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上显示,十年前的徐少泽本来是于小柏身边的得力助手,属于于小柏的心腹。

  而徐少泽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勾搭上了于小柏的夫人蔡云,两人秘密的厮混在一起,几乎没人知道这个事实。

  当于小柏发生车祸离世之后,这么多年来徐少泽与蔡云之间便没有再联系过了,根据这条消息,便可以猜测出来,于小柏的死亡绝对跟这一对奸夫淫妇脱不了干系。

  刚刚我带着小点点与玉玉翻上了别墅二楼,恰好便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于小柏死亡的真相想必已经大白,徐少泽与蔡云便是凶手!

  徐少泽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畏惧,像是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一般,吞了吞口水对着我说道:“当年在给于总做助手的时候,无意之下遇上了蔡云……”

  经过徐少泽的描述,当年的他见蔡云生长得漂亮,便起了色心与蔡云开始秘密接触,而蔡云也是一个很好勾引的女人,没用上多少手段,徐少泽便将蔡云给泡到手了,给于小柏带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事到如今,当年的事故似乎已经浮出了水面,于小柏与蔡云之间有奸情,厮混在一起的时候被蔡云的丈夫于小柏在出差到沈城的时候发现了,然后于小柏便开车回家想要质问自己的妻子,但是二人害怕事情暴露,所以用计让于小柏死在了回家的路上。

  从这几点来看,当年于小柏的事故其实是一场情杀案,似乎与二十年前的夏黄河失踪一案没有任何联系。

  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怎么可能这么巧这种事情就发生在了于小柏这个倒霉蛋的身上?而且如果真的如同徐少泽所说,如果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助手的话,哪来的胆子竟然对自己的主子出手?

  而且做下了这种事情的徐少泽,竟然没有立即跑路,而是继续在东北待上了十年之久,神经大条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吧?难道徐少泽就真的不怕有一天于家将真相查出来?

  根据查到的资料来看,这个徐少泽的身份也有着极大的问题,在于小柏身边当助理之前,徐少泽以前的资料直接是空白一片,就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人物一般,如果说徐少泽不是某个秘密势力里面的人的话,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当年的于小柏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将徐少泽看作自己的心腹?要知道对于徐少泽这种凭空冒出来以前的资料都无从下手的人,恐怕换做谁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吧?

  看来于小柏的死亡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如此简单的!

  “你说完了?”

  良久,我这才笑眯眯的转过头看着徐少泽问道。

  徐少泽看着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像是非常畏惧我一般。

  “你是不是少说了一些?”我再次开口道。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徐少泽看着我说道。

  “你编的这个故事确实是很精彩。”我笑眯眯的说道。

  “如果不是我多少了解其中的情况的话,恐怕我还真的被你给忽悠到了。”

  徐少泽眼角轻轻的扯动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掩饰住了,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说道:“我不是编的,你可以问这个女人,当年的事情就是这样。”

  在一旁的蔡云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刚刚的蔡云可是被徐少泽掏出来的手枪给吓坏了。

  对于蔡云来说,当年的事情确实如同徐少泽交代的那样,徐少泽勾引到蔡云的头上,而蔡云忍受不住寂寞便出轨了,与徐少泽厮混在一起,后来于小柏发现了他们二人的奸情,徐少泽打电话过来说他已经安排好了,于小柏绝对回不了佳木斯。

  当时的蔡云心里虽然惧怕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想到如果丈夫于小柏真的回到佳木斯并且拿出证据来证明蔡云出轨的话,那么自己的下场会更惨,然后便默认了徐少泽的动作。

  “蔡夫人,我相信你是觉得当年的这件事情是这样发展的,但是如果我说几条信息出来的话,蔡夫人恐怕不会再这样想。”我笑眯眯的对着蔡云说道。

  蔡云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

  “在与徐少泽解除之前,蔡夫人了解以前徐少泽的信息吗?”我对着蔡云问道。

  蔡云低头想了想,然后便摇头。

  当时蔡云只是不堪寂寞才出轨与徐少泽秘密的厮混在一起,哪里有心去了解徐少泽以前是什么个情况?

  “我来告诉你吧,我去查过这个徐少泽的资料,以前徐少泽的资料根本就无从查起,因为根本就没有徐少泽这么一个人!”我眯着眼笑道。

  听到我的话,蔡云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她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我说的话。

  “也就是说,这个徐少泽根本就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出现在于小柏的身边的,甚至我们都无法确定徐少泽是不是这个男人的名字。”我慢慢的转过头看着徐少泽。

  此时的徐少泽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却是如遭雷击。

  ~/酷q匠网S首◇发

  原本徐少泽还以为能够蒙混过关,没想到我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做,一直在这等着他呢。

  “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你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陷害于小柏?当年的于小柏到底陷入了什么事情你要这么残忍的收割走他的性命?”我眯着眼看着徐少泽笑道。

  “我说过,我当时是害怕于小柏发现我与蔡云的事情,所以才会对他下手。于小柏是于家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助理人员而已,我惹不起他。”徐少泽嘴硬道。

  “你勾引上蔡云是害怕惹上于家,难道设计将于小柏给杀死就不是招惹上于家了?既然当年的事情是你做下的,为什么还胆子大到在东北待上了十年之久?就算你找个理由说是这样做容易被人认为是畏罪潜逃,那么为什么不等上几年等待这件事情的风波过了再离开?你不可能会说你爱上这座城市了吧?”我冷哼一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阿朗2锦衣卫0c843天使老爸4星之卡比梦之泉5游子吟383c6囚心锁dd237王旭坤8风泪86e39神秘人O090310大海ceea11刘新月12听海的声音991e132914梦想家徐立平15坤b60d16遁地飞鹰17Mr_muggle18Wong先生19爱尔兰咖啡1ed20扌巨纟色8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