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知道你是张家的人?我想我有必要让夏家保镖来清理一下夏家宅子里面的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了。”夏青捂着胸口缓缓站起身,眼神恶毒的看着面前的商蝶开口道。

  张鸿才虽然带着张家旧部在东北与夏长江父子二人对抗,但是张鸿才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当中过。

  商蝶几乎是属于张鸿才那边的势力出入各种公共场合次数最高的人了,所以在如今东北的圈子里面,谁都知道商蝶是属于哪一方的。

  “我虽然是张家的人,但是现在跟随在夏小姐身边这应该是不冲突的吧?”商蝶一脸笑意的说道。

  “如今夏家之中,除了你爸夏长江之外,还有其他夏家人跟张家人作对吗?所以夏公子所说的张家是夏家的对手这并不合适。而且,据我所知当年是夏家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张家的手段吧?怎么到夏公子的眼里,张家倒是成为了深仇大恨的目标?”

  商蝶是个人精,刚才夏老爷子都没有对她与玉玉计较,更何况是面前的夏青了?

  所以商蝶才会毫不顾忌的对着夏青动手。

  夏青很想说出父亲夏长江就代表着夏家这么一句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是赤裸裸的野心啊。

  现在夏老爷子还健在,夏青要是敢说出这种话来,恐怕夏长江将他脱层皮都是轻的。

  “哈哈,简直是可笑!”夏青突然大笑道。

  “你一个外人,竟然在夏家对动手,而且你还觉得有理吗?我倒是要看看,今天夏家会不会站在你的身边!”

  夏青就不信了,自己在自己的大本营里面,还能被别人给欺负了?

  “我现在的身份是夏婉玉小姐的保镖,我的职责则是保护夏小姐不受到欺负。刚刚对你出手,是不是保镖该做的事情?既然你想要找人说理,那我就陪你好好将这个事情说清楚。”商蝶眯着眼看着夏青说道。

  夏青闻言一滞,要是将这件小事闹大的话,夏老爷子肯定会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

  待老爷子知道自己竟然想要对夏婉玉动手的话,夏老爷子不得当场发飙然后对夏青实行家法?

  虽然确实是夏婉玉先出手打了夏青一巴掌的,但是毕竟夏婉玉是一个孕妇,而且更是夏老爷子的心头肉,出了这种事情夏老爷子会站在夏婉玉身后还是会站在夏青的身后?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面前的商蝶,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肆无忌惮的对自己出手,这让夏青感觉自己快要吐血了,难道自己真的要忍下这一次?这可是一个贻笑大方的笑柄啊。

  “夏青,你别以为你在夏家就可以横向霸道了,等待我找出你对我出手的证据,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夏婉玉再次开口,语气之中带着肃杀之意。

  夏婉玉是真的动了杀心了,要不是苦大师及时赶来,恐怕夏婉玉的下场会非常惨,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甚至差点都还未出声见过这个世界一面就夭折,这让夏婉玉怎能不愤怒?

  奈何自己现在并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是夏青动的手,要不然以夏婉玉有仇必报的性格,现在的夏青绝对不会敢如此跟她说话。

  “有本事你就找到证据,没本事你就闭嘴!”夏青也被惹恼了,狠狠的对着夏婉玉说道。

  听到两人对话的商蝶眉毛一挑,上前一步若有所思的看着夏青说道:“原来今天夏小姐的绑架案,跟你脱不了干系?”

  商蝶在经过今天的事情发展之后,认为夏婉玉迟早会成为张家的人,所以夏青这样做,岂不是在对张家人动手?

  这让商蝶很生气。

  “老子的事情,关你屁事儿?”夏青瞪着商蝶说道,他就不信了难道这个女人现在还敢对自己动手?

  商蝶冷笑了一声,转过头看着夏婉玉问道:“夏小姐,如果我现在将夏青给打一顿,会有着怎样的结果?”

  夏青不由得一愣,这女人还真想这样做?

  夏婉玉冷冽的开口道:“你会被夏家高手围攻,甚至赶出去。不过我会保你无事!”

  “等的就是夏小姐的这句话。”商蝶笑眯眯的说道。

  话音刚落,商蝶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夏青的面前,反身一脚踢在了夏青的脸上。

  手无缚鸡之力的夏青哪里快得过商蝶的动作,结结实实的挨了商蝶这一脚,身体猛然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倒过去。

  然而夏青的身体还没有倒地,后背便一股大力传来,夏青的身体又朝着反方向飞出去。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玉玉竟然也冲了上去,与商蝶二人一起玩起了……踢球的游戏。

  而所谓的‘球’,便是悲催的夏大公子夏青。

  商蝶与玉玉都是身手强悍的人,夏青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如果谁在一旁将这一幕录下来并且散播出去的话,恐怕会成为华夏上层社会所有人的笑柄吧?

  不可一世的夏家夏大公子,竟然在东北,在佳木斯,在夏家大宅里面,被两个女人如此狂虐。

  到时候可不是丢夏青一人的脸了,而是丢整个夏家的脸。

  而在一旁唯一一个观众夏婉玉,看到眼前的这种情况,也觉得解气不已,沉重的内心竟然好受了许多。

  佳木斯某处别墅。

  这里是平时夏青居住的地方,没有事情的话夏青一般都会选择在这里待着,很少会回夏家大宅一趟。

  而此时进门的夏青,已经是鼻青脸肿,早已不复往常翩翩公子的模样。

  更让夏青感到悲催的是,进入别墅的时候,竟然被自己安插在别墅周围的保镖给拦了下来,那群蠢货认了半天才将夏青给认出来,这让夏青心中更加的愤怒了。

  “婊子!一群婊子!我早晚要让你们都死在我的手上!”

  夏青狠狠的骂道,夏青活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耻辱,而带给他耻辱的,竟然是三个女人。

  酷匠,网。永}{久)v免●费看*J小o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朋友结婚,就更新这三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