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夏长江的话,包厢内的七大生肖高手都不由得表情一滞。

  十二生肖个个都是高手,随便拿出一个放在其他家族里面,恐怕都会成为那个家族手中的一张王牌,怎么到了夏长江嘴里连几个年轻人都拿不下来了?

  生肖高手心中虽有不服,但是他们却不敢将这份情绪表现在脸上,他们可是非常清楚夏长江的脾气的。

  就连夏青也不明白父亲夏长江为什么会这样说,这不是在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爸,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七大生肖高手,怎么可能连张成他们几个人都拿不下?”夏青对着夏长江说道。

  夏长江瞥了夏青一眼,开口道:“你懂什么?公孙家那个孤灯和尚都能够将子鼠辰龙的联手给打败,那个叫做小点点的女孩儿恐怕更容易吧?你可别忘了,在他们那些人眼里,这个小女孩儿可是被号称千年难遇的习武奇才,身手只比子鼠与辰龙稍逊一筹的亥猪便是被这个小女孩儿给一招给干掉了。如果追风不出场的话,恐怕生肖高手之中没有人是这个小女孩儿的对手。”

  其实夏长江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想要将自己此时能够使用的力量全部用上,不想让我再次逃走。

  “但是我们有人数优势啊。”夏青再次说道。

  夏长江摆了摆手,打断了夏青的话。

  “我意已决,你现在就去将追风叫到前进区,我与子鼠辰龙先赶过去。”

  听到夏长江的话,夏青表情一变。

  父亲要亲自出动了?

  这二十年来,父亲夏长江自从被张鸿才给废掉了双腿之后,便一直待在夏家老宅没有出来过。

  直到知道了张鸿才为了调查唐幻秋的死因来到了东北,夏长江这才安上了义肢重新接手了夏家的所有业务,目的只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尽管是这样,夏长江除了夏家老宅与关东俱乐部之外,就没有再去过别的地方了,在夏长江眼里,被废的双腿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他不允许这种耻辱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之下。

  而这一次为了将我给一网打尽,夏长江竟然想要亲自出动!

  这让夏青实在是目瞪口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让父亲如此冲动?

  “爸,你真的……要一同前去?”夏青惊讶的问道。

  夏长江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夏长江要亲眼看到我或者青鸟死掉,否则的话夏长江这辈子就别想安稳的睡上一觉了。

  “对了。”夏长江再次想到了什么。

  “你回到夏家找追风的时候,最好让夏婉玉也知道我们此次的行动,然后……你就可以动手了。”

  夏长江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这次他要双管齐下,将所有的威胁都扼杀在摇篮之中。

  听到夏长江的话,夏青不由得眼前一亮,然后对着夏长江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夏青知道,如果这件事情被夏婉玉听到了的话,那么夏婉玉很有可能会立即走出夏家,前往前进区阻止他们的动作。

  孤身一人的夏婉玉只要敢离开夏家半步,那么夏青已经准备好了的棋子便可以出动将夏婉玉给掳走!

  夏长江想要借此机会用夏婉玉来逼公孙蓝兰那个女人来到东北,但是夏青心中的想法可比父亲夏长江更深!

  夏长江哪里知道夏青心中的想法?对着夏青挥了挥手,然后夏青便走出了包厢。

  “子鼠,我们走。”夏长江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子鼠说道。

  然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走出了关东俱乐部,坐上车朝着前进区驶了过来。

  前进区别墅。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夏长江的人马正在往这边赶,正在继续审问着这个名叫徐少泽的男人。

  “现在能告诉我,你是谁派到于小柏身边的人了吗?为什么要设计将于小柏给害死?”我看着徐少泽问道。

  “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至于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完全没明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徐少泽继续嘴硬道。

  我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消失了,眼睛犹如实质般的盯着徐少泽的脸庞,轻声笑了笑说道:“怎么?在你眼中,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主儿是吧?”

  徐少泽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转过头没有再说话,看来这家伙是要顽抗到底了。

  “其实你没猜错,我确实是一个耐心很好的人。但是耐心好的人一旦失去了耐性,恐怕做出来的事情会让所有人都皱眉。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失去了耐性。”我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是笑意却愈发的寒冷。

  徐少泽警惕的看了我一眼,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他不知道我会对他使用什么手段。

  “嘿,那你就别怪我残忍了!”我狞笑着说道,然后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徐少泽的面前。

  徐少泽大惊,想要往后逃去,但是只会间谍工作的徐少泽速度哪里有我快?他刚启动便被我一脚踢在了胸口,然后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整个身体摔倒在地上的徐少泽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快散架了一般,刚刚我那一脚可是丝毫没有留情面的。

  我缓缓的走到了徐少泽的身边,然后一脚踩到了徐少泽的右手背上。

  刚刚徐少泽的右手被我用蝴蝶刀插了一刀,现在还疼痛感十足。

  再加上此时的我一脚踩了上去,十指连心的疼痛让徐少泽不由得痛得惨叫了起来。

  “这就受不了了?”我的脚一边用力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徐少泽说道。

  “既然你还想嘴硬下去,那接下来你可能会更不好受。”

  说完我便再次将蝴蝶刀掏了出来,在徐少泽的面前比划了两下再次说道:“你说,这把刀再插在你身体上的什么部位会让你更加疼痛呢?”

  徐少泽此时的额头已经慢慢的渗出了冷汗,却还是不愿意说话。

  “不用你说了,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点子。”我像是猜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

  $/酷匠Wx网首发

  然后我右手微微一甩,手里的蝴蝶刀便扎了下去,正好扎在了徐少泽之前手背的伤口上,竟然还与那条伤口完全契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