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夏长江身后的七八个杀手,每一个握着枪的手腕都被利器给割破,而所谓的利器,竟然只是一片片香樟树叶而已。

  回过头看到此情景的夏长江不由得大惊,赶紧开口对着众人吼道:“换另一只手,将他们给我干掉!”

  夏长江的话音刚落,我爸与小点点便动了,速度快得惊人,一瞬间便冲到了人群之中,根本没有给杀手们再次开枪的机会,仅仅十来秒不到,七八个杀手便被我爸与小点点给解决掉了。

  当然,我爸与小点点并没有将他们给杀掉,毕竟这可是好几条鲜活的人命,如果出事情死的人实在是太多的话,很容易引起轰动。

  夏长江脸色发白,他没想到自己的最后一张牌也被人莫名其妙的给抹掉了,现在我们这边又多了一个冷兵器当成热武器来用的超级高手,这架还怎么打?

  “苦大师?”站在一旁的追风率先反应过来,看着那道白影颇为不可思议的喊道。

  多年前的追风与苦大师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的追风还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毛头小子,刚出师不久,正值追风外出游历的时候。

  那时候的追风就觉得,像是苦大师这样的人物,应该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因素,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走下喜马拉雅山吧?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追风竟然在这喧哗的闹市之中见到了苦大师,这让追风惊奇不已。

  苦大师瞥了追风一眼,微微的上下打量了追风一番,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你。”

  “苦大师,多年前你曾说过我会遇到真正的贵人,不知道这所谓的贵人,到底是在何处?”追风恭敬的对着苦大师说道。

  上次与苦大师见面,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苦大师给追风算的一卦,让追风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苦大师所说的事情到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应验了,追风心中一直将苦大师定位为神人,所以上次在机场遇上我们并且得知小点点是苦大师的徒弟之后,追风才会显得如此激动。

  唯独苦大师所说的追风将来终将会遇到真正的贵人这一条,让追风感到有些不明白。

  难道所谓的贵人就是夏家?

  @酷-匠La网唯一正版,T其$S他都是"盗版?=

  追风不敢肯定,虽然夏家已经给予追风足够高的身份与地位,但是追风却觉得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这种结果。

  苦大师对着追风笑了笑,开口说道:“等待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清楚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追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追风明白,像是苦大师这样的玄学高手,一般都是如此高深莫测的,要是将一切都说得通俗易懂的话,那岂不是直接泄露了天机?

  在一旁的我满头雾水,怎么感觉这些个高手似乎每个人之间都有着各种关系啊?苦大师这样的人,估计一辈子从喜马拉雅山上面下来也没几次,竟然与追风还有过交集。

  而此时的夏长江哪里还顾得上场中苦大师与追风有着怎样的渊源?如今的夏长江只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此时的局面对他来说已经相当不利,甚至可以说局面来了一个大反转,夏长江想要安全的离开这里,都必须得看我们的脸色。

  我爸与小点点正站在夏长江的轮椅后面,追风忙着和苦大师套近乎,剩下的五大生肖高手甚至到现在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为什么局面会发生如此让人咋舌的巨大变化。

  此时的夏长江发现一个悲催的事实,那就是他已经落在了我爸的手里。

  以我爸的身手,对付夏长江这样一个残疾人,岂不是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俩?

  “我说过,他们开不了枪。”我爸对着夏长江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夏长江的脸色非常难看,任谁在即将成功拿下本场胜利的时候,局面被翻盘恐怕都不会很开心吧?夏长江自然也不会例外。

  “张鸿才,我真没想到,以你这样的性格,竟然还会有着这么多人帮你。”夏长江阴沉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爸说道。

  夏长江心中不服啊,要不是我爸身边有着这么多神人的帮忙,恐怕夏长江早就将我爸给拿下来了。

  夏长江可是亲眼看到刚刚苦大师的出手,仅仅是几片树叶,就能够瞬间废掉一群人的战斗力,这样的行为还是人能够做得出来的吗?

  夏长江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站在我爸这边,他怎么就没有这样的高手?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我能够有他们的帮忙,自然是有着其中的道理。以你这种小心眼睚眦必报的性格,就算有着其他人的帮助,恐怕他们最终都会离你而去吧?”我爸淡然开口说道。

  “你少跟我讲这些没有任何用处的大道理。”夏长江恶狠狠的看着我爸说道。

  “只要有着足够的利益,什么样的高手找不来?这本来就是一个利益为尊的世界!”

  听到夏长江的话,苦大师与小点点不由得同时皱了皱眉头,他们便是站在我身边的高手,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图什么利益。

  甚至我爸都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估计他也觉得夏长江此时说出来的话很好笑吧?

  “如果你一直都是保持着这种态度来看待所有的事情的话,那么你想做的事情即使能够成功,恐怕到最后也只能被所有人抛弃,因为在你身边的人都是为了利益,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可以为了更大的利益而背叛你呢?所以到头来,你夏长江不过只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可怜虫罢了。”我爸冷冷的对着夏长江说道。

  从小出生在夏家这样的家族长大的夏长江,可以说整个三观都与普通人不同。

  别人做的什么事情,在夏长江眼中都是属于利益交换,这种价值观都扭曲了的人物,能够得到今天的下场,我爸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我爸知道,就算当年不是他出手,也会有第二个张鸿才让夏长江尝到更大的苦头,这一切都是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阿朗1125000送豆2习惯失眠72200送豆3我叫ZY41200送豆4扌巨纟色825241000送豆5小狮子Lou101000送豆6默念丶这段情7600送豆7爱在远方心怀希望2600送豆8記憶鐘鍀辰9林xx10不知足的知足11凉拌苦瓜55d8112听海的声音991e13RobinQAQ14达哥0bd915不伦不类、16最喵17平乐陶星18刘新月19朴智妍20qiao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