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伯早已经在别墅内等候着了,看着脸肿得跟个猪头似的夏青,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认出来。

  “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反应过来的忠伯大惊失色,对着夏青开口问道。

  “这事儿谁提谁死!”夏青狠狠的瞪着忠伯说道。

  夏青被商蝶与玉玉给狂虐了一顿,高贵的夏青竟然像是一只皮球一般被两个女人给踢来踢去。

  而这两个女人像是玩得兴起一般,足足将夏青虐了十来分钟。

  更让夏青感到可气的是,自己还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要不然自己会成为整个夏家人的笑柄,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整个上层社会的笑柄。

  而且商蝶与玉玉的动作完全是受到了夏婉玉的同意,也就是说有夏婉玉站在她们二人的身后,商蝶与玉玉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夏青出手。

  就算到时候夏家追究起来,夏婉玉肯定会出面保这两个女人的,而有了夏老爷子的庇护,很有可能到头来这两个施暴的女人不会有什么事情,夏青反而白挨一顿打成为众人的笑柄。

  所以夏青机智的选择了将这件事情忍了下来,反正在场也没有别的人看到,夏青才不会将这种丢人丢到姥姥家的事情说出去。

  只不过夏青对夏婉玉心中的憎恨更深了,心里暗气为什么黑蝠小队会失手!

  “忠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夏婉玉那个婊子现在还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夏青咬牙切齿的看着忠伯问道。

  这件事是夏青让忠伯去干的,现在任务没有完成,夏青当然要质问忠伯一番。

  “少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打黑鹰的电话突然就没人接了。然后我便寻找到黑蝠小队执行任务的地方,让我没想到的是,黑鹰等人竟然都死在了那个小木屋里面。”忠伯赶紧开口汇报道。

  “都死了?”夏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有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干的?”

  黑蝠小队里面的人个个身手不俗,所以夏青才会找上他们这样一群亡命之徒只为夺取夏婉玉的性命。

  更何况夏婉玉此行根本就没有带高手在身边,夏青认为这次行动肯定会很圆满的成功。

  现在黑鹰等人竟然齐齐死在了任务地点,这到底是谁干的?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现在有一些眉目。”忠伯再次说道。

  “什么眉目?”

  “少爷,黑鹰等人死相极惨,是被人用纸片给割短了喉咙。”

  “纸片?”夏青不由得一愣。

  纸片都能够用来杀人了?

  如果不是知道忠伯绝对不会在这上面开玩笑,夏青甚至都会认为他在听玄幻故事。

  “是的少爷,这就是他们死的时候所拍下来的照片。”忠伯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翻开了相册递到了夏青的眼前。

  夏青看了第一眼便看不下去了,一张纸片竟然插入了喉咙一大半的位置,要是那个人出手的力气再重一点的话,岂不是一张纸片都能将人的脑袋给割下来?

  这种手段实在是太神奇,也太残忍了!

  “拿走拿走!”夏青皱着眉头挥了挥手,忠伯这才将手机收了起来。

  “少爷,根据刚才夏先生那边传来的消息,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高手竟然用几张叶子将夏先生带去的所有枪手给废掉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夏先生那边的动作已经失败。”

  听到忠伯的话,夏青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父亲那边果然失败了,难道他们两父子所做的事情就没有一件能够成功?

  “你是说,就是那个神秘高手出手救了夏婉玉,并且还赶到了我爸那边帮助张成化解了危机?”夏青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语气之中隐藏着愤怒。

  “看来应该是这样。”忠伯点了点头说道。

  “有没有那个神秘高手的资料?”夏青问道。

  忠伯赶紧拿出了一份资料,做了几十年助手,忠伯每次都能够在事前就准备好主子所需要的所有东西。

  夏青拿着这份资料开始翻阅,看到第一页的时候夏青眉头便微微皱起,这篇资料上面一共只有两页,但是每一项都让夏青看得心惊不已。

  啪!

  夏青将这份资料重重的摔在了茶几上,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张家父子何德何能?竟然还有着如此等级的人帮助他们?”

  任谁看到对手有着强大的实力恐怕心里都不会很舒服,夏青也同样如此。

  忠伯在一旁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这种时候插嘴只能惹来夏青的厌恶。

  突然,夏青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眯着眼瞥了忠伯一眼说道:“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张鸿才会突然出现在我爸那边,为什么这个苦大师又会突然出现将夏婉玉给救走?”

  “少爷,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也让人联系黑蝠。”忠伯说道。

  “是吗?”夏青的目光并没有从忠伯的身上撤离。

  “忠伯不应该让自己也接受接受调查?”

  夏青这件事情做得极为隐秘,因为他不敢出面的原因,所以才会将这件事情完全交到了忠伯的手里。

  但是谁曾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原本满心期待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

  如果不是有人泄了密,怎么可能会突然被别人翻盘?

  头一回的,夏青开始怀疑起自己最相信的忠伯是不是内奸了。

  听到夏青的话,忠伯大惊失色,赶紧开口道:“少爷,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那么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泄露出去?”夏青眯着眼打量着忠伯的神色,想要分辨出此时的忠伯是不是在演戏。

  “我也很奇怪,我怀疑是黑蝠那边人搞的事情。少爷,我已经在夏家待了一辈子了,我怎么可能会背叛少爷?”忠伯继续开口为自己辩解道。

  夏青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C酷匠\网2n正WB版首◎发r

  自从夏青记事开始,忠伯便已经待在了夏家,甚至当年还是父亲身边得力的助手。

  夏青开始出面接手夏家的一些业务的时候,夏长江便将忠伯派到了夏青的身边,这就证明了夏长江对忠伯还是非常看重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夏青很多隐秘的事情都是交给忠伯去办的,如果要出事的话早出了,何必等到现在?

  既然不大可能是忠伯,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谁泄密出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李佳晨77772仉征远3瑟0朤44f74呆oy呆5不能没有你9a206习惯失眠7堆积钱感8安4cb49ns425b10刘新月11李伟dea12ACE蓝魔之泪13寻找爱的味道14厼培15282716hasadppy17最喵18常自在19淋湿眼睛的雨20林柏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