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区,夏家大宅。

  因为没有带心腹十三过来,所以夏婉玉一直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呆着,哪里也不去。

  夏家虽然有着众多的高手,但是现在几乎已经被夏长江父子二人给控制在手里。

  夏家四门门主闪电与暴雨现在倒是听从夏婉玉的指挥,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们二人就是对夏婉玉忠心的,而不是夏长江父子故意安插在夏婉玉身边的间谍?

  而且闪电与暴雨现在在魔都有着重要的布置,实在是走不开,所以夏婉玉此行回到东北是孤身一人。

  在东北,在夏家的地盘上,夏婉玉的行事却如此的小心翼翼,甚至比在魔都还要举步艰难,连夏家大门都不敢走出一步,这难道不是一件极其讽刺的事情?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的夏婉玉总感觉心里有着一股莫名的慌乱,至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夏婉玉也说不上来。

  有人说女人一旦怀了孕第六感就特别强,难道这是什么征兆不成?

  如果不是我一直待在东北佳木斯的话,夏婉玉早就回到魔都去了,以前的夏婉玉可不是愿意将自己陷入险境的女人。

  如今东北的形式非常严峻,张鸿才与夏长江两人斗得愈加的火热,按理说已经怀孕的夏婉玉是要避开这些东西的,找个安静的地方好生休养才对。

  但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夏婉玉不得不与我一同来到东北佳木斯。

  夏家对东北的控制夏婉玉是再清楚不过了,夏婉玉觉得,无论我来东北想要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是夏长江父子的对手,所以在东北的我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助手,而夏婉玉想也不想便挺身而出了。

  夏婉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只是在听到母亲公孙蓝兰要将我带到东北的时候,夏婉玉的内心是不愿意让我在东北是受到伤害的。

  难道这就是爱的滋味?为了自己心中的人,即使将自己卷入风口浪尖也在所不惜?

  此时此刻,夏婉玉似乎有些明白蒋明池嘲讽她的那句话的意思了。

  在房间坐不住的夏婉玉起身走出了房间,朝着夏家大堂走去,想要与爷爷说说话。

  整个夏家之中,也只有夏老爷子才是真正的站在了夏婉玉身后,一直力挺着夏婉玉。

  想到过不了多久,爷爷也有可能会将自己给抛弃,夏婉玉心里就觉得难受得很。

  刚走到院子,夏婉玉便看到两道身影急冲冲的朝着外面走去。

  夏婉玉认出来,这两道身影便是夏青与追风二人。

  夏婉玉眼睛眯了起来,这两人的行踪有些可疑,平时追风可是除了夏老爷子与夏长江两人之外谁都请不动的主,怎么今天倒是与夏青同行了?

  他们要去哪里,难道……

  夏婉玉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他们又要动手了!

  夏婉玉来到东北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夏长江父子对我的动作,我刚到佳木斯市的时候,夏婉玉便出面将追风等人给赶走一次。

  但是这不代表着夏长江父子不会再次动手,要不然夏婉玉早就坐上了飞回魔都的航班!

  “该死!”夏婉玉脸色很难看,下意识就想要去找夏老爷子求助。

  但是想着这样做很有可能提前让爷爷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现在离孩子出生还有两三个月,如果此时就将真相暴露出来的话,夏婉玉的处境将非常难堪,很有可能连顺利产子都是一种奢望。

  看来只能自己一人出面了,希望夏长江能够卖自己这个亲侄女一个面子吧。

  夏婉玉这么想着,便朝着夏家大门外快步走了出去,想要跟上夏青与追风的步伐。

  关心则乱,其实夏婉玉完全可以带上一批高手,但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再加上如果将两人跟丢了的话,很有可能连目的地都搞不明白,所以夏婉玉此行完全是独自一人,甚至连伺候夏婉玉起居的仆人都不知道此时的夏婉玉已经离开了夏家。

  夏婉玉认得夏青的奔驰车,一出门便随手拦了一架出租车,并且让出租车师傅跟上前面的奔驰。

  原本出租车师傅是不愿意的,毕竟被跟踪的人开的奔驰已经说明了对方非富即贵的身份,他只不过是一个靠出车养家的人而已,哪里敢惹得上这样的人?

  或许是因为夏婉玉太漂亮的原因,亦或许是夏婉玉给出的价格司机没办法拒绝,所以最终司机还是开着车跟上了前面的奔驰。

  看到出租车并没有跟丢,坐在后座的夏婉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现在的夏婉玉心里还是紧张不已,她害怕夏长江父子根本不给她这个面子,照样对我下手,那样的话夏婉玉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此时此刻,夏婉玉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心里面已经渗满了汗水。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将那个混蛋的生死看得如此重要了?

  “冤家!”夏婉玉咬着下嘴唇吐出了两个字。

  吱....

  突然,出租车车身猛然一停,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夏婉玉身体因为惯性朝着前面扑了过去,然后额头撞在了出租车前面的护栏上面。

  这一下直把夏婉玉给撞得晕头转向,差点没有直接晕过去。

  “姑娘,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出租车司机吓坏了,赶紧对着身后的夏婉玉问道。

  最$*新1章节V$上-酷F@匠◇$网c

  夏婉玉是一个孕妇,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岂不是一尸两命?到时候自己可就成为了杀人凶手了。

  听到司机的问话,夏婉玉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朝着自己的肚子摸去。

  等确认腹中的孩子没有受到牵连之后,夏婉玉这才松了一口气,冷冷的看着出租车司机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姑娘,这不能怪我啊,刚刚有个王八蛋别我的车,差点给撞上了。”出租车司机赶紧开口说道,他可不想将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

  “姑娘,你没事儿吧?你额头都在流血了,要不要先去医院看看?”看着夏婉玉此时头发凌乱的样子,颇为关心的说道。

  “不用,我没事儿,你快继续跟上那辆车!”夏婉玉拒绝了出租车司机的好意,此时的她心中还在担心着我的安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黄锦达1410000送豆2剥红橘25000送豆3天使老爸65000送豆4阿朗105000送豆5李晶42ae21000送豆6她失我梦2600送豆7混弓暗杀者5600送豆8最喵3500送豆9八戒b2254500送豆10人生如梦54ea11刚哥尘缘12异客81de13坏蛋4e9a14风泪86e315火焰海水16刘新月17秋a8cb18爱尔兰咖啡1ed419文浩20聪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