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张鸿才,你真以为自己是哲学家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说三道四?”夏长江宛若疯狂的对着我爸笑道。

  我爸一直都是夏长江心中仇视的人,当然是不可能听从我爸这样一个仇人所说的话的,虽然现在已经陷入了对自己非常不利的局面,但是夏长江心里想要将我与我爸干掉的想法一直未曾动摇过。

  “我只是说出我想说的话而已,你听不听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爸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爸可不会希望就这样感化一个夏长江这样的疯子,在我爸心里,此时的夏长江已经是属于冥顽不灵的人了,再怎么说都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我爸也没有在这上面抱着什么希望。

  反正想要对付我爸的对手实在是太多,要是一一都如此计较的话,生活还继不继续了?

  “你只需要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我爸看着夏长江说道。

  听到我爸的话,在一旁的我赶紧对着我爸开口说道:“爸,如果将他放走的话,将来他肯定还会与你作对的!”

  在我看来,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个机会,直接将夏长江做掉不比什么都好?免得留下这样一个隐患将来还有可能随时都能够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安全。

  夏长江对我爸的仇恨是有目共睹的,我爸都这样对夏长江说话了,但是夏长江却一丁点都听不进去,可想而知当年我爸给夏长江带来的伤害根本是没办法有回旋的余地。

  一直被这样的人记恨上,以后哪里还会有好日子过?恐怕成天提心吊胆都得防备着这家伙在身后防冷枪,现在好容易将夏长江控制在了我们的手上,就算不将他做掉,至少也不能让他这么好过吧?

  而夏长江也诧异的看了我爸一眼,他没想到我爸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夏长江还以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付出一点什么代价了,否则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仔细在脑中想了一想,夏长江这才嘿的一声笑出声,冷冷的看着我爸说道:“你是不敢在这里对我动手吧?”

  夏长江可是夏家的现任家主,要是今天死在这个地方,恐怕就算是我爸也得承受整个夏家的怒火吧?

  我爸瞥了夏长江一眼,眼角闪过一丝不屑。

  “二十年前,我将你的双腿废掉的时候,你说的也是类似于这样的话,我现在不还是完整的站在你的面前?”

  听到我爸的话,夏长江的脸色涨得通红,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没想到我爸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说出来了。

  “当年的你不可一世,那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被我们给赶出魔都只能在一个破村子里面待着不敢出来?张鸿才,这就是你所说的完整吗?”夏长江死死的盯着我爸的脸,如果有能力的话,夏长江一定会将我爸给亲手给干掉。

  当然,夏长江知道此时凭借他自己的实力,这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夏长江只能在脑子里面幻想。

  “成王败寇而已。”我爸轻声说道。

  “你与蒋家之间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我会调查清楚的,但不是现在。即使以前你们夏家与蒋家联起手来,将我给赶出魔都,但是你们有伤到我分毫吗?就算我此时杀了你,你们夏家又能够拿我怎么样?天下之大,我大可去得!谁能耐我何?”我爸虽然语气平淡,但是其中的霸气让我也不由得感到热血沸腾起来。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去计较什么后果与得失。

  男儿当如是!

  夏长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在我爸眼中,似乎随时都能够出手将夏长江给做掉,而夏长江此时却根本没办法拿我爸怎么样。

  同为对手,难道他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

  其实我爸并没有将夏长江看作自己的对手,他来东北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查清楚我妈当年的死因而已,夏长江在东北与我爸闹得这么厉害,只不过是在与张家旧部作战而已,甚至今天都只是夏长江与我爸两人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见面。

  只不过这次见面的结果,让夏长江心里很不好受。

  我爸无视掉夏长江杀人般的眼神,看着夏长江开口问道:“我也不废话,你只需要告诉我,当年幻秋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到其中来?”

  听到我爸的话,在一旁的我也凝视着夏长江的脸庞,想要从夏长江的嘴里得到一些答案。

  我爸来到东北,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夏长江瞥了我爸一眼,开口说道:“如果我说跟我没关系,跟整个夏家都没任何关系,你会相信吗?”

  我爸低头沉思了片刻,这才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不相信。”

  因为调查到一些蛛丝马迹,我妈当年死的时候牵扯到夏家这边,所以我爸才会陷入东北如此漫长的时间,但是事情却进展缓慢。

  。最L新¤章1。节OO上mg酷匠网o5

  现在夏长江说那件事情跟夏家没有任何关系,我爸当然是不会相信的。

  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算什么?

  夏长江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这件事确实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跟夏家有没有关系,你可以去问老爷子,只不过老爷子愿不愿意见到你,那就不是我能够知道的了。”

  我爸心中微微遗憾,不管当年的事情真相是什么,至少我爸可以肯定的是,夏长江是不会说出一点线索的。

  “那你能够帮忙给我引见一下夏老爷子吗?”我爸再次开口问道。

  听到我爸的话,夏长江突然大笑了起来,似乎眼泪都快被笑出来了。

  “张鸿才啊张鸿才,你也有以这种态度对我说话的时候吗?”夏长江狞笑着说道。

  “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帮你这一次。”

  一直以来,夏长江都想要在我爸脸上看到服软的表情,但是这么久以来,夏长江不但没有完成这个心愿,甚至自己还成为了一个只能靠轮椅过日子的残废。

  所以在看到我爸这个样子的时候,夏长江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