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一路上我都是闷闷不乐的,也没有再跟玉玉说话。

  想必任谁莫名其妙鼻子上被挨了两拳心情都不是很好吧?

  也不知道小点点这丫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无缘无故就对我动手,还美其名曰是我欠她的。

  就算是我欠她的,那平时怎么不让我还,偏偏是现在?

  难不成这丫头大姨妈来了?我靠,小点点见过大姨妈长啥样子的吗?

  我估计悬。

  拿出手机仔细的看了看我的鼻子,因为小点点暴力出手的原因,现在鼻子都还是通红的,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什么,我总感觉我的鼻子似乎不像是以前那样坚挺了。

  难不成小点点两拳将我的鼻梁给干断了?

  那样不会影响我的帅气吗?

  迟早有一天我要找机会在小点点身上报仇!

  玉玉的到来无疑是给我增添了一大助力,在东北与夏家对抗的我又多了几分力量。

  作为夏家的地盘,我太高调是不行的,要不然招惹上夏家高手的追杀就不好了。

  但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没办法避开与夏长江父子的冲突的,要不是害怕暴露太多,我甚至都想让宋思思将杀手部门调到东北来了。

  五音六律是我手中的王牌,到现在恐怕都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还有很多棘手的事情等待我去发掘真相,如果因为面前的一些利益就提前将所有王牌暴露出来的话,那么以后再遇上麻烦了怎么办?

  无论是什么情况,总得给自己留上一条后路,这总是错不了的。

  我爸居住的这个小村子叫做江边村,很普通的一个名字,我估计是根据它坐落在松花江附近而取的一个名字吧?整个村子都不见几户人家。

  而且市区到江边村的道路崎岖,很少有人会找到这里来,所以我爸在东北待上这么久也没有暴露自己的位置。

  商蝶是商部门之中的精英,间谍与反间谍的意识很强,每次回到江边村都会先在市区里面兜个圈子,确认没有跟踪者才会再朝着江边村驶去。

  回到了江边村,已经是差不多吃午饭的时候了。

  宅子里面就剩下我爸与苦大师两人,他们应该是不会做饭的,所以我回到宅子里面的时候还得生火做饭。

  让我有些小疑惑的是,平时基本上是我爸与易湿居住在这个宅子里面,商蝶在佳木斯市区里面担当着重要的位置,所以基本不住在这边。

  那平时我爸与易湿在一起的话都是谁在做饭?

  我爸?

  应该不会吧,我还没见过我爸做饭呢。

  难不成是易湿?我靠,这家伙做出来的饭能吃吗?

  草草的吃完了中午饭,商蝶又开着车子回到了市区,她还得迎接晚上羽部门成员的到来。

  而小点点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趁此机会将玉玉叫到了院子里面,以前的我不是玉玉的对手,我正好试试如今的我功夫,如果能够与玉玉打平甚至将她打败的话,那么岂不是证明这些日子我的身手有长进?

  不过我觉得还是有些悬,玉玉虽然并不是顶尖高手,或许夏长江身边的十二生肖之中一大半的人都能够打得过玉玉,但是玉玉毕竟是公孙蓝兰的心腹,身手方面肯定也是从小便练起的,而我也不过短短一两年的时间而已。

  其实我是想找小点点的,但是这丫头实在是太变态,估计一根手指头都能将我来回虐个七八遍,再加上小点点刚刚莫名其妙揍了我一顿,我心里还是挺气的。

  跟玉玉交代了一两句,玉玉也搞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不许袭胸!”玉玉冷着一张脸对着我提醒道。

  这女人还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过招的时候的事情呢,怪不得小点点脾气会那么大,原来女人都是记仇的。

  “我像是那么无耻的人吗?”我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不像,你就是。”

  我郁闷的摸了摸还通红的鼻子,心想我在玉玉心里难不成就这么不堪?

  我还没说开始呢,玉玉倒是娇喝一声率先朝着我攻了过来。

  虽然玉玉是女儿身,但是丝毫不影响玉玉的速度,转眼间玉玉的手掌便拍到了我的胸前。

  我往回撤了一步,躲过了玉玉的一击,然后一拳打向了玉玉的胸部。

  玉玉迅速回防拨开了我的拳头,狠狠的剜了我一眼,这女人肯定是以为我刚刚又想袭胸了。

  我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即使穿着羽绒服也鼓得很大,手不由自主便朝着那个地方攻了过去。

  H酷匠Nk网Z首@T发

  难不成男人天生就有咸猪手的毛病?

  玉玉用行动回应了我,飞快的一脚踢向了我的胸口,我心中一乐,这不是在给我机会吗?

  我快速伸出手,准备抓住玉玉的脚踝,到时候我控制住了玉玉的平衡力,恐怕玉玉很快就会败在我的手下!

  但是玉玉却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像是猜到了我想要这样做一般,左腿稍微抬高了一点,速度却没有慢下来,恰好躲过了我的一抓。

  原本横踢向我胸口的玉玉的左腿现在已经改变了目标朝着我的脸踢了过来,还好我反应快,用另一只手的手掌抵挡了玉玉的这一击,要不然被玉玉这一脚踢中我的脸庞,怕是牙齿都得给我打掉几颗吧?

  我甩了甩自己左手手掌,还有些疼痛,玉玉的脚上功夫看来应该是最犀利的。

  玉玉不屑的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你就这么一点实力么?”

  “我刚刚那是在热身而已。”我嘴硬的说道。

  临场经验我是不可能与玉玉相比的,就跟易湿所说的一样,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最重要的还得是经验。

  看来这玩意儿还得慢慢练。

  “热身完了吗?那我要再次进攻了!”玉玉的话音刚落,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次玉玉的动作更快,再次一脚朝着我横踢了过来,速度快得惊人。

  我这次没有与玉玉硬拼,而是身子迅速的一低,然后便躲过了玉玉这一脚。

  而我更是趁此机会,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玉玉的挺翘的臀部上面。

  这手感,简直没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啊,才差一千就破万了,大家有的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