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成,你的目的就是想要激怒我吗?很好很好!现在你已经成功的做到了。”夏长江一脸狠毒的看着我说道,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原因,此时的夏长江脖子上青筋凸现,眼眶之内布满了血丝,看起来恐怖至极。

  夏长江原本是不想这样轻易发火的,毕竟我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晚辈,甚至还是张鸿才的儿子。

  如果三言两语便被我这个小辈给激怒了的话,夏长江的面子往哪搁?

  但是夏长江没想到我如此‘毒舌’,逮着这件事情便不想松口,这让内心已经变得极度扭曲的夏长江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忍受下去了。

  “我只不过是在叙述一件事实而已。”我像是没明白现在的处境一般,耸了耸肩颇为无所谓的说道。

  “哈哈哈哈……”

  夏长江怒极反笑,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开口说道:“张成,你有种!和当年的你爸一样有种!我发誓,如果这次让你们两父子或者走出东北,我夏长江名字直接倒过来写!”

  夏长江这次本来就没有想过让我活着走出这栋别墅,现在我彻底激怒了他,这让夏长江心中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我说江叔叔,你别总是发这样的毒誓,要不然到时候被打脸就不好看了。”我笑嘻嘻的看着夏长江说道。

  江叔叔?

  听到我的称呼,在场所有人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精彩。

  扑哧!

  一直站在我身后冷眼旁观的小点点率先笑出了声,像是根本不考虑时间场合一般。

  这让坐在轮椅上的夏长江牙齿都快咬碎了,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真的觉得这件事情好笑,还是故意想要激怒他。

  但是夏长江却觉得后者居多,张家派系的成员,一个个的都如此让人感到可恨吗?

  “动手!”夏长江怒吼道。

  除了丑牛在夏长江身边防卫之外,剩下的六大生肖高手纷纷发动身体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四人对上六人,我们这边看上去压力非常大!

  小点点二话不说便冲了上去,速度快得惊人,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

  辰龙大吼一声,一拳朝着小点点打了过去。

  上次在机场的时候,辰龙被小点点一招给打败,这让辰龙感到奇耻大辱。

  辰龙与子鼠是十二生肖当中最厉害的两大高手,甚至十二生肖的候补高手都是由他们二人展开训练的。

  没想到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顶尖高手的辰龙连同子鼠一同败在了一个和尚手中,这就算了,还没过多久呢,辰龙又被小点点给一招秒掉,这让辰龙在十二生肖里面的地位大为动摇。

  子鼠显然没有辰龙那么无脑,在查过小点点的资料之后,子鼠便一直将小点点视作大敌。

  这样一个千年不遇的习武奇才,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对付的。

  “申猴!我们一起上,将这个小女孩儿给做掉。”子鼠大喝一声,然后便同辰龙一同攻向了小点点。

  子鼠一直以为自己与辰龙配合起来几乎天下无敌,但是没想到却被一个和尚给轻易打败了。

  现在的子鼠可不敢轻敌,要是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恐怕夏长江的责罚便要到他们身上了。

  申猴也加入了子鼠辰龙的配合战斗之中,此时的小点点竟然迎战三大生肖高手,也不知道小点点能不能够扛得下来。

  当然,我也只不过是想想,并没有想过去帮小点点一把,我要是掺和上去反而还会让小点点觉得碍手碍脚,到时候小点点一气之下先将我给揍一顿的话,那就悲催了。

  而且现在我也有对手,十二生肖之中的卯兔直接朝着我一拳打了过来,速度之快,仿若要撕裂空气一般。

  卯兔虽然不是十二生肖中的顶尖高手,但是也属于实力强绝的一类了,如果我跟他单打独斗的话,恐怕我的胜算不大。

  还好玉玉帮我挡住了午马,商蝶帮我挡住了戌狗,要不然我的下场更惨!

  我脚尖一挑,只听见唰的一声,原本还插在死去的徐少泽手背上的蝴蝶刀瞬间朝着卯兔的面门刺了过去。

  “雕虫小技!”

  卯兔冷喝了一声,然后快速变招,竟然伸出手企图抓住高速飞行中的蝴蝶刀刀柄。

  而且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卯兔的行为还真的成功了,在蝴蝶刀即将刺到卯兔的面门的时候,卯兔精准的抓住了蝴蝶刀的刀柄。

  这手功夫,如果上街上耍杂技的话,恐怕会惹来很多人的围观吧?

  卯兔刚想冷笑开口,一阵罡风袭来,我的攻击转瞬而至,右手握拳狠狠的朝着卯兔的面门砸了过去。

  在我将蝴蝶刀踢出去的时候,我的身体便随之发动,想要将卯兔打个措手不及。

  但是卯兔也不是吃素的,一瞬之间便反应了过来,脑袋快速朝着一旁偏过去,而握住蝴蝶刀的手则同时朝着我的心口捅了过来,想要直取我性命。

  我的应变能力也非常强悍,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变招,一脚朝着卯兔的裆下踢了过去。

  这倒不是我不要脸,毕竟对于男人来说,如果这个地方遭到重创的话,恐怕会瞬间失去战斗力。

  我这是生死之战,战况瞬息万变,哪里还有时间考虑要不要脸这一说?只要将敌人给打倒,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合理的。

  卯兔脸色大变!

  卯兔心里暗骂我无耻,竟然使出如此狠毒的一招,赶紧放弃了进攻,握住蝴蝶刀的右手快速摊开,想要将我的这一脚给挡下来。

  卯兔做出这样的动作,蝴蝶刀便不得不从手上脱落而下,我看准这个机会,伸出左手在空中准确的握住了蝴蝶刀的刀柄,然后就势一个顺时针旋转。

  只听见唰的一声,一道乌光闪过,我与卯兔二人的身体都纷纷朝着后面退去。

  被我扣在指尖上的蝴蝶刀,此时正缓缓滴着血液,而卯兔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肩膀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血痕。

  第一滴血!

  bM酷+/匠0网1m永5久免费;看小说

  在我与生肖高手卯兔的对决之中,被我给率先拿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五更结束,求恶魔果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