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看来夏长江手上除了十二生肖之外,应该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势力,而这个徐少泽,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没想到这个老瘸子,残疾了二十多年,手上竟然还有着如此多的底牌。

  看来想要扳倒这个夏长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有空帮我指证一下夏长江吗?”我再次笑眯眯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徐少泽问道。

  这些事情还得深挖下去,至少现在已经能够明白,当年的于小柏确实是参与进了夏黄河失踪一案,要不然夏长江是不可能对于小柏下手的。

  此时能够得到的结果,已经远超我刚来东北时怀着的目的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将此事查出一丁点眉目,现在看上去,至少我已经找到了关键。

  五音六律中的情报羽部门已经慢慢的开始朝着东北渗透,带着今天得到的消息,想必他们能够挖得更深吧?

  而且现在已经确定了夏长江是一手导演于小柏死亡的幕后凶手,这至少给了于家一个交代。

  于老爷子说什么也会对我怀有感激之情,而且凶手竟然是夏家的夏长江,如果于家人知道了这个结果的话,想必会与夏家产生无法磨灭的裂痕。

  到时候我再出面,说服于家站在我这边,到时候我爸在东北的力量会增大不少,再次对上夏长江的时候,不会再显得那么薄弱。

  我原以为徐少泽会立即答应我的这个要求,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徐少泽脸上露出了躲闪的表情。

  “嗯?你不愿意吗?”我眯着眼看着徐少泽问道。

  “如果我这样做的话,我会死得很惨。”徐少泽倒是没有隐瞒,对着我说出了实情。

  我不由得轻笑出声,看着徐少泽开口道:“你信不信,我也能够让你死得很惨?”

  此时的徐少泽竟然苦笑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同的……这不同的。”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此时徐少泽的表现感到疑惑不已。

  “有什么不同的?反正你已经背叛了夏长江,夏长江也不会饶过你,到时候你也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死之前做一件好事。以前你跟着夏长江坏事做绝,临死之前就当是给自己积德了,没准下辈子还能投个好人家什么的。”我对着徐少泽说道,此时此刻我发现自己竟然有当神棍的潜质。

  “你没见识过夏长江的手段,根本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一个变态!”徐少泽瞪着通红的眼睛对着我嘶吼道。

  很不幸的,徐少泽见识过夏长江的手段。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徐少泽怎么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背叛夏长江。

  想着夏长江对付那些任务失败的人的手段,徐少泽就感觉头皮发麻。

  恐怕那时候,自己想死都是一件难事吧?

  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内心之中也慢慢的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我刚想再次用力,继续折磨徐少泽,只听见唰的一声,一道白影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竟然是小点点。

  小点点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一脚朝着徐少泽的下巴踹了过去,然后徐少泽便没有了动静,口角溢出了血液。

  “你这干啥呢?我还在审问犯人啊,你不会将他给踢死了吧?”我瞪大了眼睛,心想这丫头怎么说出手就出手了?

  “他已经死了。”小点点看着地上的徐少泽,皱着眉头说道。

  我心里不由得一惊,赶紧伸出手指在徐少泽鼻子前面探了探,果然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可是我的重要证人,你将他杀了干什么?”我不由得对着小点点怒道。

  “不是我杀的,你自己看他嘴角的血液。”小点点冷哼一声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果然徐少泽嘴角的血液是乌黑色的,而且这才两句话的时间,徐少泽脸上便开始发青了,看样子是中毒而死!

  我伸出手打开了徐少泽的下巴,往徐少泽的嘴巴里面看了一番,然后便明白了徐少泽是因为什么而死。

  在徐少泽的嘴里,藏着一颗毒牙,牙齿里面装满了毒药,只要一咬掉这颗毒牙,便会立马毒发身亡。

  难道夏长江的手段竟然可怕到如此地步?让徐少泽自杀也不愿意落在夏长江的手里。

  而且,这个场景似乎似曾相识。

  我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到类似的情况在哪里发生过了。

  上次与公孙蓝兰一同去法国巴黎,参加完小舞手机欧洲宣传会之后,我与公孙蓝兰一同行走在香榭丽舍大道上,随后便遇上了两个杀手。

  那是欧洲神秘组织派来的杀手,我还记得他们被我给打败,正当我想要逼问的时候,杀手便也是以同样的方法咬毒自尽了。

  Q最p新zE章节~上%酷c匠/。网

  当时我还在奇怪那个神秘组织到底有多变态,组织里面的杀手落在目标手上的时候竟然自杀也不愿意告诉别人组织上的任何信息。

  没想到在华夏,在东北这块地盘上,今天我再一次看到了同样的手法。

  是碰巧,还是其中有着某种联系?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脑海之中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飞过,但是我却没有能够及时将它给抓住。

  “这个夏长江,身上到底藏着多少秘密?”我眯着眼自言自语道。

  “他已经死了,想要指证夏长江似乎已经没用了。”小点点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上去好像是这样。”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然后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对着小点点晃了晃说道:“不过还好的是我提前做好了准备,要不然今天还真的白跑一趟了。”

  看着我手机上的录音界面,小点点撇了撇嘴说道:“阴险。”

  “这能叫阴险吗?这应该叫运筹帷幄。”我甩了甩头发,颇为自恋的说道。

  我确认似的打开了刚刚所录的音,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烈了。

  “嘿嘿,现在夏长江想抵赖都不可能了吧?这波不亏。”我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

  正当我还想对蔡云提出几个问题的时候,一直在别墅门外的商蝶突然一脚踢开了别墅门走了进来,面色严峻的对着我说道:“少主,夏长江带着人赶来了。”

  听到商蝶的话,我脸色不由得一变,正当我想要开口的时候,别墅之内突然冲出来一群人。

  子鼠推着夏长江的轮椅进了别墅之中,身后跟着其他六大生肖高手,并且他们一进门便堵住了别墅内所有的出口,我们似乎已经被夏长江等人包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恶魔果实……月底了,大家别浪费了恶魔果实,赶紧投给本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