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鸿才转过头瞥了夏长江一眼,这才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找我很久了吗?”

  当然找你很久了,我每天都想死你了!

  这是夏长江心里的话,并没有对着张鸿才说出来,要不然岂不是间接性的在自己的对手面前表现自己的无能?

  “张鸿才,没想到这二十年,你越来越活回去了。”夏长江冷笑着说道。

  “当年的你不可一世,到达哪个地方不将那个地方闹得鸡飞狗跳你是不会消停的。怎么二十年过去了,现在反而倒是怂了?只能躲在幕后操控着一切?”

  听到夏长江的讥讽,张鸿才依旧是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被夏长江的话给刺激到。

  “我只是不想和你见面而已,你知道我来东北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你。”张鸿才开口道。

  夏长江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张鸿才的话让夏长江心里很不爽。

  夏长江如此渴望与张鸿才正面对上,而张鸿才却根本并没有想过这方面,这给夏长江的感觉就如同全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不过二十年未见,你倒是让我越来越看不起了。”张鸿才嘴角扯了扯,开始了口头上的反击。

  夏长江闻言表情一滞,然后心头便瞬间再次盛满了怒火。

  “你什么意思?”夏长江死死的盯着张鸿才,眼眶之中再次布满了血丝。

  “对一个晚辈,使用出这么多的力量,这可不符合你当年的行事手段。”张鸿才再次开口道。

  “当年?你还好意思提当年?”夏长江怒极反笑,像是一个疯子一般。

  而张鸿才则一脸冷漠的看着夏长江,有些人就是给了他惩罚,他反而会变本加厉。

  看s正版2章,%节H上%酷匠S)网

  就如同此时的夏长江。

  “你来看看,你过来看看。”夏长江将自己的裤管子挽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义肢。

  “这都是当年你张鸿才干的好事!你怎么好意思跟我提当年?张鸿才,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么多年来,让我坚持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因为你!”

  不把张鸿才给亲手杀掉,简直难泄夏长江心中的无尽怒火,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如今的夏长江已经变得疯狂残忍了起来,内心极度的扭曲。

  “怎么?你将这件事情怪在我身上?”张鸿才瞥了夏长江一眼开口说道。

  “不怪你?”夏长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我这双腿,当年是不是你废的?”

  张鸿才点了点头,理所当然的说了声是。

  “那你说不怪你怪谁?你亲手将我变成了一个残疾人,我今天的下场,全部都是拜你所赐!”夏长江瞪大了血红的眼睛,语气之中带着浓厚的怨气,让六大高手都忍不住眉头直皱。

  “那只能怪在你自己的身上,怨不得别人。”张鸿才冷喝道。

  “如果当年不是你使用阴险手段,我会对你出手吗?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当年我并没有将你看作对手,因为你不配!”

  你不配!你不配!

  这几个字在夏长江脑海中旋转着,一直将张鸿才当作自己平生最大对手的夏长江,此时在听到这句话,怎么可能会承受得住?

  如果不是这二十年来已经将夏长江的心智打磨得异常坚定,恐怕此时的夏长江在听到这句话都能被气晕过去。

  “张鸿才,无论怎么样,现在的你,在东北这块地盘上,还是得绕开我行事,甚至连面都不敢露一下!你想得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而你,总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上!一定!”夏长江看着张鸿才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以前你奈何不了我,现在你奈何不了我,以后更奈何不了我,这是已经注定的事情,而你在我眼里终究只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而已。”张鸿才再次开口刺激着夏长江。

  此时的夏长江已经习惯了张鸿才的说话方式,夏长江知道,这是张鸿才故意激怒于他。

  夏长江刚想说话,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张鸿才,没想到你竟然出现了!”

  出声之人正是刚刚赶到的追风,看见站在场中屹然不动的张鸿才,追风脸上竟然露出一脸惊喜的模样。

  张鸿才瞥了追风一眼,看着夏长江轻声开口道:“对付我的儿子,竟然派出了这么多高手。夏长江,你的手段够狠的啊。”

  看到追风的出现,夏长江这才放下心来。

  如今五大生肖高手都还保存着实力,再加上一个实力超绝的追风,而我们这边就只有四人还留有战斗力,难道结局还不够明显?

  “张鸿才,只要你此时此刻跪在我的面前,认真的向我道个歉,我可以放你们两父子离开这个地方!”夏长江脸上带着冷冽的笑意,看着张鸿才说道。

  张鸿才扫了夏长江一眼,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过多的表情,但是夏长江却还是发现了张鸿才所表现出来的不屑。

  “夏长江,没想到过了二十年,你还是这个心胸这种眼界,落到如今的这个地步,难道不是活该?”张鸿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长江的眼睛眯了起来,双手不由得紧紧的捏成拳头,指关节发白,足可看得出来此时的夏长江内心有着多么的愤怒。

  “既然这样,那你就休怪我无情了。追风,你们给我上!”夏长江冷哼一声对着追风发布着命令。

  小点点商蝶等人也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随时准备着迎战。

  而追风却一脸笑意的看着夏长江说道:“夏先生,追风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夏先生能否答应?”

  “嗯?什么请求?”夏长江诧异的看了追风一眼问道。

  “我素闻张鸿才先生是身手强大之人,想要与之决一高下,还请夏先生能够准许我跟张鸿才先生单打独斗一番。”追风面对夏长江笑着说道。

  夏长江眉头轻皱,他的意思是追风带领子鼠辰龙等五大生肖高手以雷霆手段与张鸿才等人开战,无论怎么样,他们这边的都有人数优势,就算一时拿不下来,也能够让人抽出身对昏迷中的我下手,这样的话张鸿才不得投鼠忌器,然后弃械投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恶魔果实,才有两天时间了,有果实的别浪费了,投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