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区别墅。

  因为一群手持枪械的人突然闯进来,现场的局面再次逆转。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对方还手握着七八条枪?

  如果夏长江那边仅仅只是追风与五大生肖高手,我们这边有着我爸与小点点在场恐怕已经是稳操胜券了。

  我爸刚刚出手大胜了追风一次,而了解到我爸深不可测的实力的五大生肖高手,甚至都已经升不起任何战意。

  没想到这个夏长江竟然早就做好了准备,有着枪械支援的夏长江,想必应该不会再忌惮我们这边强大的战力了吧?

  我爸瞥了夏长江一眼,冷声开口道:“夏长江,你真的想要将这件事情闹大?”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否则我也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决定。”夏长江在我与我爸二人的身上打量着,冷哼一声说道。

  我爸是夏长江几十年来的宿敌,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夏长江一直想要找我爸报仇,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夏长江当然不会放过。

  而我却在深挖着夏黄河失踪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情对于夏长江来说,比我爸给他造成的威胁还要大,如果真的被我给查出什么来的话,恐怕夏长江如今这一切都得被回收。

  虽然青鸟已经死掉了,但是夏长江不知道我在青鸟口中打探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所以夏长江只能做出最坏的打算,将我给留在这个地方,那么我就永远也不会对夏长江造成任何威胁。

  原本夏长江也没准备动用枪支,毕竟在这个国家,枪支是违禁品,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动用了这玩意儿,那么性质就彻底变了。

  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已经超出了夏长江的控制范围,夏长江也不得不这样做。

  “你也知道你的这种行为很疯狂吗?”我爸皱着眉头说道。

  “如若不是你将我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我会像是今天这样疯狂?”夏长江死死的看着我爸开口说道。

  “张鸿才,这是你当年做的孽,那么今天你就必须得付出代价!”

  “代价?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代价二字?”我爸显然也被夏长江给激怒了。

  “你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就是为某些事情付出的代价。”

  我爸当年虽然到哪都不安生,但是倒也不是什么喜欢主动惹事儿的主,夏长江落得终生残疾,完全是报应。

  “少跟我耍嘴皮子,当年不是你多管闲事?我做什么事情碍着你了吗?”夏长江打断了我爸的话。

  在一旁的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上前一步对着夏长江说道:“既然你想要将我们都留在这个地方,不如夏叔叔让我先问几个问题怎么样?”

  夏长江瞥了我一眼,冷声开口道:“什么问题?”

  “夏叔叔有没有听说过,欧洲那边的一个神秘的组织?”我眯着眼笑道,眼神却死死的盯在了夏长江的脸上,不想要错过夏长江的任何一丝表情。

  =\酷v匠,.网☆首Z发.

  夏长江内心一震,不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我说道:“欧洲?神秘组织?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夏叔叔确定不明白?还是说是在装着不明白?”我再次询问道。

  夏长江的眉头皱了起来,冷哼一声开口道:“我已经给出了我的答案,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夏叔叔别生气,我只不过是想要了解这个组织的信息罢了,我以为夏叔叔能够知道一丁点呢,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大笑着说道,心里却微微遗憾。

  夏长江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来,我想要用这件事情来查看夏长江的脸色,不过这显然失败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夏长江到底有没有和那个欧洲神秘组织有着什么密切的联系,去拜访于家的时候,于老爷子说夏黄河失踪是因为牵扯到一个神秘的势力,当时我只是疑惑了一阵子,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于老爷子也说了,这只是一个传闻而已。

  但是刚刚徐少泽自杀的时候咬掉了自己嘴里的毒牙,这种自杀方式与我在欧洲见到的那个组织里面的人员一模一样,我这才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难道当年的夏黄河正是因为牵扯到这种事情,才会引来夏长江的出手?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刚刚想要试探夏长江的想法也落空了,看来这里面的东西还得慢慢来考证。

  夏长江瞥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心里却在想着无论怎么样,我也是留不得的了,否则的话很有可能遭殃的就是他。

  “张鸿才,你们父子二人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可是要下令开枪了!”夏长江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场中央的我与我爸开口说道。

  随着夏长江的话音刚落,夏长江身后的那七八个黑衣人便缓缓的举起了手里的手枪,七八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我与我爸两人,说实话,此刻我心里还是比较紧张的。

  我爸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慌失措的表情,而是依旧背负着双手与夏长江对视着,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他们开不了枪。”

  “哦?”夏长江诧异的看了我爸一眼。

  “你是想要试一试吗?不过这一试的话,恐怕你就没有任何反悔的机会了。”

  “你大可一试!”我爸开口道。

  夏长江的脸色冷了下来,心里在琢磨我爸到底在搞些什么幺蛾子。

  难道真的不怕死?

  而其他围观的人基本上都屏住了呼吸,像是在等待夏长江做出的最后结果一般。

  就连追风,心里也有些不忍,想要上前为我爸求情一番,毕竟追风心里对我爸还抱有感谢的心理。

  但追风却是夏家的一份子,要是在这个时候为我爸出面的话,那么岂不是就证明他追风是一个吃里爬外的人?

  到最后,追风只能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这个想法压了下去。

  “开枪!”

  良久,夏长江终于一脸冷酷的下令。

  无论怎么样,我与我爸今天都是要死在这里的,要是将我们给放走的话,倒霉的会是他。

  突然,一道白影从二楼楼梯上面窜了下来。

  唰!

  几道绿色的残影朝着夏长江身后快速闪了过去,甚至还没人反应过来那到底是什么,夏长江身后便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最后一天了,求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