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与小点点大战在一起的子鼠辰龙哪里会给小点点这样一个机会?快速的跟上了小点点的身体,想要将小点点给拦截下来。

  小点点已经看到了卯兔从我的胳肢窝里面抽出了手臂,下一刻便是卯兔要我命的时候,此时的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小点点在知道自己身后子鼠辰龙冲了上来,她也要立即出手将我救下来,否则的话就晚了!

  在卯兔已经朝着我挥出蝴蝶刀的那一刹那,小点点终于赶到,一掌拍向了卯兔的脑袋,如果卯兔执意想要取走我的命的话,卯兔也将丧命于此!

  在卯兔心里,我的命当然不及他自己的命重要,都不用过脑思考,卯兔便收回了自己的动作,后撤了一小步躲开了小点点的攻击。

  一直在一旁观战的夏长江看到这一情景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失望,要是这一刀下去直接要了我的命多好?

  但是下一刻夏长江便眯着眼阴沉的笑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小点点的后肩胛骨处已经挨上了子鼠的一掌。

  此时这个实力最强大的小女孩儿已经受伤了,那么基本上胜负已定,甚至在追风赶来之前,事情都有可能解决掉。

  此时的夏长江心里有些庆幸刚刚卯兔一刀没有要了我的命,现在我已经暂时被废,这时候的我用来逼张鸿才现身,那岂不是一箭双雕?

  想到这里,夏长江很想放声大笑一番,但是却生生忍住了,现在并不是高兴的时候,等待真正成定局的时候再这样做也不迟。

  夏长江就是这样一个谨慎的人,没有到确认自己百分百胜出的时候,甚至都不愿意露出胜利姿态出来。

  场中的小点点为了化解掉卯兔的必杀一击,硬生生的扛住了子鼠的全力一掌。

  尽管是这样,小点点脸上还是未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只不过脸色却越来越冷了。

  被卯兔接连几下重击在肚子上面,此时的我已经昏迷了过去,根本不知道此时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点点站在了我的身前,将我给护在了身后,看着面前的子鼠辰龙申猴还有卯兔四大生肖高手,脸色冷漠。

  看着此时小点点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子鼠不由得心里诧异无比,刚刚他确实是一掌拍在了小点点的后肩胛骨之上,甚至使用了全力,怎么这个小女孩儿看上去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难道这个小女孩儿真的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这个小女孩儿刚刚已经吃了我一掌,想必现在已经受了重伤!我们一起上,将她给彻底拿下!”子鼠对着其他三大生肖高手大声说道,然后率先朝着小点点攻了过去。

  辰龙申猴与卯兔也随后加入了战斗,四大生肖高手联手大战小点点。

  因为小点点想要护住身后昏迷的我,所以小点点只能站在原地与四大高手战在一起,活动空间很小,害怕一离开远了四大高手中有人会抽出身来对我动手。

  之前的小点点与三大生肖高手战在一起,都占着上风,让子鼠辰龙等人拿小点点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卯兔也加入了战斗,小点点的对手一瞬间变成了四个人,再加上刚才后肩胛骨挨了子鼠的一掌,现在的小点点对付起来已经没有刚刚那么轻松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小点点的战斗力也依然强悍,一人独战四大高手都能够表现得游刃有余,没有丝毫慌乱的神色。

  这让四大高手越打越心惊,这个小女孩儿这个年纪就已经有着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要是等待这个小女孩儿真的成长起来的话,那还要其他高手怎么活?

  这么想着,四大高手的招式更加凌厉,也更加快速了起来。

  这样一个大患,绝对不能留下!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小女孩儿命丧于此,否则等待小点点真正的成长起来,他们还会有命在?

  j看(正FS版L章*P节0f上J酷i@匠网K

  看着此情景的夏长江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看来今天的局面已经分出了胜负,而赢家就是夏长江!

  夏长江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之下的小点点,还能够有胜出的可能性不成?

  再说了,追风也即将赶过来,小点点能够大战四大生肖高手,难道还能再多一个现任夏家第一高手追风不成?

  “丑牛,去别墅外面看看,追风到了没有。”夏长江笑眯眯的对着护在他身旁的丑牛说道。

  “主人,如果我离开的话,我怕……”丑牛谨慎的看了一眼场中的战斗说道。

  夏长江不屑的撇了撇嘴,笑着说道:“你放心,现在她们自己的命都不保,还能奈我何?”

  想到这里,丑牛也觉得夏长江说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已经紧紧关闭了的别墅门走了过去。

  刚接近别墅门,丑牛正想伸出手将门打开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别墅门像是被谁大力踢开的一般突然朝着丑牛的身体弹了过来,狠狠的撞在了丑牛身上。

  丑牛只感觉一股大力传来,然后整个人便起飞了,倒飞出去好几米远,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瞬间便昏迷了过去,甚至想要看一眼是谁用这种方法将他给秒掉都做不到。

  这声巨响将别墅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门口,即使是在场中的战斗的各个高手也被吸引了目光。

  只见此时的别墅门口,站着一个背负着双手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身着一身朴素的灰色长袍,脸上带着些许皱纹,但是目光却炯炯有神。

  “张鸿才!”

  坐在轮椅上的夏长江死死的盯着门口的人,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因为激动的原因,夏长江竟然身体都开始微微发抖了起来。

  此时出现在门口的人,正是我爸张鸿才!

  二十年来,夏长江这还是第一次与张鸿才面对面,即使张鸿才最近一段日子一直待在东北,但是夏长江也未能够见到张鸿才的露面,因为夏长江到现在还没有查到张鸿才的落脚之处。

  等待了这么久,夏长江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仇人出现,此时的他怎能不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