在夏青已经开始认为这件事情是黑蝠泄的密,但是黑蝠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夏青干的,因为夏青根本没有露过面,所以夏青不需要担心黑蝠会出来指证夏青。

  忠伯对着夏青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少爷,没人知道这个小队的任何重要资料。以前夏先生让我去查过这个黑蝠小队,但是得到的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要得到的。而且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资料调查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便立马收到了来自一方神秘势力的警告。”

  “嗯?哪方的势力?”夏青也来了兴趣,挑了挑眉毛开口问道。

  忠伯摇了摇头,环顾了四周一圈,确认这个大厅只有他们主仆二人的时候,忠伯这才附在夏青耳边小声耳语了两句。

  “什么?”夏青不由得惊道。

  “你确定?”夏青显然不敢相信忠伯的话。

  如果真的如同忠伯所说那样的话,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想象了。

  “我只是猜测,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敢确定。”忠伯赶紧开口道。

  “如果真的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黑蝠小队应该是华夏哪个顶尖家族手里面的秘密势力。这个家族利用手里能够调动的能量为黑蝠保驾护航,提供资料和保护措施,所以黑蝠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存在下去。如果真的像是我说的那样的话,那么这个家族实在是太疯狂了!到底是哪个家族会有着如此疯狂?蒋家?公孙家?或者说是……颜家和唐家?恐怕华夏除了夏家之外也就只有这几个家族能够给黑蝠带来如此的屏障了。”夏青眯着眼分析着。

  如果真的如同夏青所想的那样的话,那么拥有着黑蝠小队的那个家族恐怕会有着不小的野心啊。

  黑蝠小队手中掌握着什么?几乎是华夏所有权贵势力与他们做出的交易。

  .酷na匠y网唯一aJ正版》,}其dl他、…都0b是9盗版ZW

  换另一个说法,那就是黑蝠小队手中握着一份黑名单,而这份黑名单上面,很有可能会出现各个系统大佬的名字。

  如果让一个大家族掌控着这样一份黑名单他们会用此来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夏青想不出来,也不敢想象。

  “少爷,既然这个黑蝠如此危险,我们要不要率先对它出手?”忠伯道。

  夏青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这才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对他们出手只能惹得一身骚,还不一定能够将黑蝠给铲除掉。反正夏家也不受他们的威胁,尽管让他们慢慢发展好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所谓的黑蝠小队,存在着到底有着怎样的目的。”

  忠伯点了点头,然后夏青便挥手让忠伯下去了。

  夏青站到了落地窗前,看着玻璃映射出来自己一脸猪头的样子,夏青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升腾了起来。

  “贱人!最终我会让你们死得很惨!”夏青一拳打在了落地窗上面,落地窗纹丝未动,倒是将夏青的手给打痛了。

  翌日。

  江边村。

  睡了一觉起来的我,已经感觉身上的伤痛好得差不多了。

  右手已经可以活动,肚子上面的肌肉倒是还有些疼痛,不过只要不剧烈运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昨天卯兔对我下手可是丝毫没有留力气的,也不知道后面是怎么回事儿,原以为我会死在卯兔的手下,没想到最后竟然还醒了过来。

  想想昨天与卯兔交手,虽然最终还是败在了卯兔的手下,但是刚开始我是实打实的占着上风,看来易湿让我学习的这套‘蝴蝶剑法’已经让我进步了好多,以前的我可是从来没想过与生肖高手单打独斗,毕竟他们都已经活了几十年了,两个我加起来都不一定有人家岁数大。

  现在竟然能够在生肖高手手中占便宜,足以说明我的实力在增长。

  以后只要将这套‘蝴蝶刀法’给练熟悉,应该可以真正的与生肖高手单打独斗一番。

  刚走出房门,我便看到小点点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给关上,难道这丫头昨晚睡觉都没有关门?

  我并没有想其他的,抬腿便朝着小点点的房间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晚上十点以后还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