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伤口,但是这在卯兔眼中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

  卯兔身为十二生肖高手之一,实力非常强大,虽然不是其中的顶尖,但是单打独斗对付我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让卯兔没想到的是,第一回合竟然是由我取得的胜利,毕竟在卯兔眼中,我不过只是一个刚参悟透劲是个什么东西的毛头小子罢了。

  “竟然让你占了一些便宜,看来是我大意了。”卯兔眯着眼看着我说道,并且用手指沾了沾肩膀伤口的血迹,放在嘴里抿了抿。

  血液的味道能够更加刺激卯兔的实力。

  “装什么大瓣蒜?”我轻笑了一声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现在第一回合被我给拿到,别找什么别的理由。”

  能够将卯兔给伤到,对此时的我来说还是非常高兴的,毕竟对方是十二生肖高手之一,以前的我估计连人家的衣角都碰不到,现在终于能够讨回一点利息了,虽然这点伤害对人家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也间接性的说明了我的实力增强了不是吗?

  卯兔的脸阴沉了下来,狠狠的看着我说道:“小子,我希望你接下来还能够这么愉快的说出这句话。”

  “别吵吵,有事儿尽量动手解决。”我撇了撇嘴不屑的对着卯兔说道,将握住蝴蝶刀的手护在了胸口,随时防备着卯兔的突然攻击。

  “你找死!”

  卯兔暴喝一声,再次发动身体冲了上来,比上一次的速度更快,看来卯兔是彻底被我激怒了。

  虽然卯兔肩膀上的伤口只是一点点皮肉之伤而已,但是如果不处理的话一直这样流血不止在战斗中肯定是要吃亏的。

  而卯兔却因为被我激怒,根本不管肩膀上的伤口,想要立即将我拿下一雪前耻。

  看来我的目的是达到了。

  我面色凝重,将手里的蝴蝶刀再次紧了一紧。

  对方是十二生肖高手,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防御,否则很有可能会因为大意一招便被人给打败。

  卯兔变拳为爪,直取我的喉咙。

  在卯兔即将到达我面前的那一刻,我猛然出手,握住蝴蝶刀的手用力朝前一挥。

  唰!

  轻微的破空声传来,而我却没有感受到刀子割裂衣服甚至是皮肉。

  落空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哪里还有卯兔的身影?

  一股拳风从背后袭来,这让我大惊失色。

  卯兔竟然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后面?速度这么快?

  此时的卯兔嘴角勾了起来,眼中快速闪过一丝不屑。

  就这点实力,还敢跟老子叫板?

  卯兔这么想着,便要直接一拳打爆我的后脑勺。

  一股危险感传来,卯兔内心一震,急忙朝着身后退去。

  只见一道乌光闪过,我的蝴蝶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另一只手上,并且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刺了过去,还好卯兔反应够快,要不然自己的这条手臂恐怕都得废了。

  回过头看着卯兔被我那突如其来的一刀割破的衣袖,我内心不由得微微遗憾,怎么就没有将这家伙的手臂给刺到呢?

  卯兔也同样看着自己的衣袖,牙齿都快被要碎了。

  他实在是没想到,原本选择了其中一个看起来最弱的对手,却接连两个回合在我的手上吃亏,这对卯兔来说简直是不能忍的。

  这也让卯兔心里疑惑不已,午马与丑牛随便一个都能够打得我只有逃窜的份,与他俩实力相差无几的卯兔竟然接连在我的手上吃亏,难道自己的实力真的不如那两位?

  想到这里,卯兔看着我的眼神更加的阴沉了,看来今天只有将我给打败并且杀死,才能够真正的将自己在十二生肖之中的地位给保住!

  不过让卯兔忌惮的是我手中的蝴蝶刀,卯兔两次都是在蝴蝶刀面前吃亏的,甚至第一击还见了血。

  在卯兔眼里,我手中的蝴蝶刀使用方法有些变幻莫测,刚刚在那么快速度之下,我竟然能够瞬间反应过来并且立马做出回击,这可不是一个刚参悟透劲的毛头小子能拥有的实力啊。

  “嘿,被我给打怕了?”看着卯兔将眼神一直放在我右手之中的蝴蝶刀,我笑眯眯的在手上甩出一个漂亮的刀花。

  “哼,把我打怕的人多了,但是其中不包括你。”卯兔阴沉着一张脸开口说道。

  “是吗?那就证明给我看。”我笑眯眯的说道。

  嗖!

  %}酷5(匠vw网eT唯),一}正~}版(,q8其"他:*都《是fJ盗版h

  我话音刚落,卯兔再一次冲了上来,看来现在的他实在是没有心情跟我废话,只想要将我给立即打败。

  我手持蝴蝶刀与之大战到了一起,此时的我一改之前的防守态度,刀风凌厉,出刀角度刁钻,竟然一时之间将卯兔给打得连连后退。

  在欧洲的时候,我与玉玉联手都差点拿不下十二生肖中的高手巳蛇,虽然说巳蛇的实力在十二生肖之中排名前列,但是同为十二生肖高手的卯兔想必实力也差不到哪里去,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被夏长江看上眼?

  而现在,我竟然能够与卯兔单打独斗这么久,并且拿下来好几回合的胜利,甚至一度还将卯兔打得连连败退,看来我的实力确实是提升了。

  正当我得意洋洋之际,我心中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妙。

  我当然清楚我自己的实力,跟卯兔这种高手大战,最多也就是能够求个自保,但是现在我却占上风稳压卯兔,难道自己的实力真的提升了这么快?

  我内心微震,一边攻击一边仔细观察着卯兔的动作。

  这套‘蝴蝶刀法’是易湿临走之前交给我的一套没说名字的剑法并且让我自己领悟出来的,虽凌厉无匹角度刁钻,但是我还不够熟练,甚至其中还有很多失误。

  而与其说卯兔没有还手之力,倒不如说卯兔根本就没有还手,因为他一直在躲避着我的攻击,并没有进行过反击,这家伙到底想要搞什么?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卯兔猛然一掌拍向了我的胸口,一直防备着卯兔的我也急忙用蝴蝶刀朝前一挥,两人再次分开了好几步。

  “嘿嘿,小子,让你打了这么久,现在应该是我讨回利息的时候了。”卯兔冷笑了一声开口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这个消费记录是后台截取,好像只显示前二十名:1阿朗2Flying49233A老男孩艾客披萨蛋挞4白天宇5鸿果果6青岛柯耐利工磨具有限公司7坤b60d8君临民间9习惯失眠10淋湿眼睛的雨11phoenix918661e712天军运握手赵亚军13风泪86e314扌巨纟色2515eric338816安4cb4豆17向往阳光18乐意382919最喵206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