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余年前,夏长江在与张鸿才战斗的过程之中,被张鸿才彻底的废了双腿,这辈子都只能成为残疾人。

  即使当年的张家已经大败,张鸿才一家人只能躲到一个小村子生活起来,但是那时候万念俱灰的夏长江已经对此不再感兴趣了,因为对当时的夏长江来说,失去了双腿的夏长江差不多已经对生活失去了信念,甚至还有想过轻生的念头。

  一个什么都拥有的男人,权力金钱女人都不缺的男人,却在人生最巅峰的时候被别人给弄得终生残疾,这种巨大的落差,就算是夏长江心智再坚定,恐怕也受不了吧?

  还好的是夏长江坚持过来了那段日子,而忍受了二十年残疾的夏长江,内心已经开始慢慢的扭曲了起来,脾气也变得暴躁无常了起来。

  在知道张鸿才竟然来到东北这块地盘的时候,夏长江再也忍受不住,终于再次开始慢慢的接手夏家的业务,甚至还给自己装上了义肢。

  夏长江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彻底将张鸿才打败的时候,是要站在张鸿才面前的。

  与在幕后的张鸿才争斗了这么久,如今夏长江终于看到了自己最大的仇人露面,如果不是不想让自己的宿敌张鸿才看不起的话,夏长江甚至都忍不住想要放声大吼大叫起来了。

  让夏长江没想到的是,张鸿才像是根本跟自己不感兴趣似的,只是瞥了夏长江一眼,然后便缓缓的朝着夏长江身边走了过去。

  这让夏长江内心愤怒不已,自己期待了这么久的对手,却对自己进行着无视,恐怕换做谁心里都不会很好受吧?

  场中的战斗已经停了下来,除了昏迷过去的丑牛,剩下的六大生肖高手都一脸警惕的看着张鸿才。

  身为夏长江身边的高手,六大生肖高手当然知道张鸿才是主子夏长江最大的对手,现在终于是出现了,而且看起来实力强大无匹。

  虽然此时的张鸿才看起来如同普通人一般缓缓朝着场中走过来,但是六大生肖高手却不敢轻视这个男人。

  终于脱身的玉玉赶紧跑到了我的身边,观察着我的伤势。

  而商蝶则与小点点并肩站在了一起,将陷入了昏迷之中的我护在了身后。

  走到场中的张鸿才终于停下,目光瞥了正躺在玉玉怀里的我一眼,轻声开口道:“谁干的?”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众人说话,这让六大生肖高手面面相觑,不明白张鸿才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你?”张鸿才转过头看着卯兔再次开口问道,语气之中不含任何感情。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接触到张鸿才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眼神,卯兔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自主的发抖起来,像是在对一个绝对强者的畏惧,尽管张鸿才此时并没有露出任何高手气息。

  卯兔吞了吞口水,下意识便摇了摇头。

  身为生肖高手的卯兔,此时竟然怂了,对自己的敌人怂了。

  张鸿才眼睛盯着卯兔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这让卯兔心中更加的紧张了,手心之中竟然渗出了些许汗水。

  良久,张鸿才这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了,就是你干的。”

  “你到底什么意思?”子鼠死死的盯着张鸿才,害怕张鸿才突然做出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没什么意思。”张鸿才缓缓开口。

  “只是做错了事情的人,理应接受到惩罚才对。”

  张鸿才话音刚落,身影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卯兔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朝着卯兔的脖子上面抓去。

  卯兔心里大惊,就算是他,速度也不可能达到如此之快,明明刚刚还在好几步之远的距离之外,竟然瞬间便出现在了卯兔的面前。

  明明能够用肉眼看到张鸿才的出手,但是卯兔却来不及生出任何抵抗的心思,便被张鸿才一把抓住了脖子。

  此时的卯兔,已经被张鸿才一只手卡住了脖子,并且慢慢的举了起来。

  _y酷@匠网L#唯#一#√正版,其*他2都a是盗a版

  其余的五大生肖高手被张鸿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吓了一大跳,想要立即扑上去,但是又害怕张鸿才突然动手将卯兔的性命给了结了。

  张鸿才冷眼看着此时因为被卡住脖子而脸色涨得通红,并且四肢胡乱的滑动着的卯兔,就如同是看一只待人宰割的可怜虫一般。

  “你这种岁数的人了,还要欺负一个小辈,可耻吗?”张鸿才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时的卯兔没有说话,因为他也说不出话,现在的他甚至性命都快保不住了,哪还有心思说话?

  卯兔心中感觉悲催不已,又不是他想对一个小辈出手的,他也是为人卖命的啊。

  但是张鸿才却没有给卯兔这个解释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你应该接受惩罚。”

  说完张鸿才卡住卯兔的手便猛然一用力,只听见咔嚓一声轻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卯兔便没有再继续挣扎下去了,双眼瞪得老大,像是要眼睛珠子凸出来了一般。

  此时的卯兔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这让其他五大生肖高手心中不由得骇然,他们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张鸿才竟然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完全不给人活路。

  张鸿才这才将手给松开,卯兔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五大生肖高手不由得面色更加凝重了起来,如临大敌一般看着张鸿才,生怕他突然暴起将他们打一个措手不及。

  一出手便杀掉了一个生肖高手,其强大的身手由此可见一斑。

  夏长江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没想到经过二十年的时间,张鸿才的身手又强大了不少,竟然拿连卯兔这样的高手都能够一招搞定,再加上小点点商蝶玉玉等人,剩下的五大生肖高手,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张鸿才,你终于出现了?”夏长江对着张鸿才大吼一声说道。

  现在夏长江是想要拖时间,等待追风赶到,到底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