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我却并没有在意。

  如果一巴掌能够换来夏婉玉对我的死心,那当然也是很划得来的。

  “张成,我给你一个机会,将你刚刚说出的话收回去!”夏婉玉咬着下嘴唇看着我说道。

  因为出手用力太重的原因,此时的夏婉玉俏手正微微的颤抖着。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任何可能。”我没有迎上夏婉玉的目光,轻声开口道。

  “你是蒋明池的妻子,甚至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你这样做,让我感觉你是寂寞了才找上我的,我只不过是一个你临时的感情寄托而已,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备胎!夏婉玉,你觉得我会当你的一个备胎吗?”

  我故意将话说得狠一点,这样才能让夏婉玉下定决心将我给遗忘,而不是继续与我如此纠缠不休下去。

  “我……”此时的夏婉玉很想将所有的事情真相告诉我,让我知道她怀中的孩子是我的骨肉。

  但是夏婉玉却生生忍住了,甚至被我伤到的夏婉玉脑海之中还升起了永远不让我知道这个事实的想法。

  不管是因为赌气还是什么原因,此刻的夏婉玉是真的伤心了,甚至夏婉玉还是第一次知道心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能够要人命。

  “好好!”夏婉玉胡乱的伸出小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

  “张成,这可是你说的!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Q酷`Q匠R网`#唯☆e一☆正I版6,其他◎+都Nr是盗c版

  看着夏婉玉眼中绝望的神情,我心如绞痛,很想将夏婉玉给拥在怀里安慰一番。

  但是我知道这辈子我们都没有可能这样做,我与夏婉玉之间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夏婉玉肚子里面的孩子。

  这件事情怎么想着怎么让我心中难受,要是夏婉玉没有怀上孩子,那该多好啊?

  “夏婉玉,清醒一下吧。”我郑重的看着夏婉玉说道。

  “你我的立场不同,就已经注定了我们的结局了。我终究是当年落败的张家的一份子,而你终究是蒋家的儿媳妇,蒋明池的妻子而已。我们是敌人,不是情人。”

  夏婉玉呵呵惨笑了起来,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明白了。”

  事实证明,自己的所作所为,终将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永远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对于如今的夏婉玉来说,这句话竟然异常的贴切。

  “商蝶,玉玉。”我头也不回的喊道,我知道此时她们已经来到了我身后不远处。

  “少主。”商蝶上前对着我喊道。

  而玉玉则是一脸复杂的看着我,刚才我与夏婉玉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尽数落在玉玉的眼中了吧?也不知道玉玉会对此做何感想。

  在玉玉眼里,此时的我恐怕算得上是渣男一枚了吧?

  但是我又能怎样呢?我能够接受夏婉玉的爱意吗?那样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将是一场噩耗,恐怕会瞬间引起华夏所有贵族的眼球。

  到时候的夏婉玉,岂不是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众人眼中不遵守妇道的女人了?

  这种骂名放在一个女人身上,无疑是最致命的。

  所以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为了我好,更是为了夏婉玉好。

  “你们将夏小姐送回夏家吧,如果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就不用回来了。”我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夏婉玉此行是独自一人前来东北,甚至连心腹十三都没有带。

  现在夏婉玉身边,可以说是一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所以今天才会被人给绑架。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心中还是担心着夏婉玉的安危,生怕夏婉玉会再次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我才决定让商蝶与玉玉暂时跟在夏婉玉的身边。

  “好。”商蝶同意道,玉玉也轻微的点了点头。

  她们都是女人,在二女眼中,此时的夏婉玉是值得同情的,商蝶与玉玉也不愿意让夏婉玉再次遭受到什么伤害。

  而夏婉玉像是没有看到我所做出的决定一般,目光无神的放在某一处,没说接受也没说拒绝。

  “将夏小姐送回去吧,夏家现在恐怕已经炸开锅了,我就不去夏家拜访了。”我挥了挥手说道。

  商蝶与玉玉点了点头,而夏婉玉则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一种我说不上来的情绪。

  然后夏婉玉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前面走去,商蝶与玉玉跟在了夏婉玉的身后。

  此时的我只感觉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外缓缓流逝一般,身体似乎都快被掏空了,竟然差点没有站稳。

  从什么时候开始,夏婉玉竟然如此影响到我的情绪了?看着夏婉玉离开之时脸上还残留着泪痕,但是那转过身的决绝让我感觉心痛不已。

  我失去她了?

  不!我从来就不曾拥有过她!

  “张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蠢?”小点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夏婉玉三人的背影,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我看了小点点一眼,不明白小点点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倒是很多人这么跟我说过。”一时之间,我没有了与小点点斗嘴的心思,苦笑着开口说道。

  “那我也告诉你。有些时候,你真的蠢到无可救药了!”小点点撇了撇嘴对着我说道。

  要是平时小点点这样跟我说话,我肯定会立马与小点点对骂起来。

  但是此时的我却没有了那份心情,甚至我根本就没有将小点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单纯的以为这丫头在嘲讽我罢了。

  gmc房车上面。

  坐上了车子的夏婉玉,终于忍不住再一次流出了泪水,眼神望着窗外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在开着车的商蝶从后视镜之中看到了夏婉玉的样子,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夏小姐,忍不住就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一点。”

  商蝶不由得心中苦笑,之前易湿说夏婉玉会站在我们这边商蝶还不相信。

  目睹了刚刚那一切的商蝶,终于明白易湿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终于,夏婉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将脑袋埋在双臂之中肩膀不停的抖动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