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天地良心我真的不是耍流氓。

  刚才玉玉抬起腿朝着我横踢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玉玉的臀部抖动看起来很有肉感,然后我就趁机试了一试,果然我的感觉没有出错。

  一巴掌拍在玉玉的娇臀上面,我的手都不想离开了,软乎乎的很有弹性,手感特别好。

  “你干什么?”玉玉较娇叱道,脸上浮现出一团红晕。

  “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不会相信?”我抬起头看着玉玉的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会相信,你就是一个流氓!”玉玉眼中似乎都快喷出火了,显然我的行为让玉玉感觉到很恼怒。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又不让我打你的胸部,我就只能朝着别的地方下手了,刚刚就看到你这里很挺翘,看上去手感应该特别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的手就控制不住拍上去了。玉玉,你要相信我啊。”我一脸讪笑的看着玉玉说道。

  听到我这样说,玉玉简直都快被气疯了。

  挺翘?很有手感?

  这种流氓的话竟然都能够说得出来?

  玉玉羞得都想要找块地缝钻进去,心想自己答应我这个流氓的决定真是一个荒唐的选择。

  “你还不把手拿开?”玉玉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狠狠的剜了我一眼开口说道,此时我的咸猪手还放在玉玉的娇臀上呢。

  对于玉玉来说,臀部是敏感部位,被我的手触碰到玉玉只感觉浑身就如同发麻了一般。

  我这才讪讪的将手收了回来,心里还挺怀念刚刚那种感觉的。

  “反正你迟早都会跟我那什么的,你就当我这是在做铺垫了。”我颇为不要脸的对着玉玉说道。

  为了苗疆着想,玉玉还得给我生孩子,所以我这样说也没什么不对的。

  听到我的话,玉玉的脸色再一次冷了下来。

  “张成,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之间的约定只不过是让我怀上你的孩子而已。而且我的目的也是为了苗疆着想,不是说你想对我动手动脚就能行的。”玉玉板着一张脸说道。

  从小到大,公孙蓝兰还没给玉玉灌输过所谓感情之间的事情,恐怕就连公孙蓝兰想要给玉玉灌输都做不到吧?要知道这个老女人基本上也是属于缺爱那种类型的人。

  所以上次苗疆的事情,对于玉玉来说,就算是生孩子,那也不过是与我的一场交易而已。

  “我也没对你动手动脚啊,都说了刚刚不是故意的嘛。再说了,公孙蓝兰那个老女人不是已经将你送给我了吗?难不成你还不听她的话?”我笑眯眯的看着玉玉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着玉玉这副板着脸的样子,我就想上去用言语来逗逗她,反正就感觉特好玩。

  其实我也没有说错,公孙蓝兰确实是将玉玉许给我了,甚至期间我还有几次机会能够将她给上了呢。

  V酷匠L网)d首;发

  但是想着公孙蓝兰那个心机婊,玉玉又是公孙蓝兰身边的心腹,要是莫名其妙将玉玉给上了,恐怕被公孙蓝兰缠上我就跑不掉了吧?

  “你……”玉玉瞪着我,想要说出什么反驳的话,却没能够说出口。

  公孙蓝兰在玉玉的心中那可是属于信仰级别的地位,对于公孙蓝兰的话,玉玉从来没有违抗过。

  难道自己以后真的会成为面前这个混蛋的女人?开什么玩笑?

  “就算你能够得到我的人,但是你得不到我的心。”玉玉想了半天,只能说出这么一句俗套的话来反驳我。

  听到玉玉的话,我不由得笑了起来,看着玉玉说道:“我得到你的人就行了,要你的心来干什么?”

  砰!

  “哎哟!”

  我刚想说话,脚背上便传来了疼痛感,听到我这句话恼羞成怒的玉玉出其不意的一脚踩在了我的脚背上面。

  还好的是玉玉没有穿高跟鞋,要不然这一下不得将我的脚板给刺个对穿啊?

  “你想干嘛?谋杀亲夫啊?”我揉了揉脚,没好气的看着玉玉说道。

  “这是你自找的。”玉玉冷哼一声说道。

  此时的玉玉故意将冰冷的神情挂在脸上,但是俏脸却绯红不已,看起来很是别扭,也很是诱人。

  我忍不住一把搂过玉玉,狠狠的在玉玉的脸上亲了一口。

  玉玉不由得呆了一呆,等待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神之中就像是要冒出火来一般,俏脸也更加的通红了。

  玉玉赶紧伸出手在被我亲了的那个地方擦了又擦,就如同我的口水是什么很脏的东西一般。

  “张成,你作死啊!”玉玉气得浑身发抖。

  “我这是让你我先熟悉熟悉,免得以后真的到了那一步,又做不下去,那岂不是很尴尬了?”我笑眯眯的看着玉玉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变态,看着玉玉生气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要继续调戏下去。

  “你……你自己练吧!我不陪你了!”玉玉想半天没有想出反驳我的话出来,只好跺了跺脚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我不由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调戏过头了?

  我还想在玉玉身上用用我那自创的‘蝴蝶刀法’有怎样的杀伤力呢,看来还得找机会换个人来试试了。

  一下午玉玉都没有跟我说话,小点点这丫头进入房间就没有出来过,我无聊之下只能在院子里继续摸索着易湿临走之前交给我的那套剑法,希望能够彻底的融会贯通。

  晚上吃完饭,我正准备回屋睡觉的时候,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是远在魔都的宋思思给我打过来的。

  这么晚了,思思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

  难道是魔都那边出事儿了?

  “老板。”刚接通电话,宋思思娇滴滴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听到宋思思此时的语气,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魔都那边并没有出事。

  “怎么了?”我开口询问道。

  “如果我说我想你了,你会不会相信?”宋思思语气之中带着魅惑之意。

  “我不信,你快说正事儿。”

  “讨厌啦,人家说的就是正事。”宋思思娇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丁总6d1e2心落武家3鸿果果415540b7755d91a5锦衣卫0c846扌巨纟色82527扌巨纟色犭良8为诗锁心9wangpoha10神秘人O090311堆积钱感12刘新月13更甚喜爱14有空来坐坐49b415游子吟383c16消费者联盟体17习惯失眠18爱尔兰咖啡1ed419你来咬我啊20秋a8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