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区别墅。

  夏长江显然是事先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进入别墅之内夏长江带来的高手便迅速的将所有出口给堵住了,显然是想要来上一次瓮中捉鳖。

  我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看来夏长江对这里的事情很上心啊,竟然带着如此豪华的阵容出场,甚至连他这个老瘸子都亲自出动了。

  夏长江坐在轮椅上面,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眼神之中不含任何感情,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一般。

  “张成,你今天怕是逃不掉了吧?”十二生肖中的午马率先开口冷哼一声对着我说道。

  午马以前便与我发生过不少次的冲突,对我动过很多次手奈何都没能将我给拿下,现在终于将我包了一次饺子,午马实在是想象不到如今的我怎么在他们这七大高手的面前突围出去。

  “不用这种仪式来欢迎我吧?虽然我知道夏叔叔是一个好客之人,但是太劳烦夏叔叔的话,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笑眯眯的看着夏长江说道。

  其实这是我和夏长江的第一次见面,对于夏长江的事迹我只是在资料上见过与听别人口中述说罢了。

  “早就听说张家小子是一个油嘴滑舌之人,看来这个传闻并没有错。”夏长江瞥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油嘴滑舌?

  这是谁给我的评价?我这么富有才华的人需要用油嘴滑舌来赖以生存的吗?

  “哈哈,夏叔叔过奖了。”我颇为不要脸的开口说道。

  “我倒是听说夏叔叔当年也乃一个玉树临风之人,据说还曾是圈子里面的大众情人级别的人物,只不过现在似乎看不出来啊,难道传闻都是假的?”我笑眯眯的说道,眼神像是无意之间瞥了夏长江的腿好几眼。

  夏长江闻言脸色微变,眼睛也慢慢的眯了起来。

  七大生肖高手也不由得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敢在东北地盘夏长江面前说这种话的人,而且对方看上去还只是一个毛头小子。

  “传闻是真的,只不过让你父亲给打破了这个传闻而已。拜他所赐,如今的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夏长江轻声说道,甚至还将自己的裤管子给挽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义肢。

  +酷匠C"网唯a一Qg正…版#,….其17他都是Oy盗,版

  我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心里却活动了开来。

  这个夏长江经过二十多年的沉寂,性格已经沉稳到可以随时开自己残疾的玩笑了吗?

  还是说夏长江内心已经扭曲,疯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了?

  无论是以上哪个结果,对于我来说,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哎呀,原来夏叔叔已经残疾了啊?”我像是才知道这个事实一般。

  “我还以为你坐在轮椅上是为了模范诸葛亮呢。”

  既然夏长江表现出这个样子,那么我倒是不介意再给他添两把火,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夏长江的忍耐度到底有多强韧。

  嘶!

  现场除了小点点与夏长江之外,甚至包括玉玉商蝶在内,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蔡云蔡夫人看向我的眼神更像是在看怪物一般。

  蔡云身为于家的少夫人,当然能够明白夏家在东北有着什么样超然的地位,就连于家这样一个曾经是夏家的跟班都已经成了东北有名的贵族,可想而知夏家到底有着怎样的恐怖。

  而我在东北的地盘,在夏长江面前,竟然敢毫无顾忌的在这上面连续开玩笑,难道我真的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想到这里的蔡云不由得离我远了两步,刚刚我救了蔡云一命蔡云心里多少对我都还心存感激,但是现在蔡云可不愿意与我掺和到一起,要是被夏长江一同记恨上了,那么自己还有命在?

  夏长江目光放在了我的脸上,而我也不甘示弱的与夏长江对视在一起,一副死活要与夏长江磕到底的样子,似乎完全不怕如今的这个局面。

  良久,夏长江竟然笑了起来,笑得张狂而又放肆,似乎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一般。

  “张成啊张成,你还真有一点你父亲张鸿才年轻时候的样子。当时张鸿才也像你一样说话做事都不给人留一条后路,所以现在张家覆灭了,你爸也只能龟缩在东北的某个角落,想要调查你妈的死因都不敢现身于公众视野的范围之内。你知道吗?正是因为你们的这种性格,当年的你爸才会输得那么惨,跟落水狗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夏长江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像是此时非常有倾述欲望一般,对着我说出了一大段话。

  听到夏长江的话,我脸色也有着瞬间的不自然。

  夏长江如此明目张胆的对我爸进行口头上的侮辱,我心中当然是非常不舒服的。

  但是想着这样做反而着了夏长江的道,所以我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再次看着夏长江说道:“夏叔叔这话就没对了,我爸虽然输了,但是输得光明磊落,张家早晚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而夏叔叔就不一样了,夏叔叔输在我爸的手里,已经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残疾人,就算是能够赢我爸一次,那又能够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改变你残疾人的事实?”

  我故意将话中的‘残疾人’三个字给加重了语气,目的就是为了彻底的激怒夏长江。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最恶劣的程度了,就算不将夏长江给激怒,难道夏长江还能放过我们不成?

  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没准还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逃出生天的机会也说不一定。

  果然,在听到我的话之后,夏长江的眼睛瞬间便布满了血丝。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份禁忌,一块逆鳞,夏长江也不例外。

  ‘残疾人’三个字便是夏长江心中的禁忌,这二十年来,因为残废夏长江的脾气便开始暴怒无常,没有人敢在夏长江面前提这个词语,甚至夏长江的亲生儿子夏青在与夏长江见面的时候,眼睛都不敢随便乱瞄,害怕惹来夏长江的暴怒。

  我已经在这上面开了两次玩笑,凡事可一而再,不可再而三。

  而我显然没用想过这句话的意思,甚至第三次还更加变本加厉,这实在是让夏长江忍无可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