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夏长江的话,夏青也低头沉思了起来。

  夏青虽然不明白其中的过程,但是他也猜到了二叔夏黄河的失踪就是父亲夏长江一手干的,而且公孙蓝兰那份资料也极有可能是关于这件事情。

  无论是什么时候,兄弟阋墙都是被人所不齿的,更何况父亲夏长江还亲自对二叔下手?

  如果这件事情一旦曝光,父亲夏长江如今在夏家的所有恐怕会立马被老爷子给回收,夏青想要坐上夏家家主之位的想法也只能是做梦。

  所以这不仅仅只是父亲夏长江的事情,这更关系到夏青的未来,夏青不得不严谨对待。

  “爸,公孙蓝兰那个女人看样子是不会来东北了,如果不来东北的话,我们想要对付这个贱女人实在是太难。我们何不对夏婉玉下手?用夏婉玉来威胁公孙蓝兰?想必那个女人不会对自己的女儿视而不见吧?”夏青低声对着夏长江说道。

  本来夏长江父子就有意从这方面下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夏老爷子会对夏婉玉如此包庇,作为家主的夏长江想要找个借口惩罚一下夏婉玉都没能够做到。

  如果轻易对夏婉玉动手的话,恐怕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惹起夏老爷子的震怒,公孙蓝兰没有骗过来,又惹来夏老爷子的惩罚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到夏青的话,夏长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显然夏长江也考虑到了这方面的原因。

  要是夏老爷子没有在这个世上了的话,在东北夏长江想对夏婉玉做出什么惩罚都是天经地义的。

  看到夏长江犹豫,夏青再次说道:“爸,其实我们可以将这件事情做得隐晦一点,瞒过老爷子的眼睛,只要将公孙蓝兰骗过来,我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夏青心中一直是对自己这个堂妹怀着嫉妒的心理的,而且在夏家不仅仅是夏青一个人,恐怕夏家年轻一代的所有人都有着这样的想法吧?

  夏婉玉实在是太讨夏老爷子喜欢了,就仿佛在夏老爷子眼中,夏家第三代就只有夏婉玉一人是他孙女一般。

  他们原以为将夏婉玉给嫁出去,夏老爷子就不会偏心了。

  反正夏婉玉都只是一个女子,早晚会跟着别人家姓,难道一个大家族还会让一个女人来当家作主不成?

  但是夏老爷子对夏婉玉的宠溺再一次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即使夏婉玉嫁入蒋家,成为蒋家的儿媳妇,但是老爷子对夏婉玉的宠爱没有丝毫减少,甚至还渐渐的将夏家的事务转移到了夏婉玉的手上。

  这让夏青傻眼了,难道老爷子真的有让夏婉玉那个女人当家作主的想法不成?

  一想到这里夏青心里就有些莫名的慌乱,原本夏青还以为下一任夏家家主自己是当定了,夏家第三代之中没人能够争得过夏青。

  没想到夏婉玉的表现竟然会如此抢眼,而且老爷子竟然还有放纵的意思,难道夏家家主之位真的要与自己擦肩而过?

  所以夏青一直想要找个方法让夏婉玉吃点苦头,现在夏婉玉独自一人回到东北,显然是一个好机会。

  夏长江瞥了夏青一眼,再次开口道:“怎么个隐晦法?”

  “我们不用亲自出面对付夏婉玉,可以请别人将夏婉玉给绑架过来!夏婉玉在夏家显然是坐不住的,只要她一出行,就有机会!而且我去调查过,夏婉玉这个女人竟然大意到连心腹都没有带过来,那个叫十三的女人被夏婉玉给留在了魔都,只要夏婉玉一出夏家,我们就可以派人将她给捉住。”夏青开口道,眼睛之中散发着恶毒的光芒。

  听到夏青的话,夏长江的眉头皱了起来,低头沉思着,应该是在考虑夏青所说的可行性。

  “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但是如果夏婉玉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老爷子肯定会发怒!到时候气极的老爷子绝对会倾尽整个夏家的力量来盘查凶手,想要在东北做什么事情瞒过夏家的眼睛,实在是有些难。”夏长江道。

  即使因为二十年前的事情内心已经变得极度扭曲的夏长江,心中也非常畏惧夏老爷子的威严。

  在夏家,夏老爷子是属于绝对权威的存在,即使夏长江想要做什么事情,如果夏老爷子不同意,作为家主的夏长江也只能作罢。

  “而且公孙蓝兰那个女人还掌握着我致命的把柄,如果将她逼急了的话,那份资料很有可能会被曝光,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像是早就想到了夏长江会这样说一般,夏青立马回答道:“爸,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到时候夏婉玉相当于是在我们的手上,我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要将公孙蓝兰引过来而已,不会伤及夏婉玉一根头发丝儿。到时候将夏婉玉放回来,高兴之下的老爷子应该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而公孙蓝兰那边已经将资料交到了张成那小子的手上,公孙蓝兰那个老女人已经不是对父亲你威胁最大的了,而是张成!无论怎么样,先将公孙蓝兰那个老女人给干掉,我们才能够放心大胆再对付张家父子,而不用担心公孙蓝兰这边会出现什么事情。”

  听到夏青的话,夏长江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赞赏,自己的儿子能够分析得如此有理有据,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既然这样,那你就下去执行吧。”夏长江对着夏青说道。

  “千万要记住,绝对不能动用我们的人,请杀手也不能透露你的身份,而且要事先跟他们说明不能动夏婉玉一根头发,否则我们将会有大祸降临。”

  酷匠$网@首z发8

  夏青赶紧点头称是,夏长江这才挥了挥手让夏青离开包厢。

  夏长江没有看到的是,当包厢门被关上的时候,夏青脸上的笑容变味儿了。

  不动夏婉玉一根头发?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自己成为下一任夏家家主最大的阻碍就是夏婉玉。

  心里盘算了好一会儿,夏青这才离开了关东俱乐部,开车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