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于文辉指着我,面色潮红的说道,显然于文辉被我刚刚那句话给气得不轻。

  “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嘛!我只不过是在打一个比方罢了。”我笑哈哈的说道。

  打比方?

  有这样打比方的吗?

  听到我的话,于文辉心里面更愤怒了。

  不过想到这样子的表现只能让我心里更爽,于文辉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的脸庞,一字一顿的说道:“看来我有必要给夏家打一个电话,让他们来清理清理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了。”

  于家以前作为夏家的跟班,哪能不知道夏家与张家之间的恩怨?

  所以秦伯在听到我自报家门的时候,想也不想便将我给拒之门外,要是被夏家知道了,夏家怕是又得多出一个借口来对付于家了吧?

  但是于文辉说完这句话并没有看到我脸上丝毫害怕与紧张的情绪,笑容倒是越来越浓烈了。

  难道我真的不怕来自于夏家的制裁?

  “如果你这样做会让你心里感觉很爽的话,你尽管打电话到夏家。不过以后想要调查你老爸的死因,怕是更加的难咯。”我一脸无所谓的对着于文辉说道。

  就算于文辉不打这个电话,恐怕夏家想要知道我找上于家的门的事情也不难吧?

  我可不会相信,夏家没有在于家安插什么眼线。

  “哼,你少唬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着什么心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在东北想要跟夏家作对,简直是在找死。”于文辉冷哼一声说道。

  虽然于文辉平时眼高于顶,但是夏家对东北的控制是非常强大的,身为于家人的于文辉很清楚这一点。

  “你别管我是什么目的,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够调查出你父亲的死因就行了。”我再次说道。

  “我们不需要你来调查,你赶紧给我滚吧!”于文辉面色一板,开始对我下逐客令。

  于文辉在于家年轻一代的地位很高,还是有这个权力将我给赶出去的,尽管我现在根本就还没有踏入于家大门一步。

  我刚想说话,于文辉身后便出现了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走到于文辉身边皱着眉头问道:“小辉,怎么回事儿?”

  这个女人是于文辉的母亲,于小柏的妻子,叫做蔡云,思思在资料上重点标注了这个女人,称当年于小柏的事情很有可能与蔡云有关。

  “妈,这个神经病说要调查我爸的死因,我正要将他给赶出去呢。”于文辉看上去对自己的母亲很尊敬,开口对着蔡云说道。

  听到于文辉的话,蔡云脸上的表情一滞,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便掩饰住了。

  蔡云却不知这份慌乱已经落入了我的目光之中。

  自从蔡云一出场,我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蔡云的身上,所以蔡云的一举一动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神。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得活动开来,看刚才蔡云的表现,当年于小柏的死就算不是蔡云干的,恐怕与她也脱不了关系!

  看来思思说得没错,这个蔡云确实是重点人物。

  蔡云脸色冰冷,走到我的面前对着我说道:“这位先生,请你回去吧,我们于家不欢迎你。”

  看着蔡云如此急迫的想要将我给赶走,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个蔡云,绝对有问题!

  我眯着眼看着蔡云保持得很好的脸庞,笑眯眯的开口道:“蔡夫人,我是想要来调查当年于先生的死因,按理说蔡夫人作为于先生的妻子,听到这种消息应该会很高兴才对,为何现在却要将我拒之门外?难道说你在担心着什么吗?”

  听到我的话,蔡云脸色变了又变,语气不由得变得尖锐了起来。

  “你是哪家的小子?赶紧给我滚!如果不识相的话我不介意让保镖将你撵出去。”

  蔡云看上去一副端庄贤良的妇人样子,没想到这个时候态度却如此让人感觉到怀疑,如果说她不是在掩饰着什么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那么这个蔡云到底是亲手将她的丈夫推向地狱的凶手,还是参与到了其中呢?既然是这样,那么她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于小柏牵扯到二十多年前夏黄河失踪一案才被灭口的?

  身后一声咳嗽传来,蔡云立即止住了谩骂,转过头看着出现在身后的老头子,恭敬的说道:“爸,你怎么出来了?”

  老头子看起来身体似乎衰弱无比,走起路来不但要杵着拐杖,还要别人来搀扶。

  这个老头子就是于家老爷子于风声,没想到这老头子最终还是出现了。

  “老远就在屋子里面听到你们这里的吵闹,成何体统?”于老爷子用拐杖杵了杵地板,面色严肃的看着蔡云于文辉说道。

  “爷爷,这人是个神经病,我和我妈正想将他给赶出去呢。”于文辉上前对着于老爷子说道。

  于老爷子在于家有着绝对权威的地位,跟夏老爷子是至交好友,就算是在整个东北的地盘上,于老爷子也有着很大的面子。

  “混账!”于老爷子冷喝一声道。

  “平时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吗?哪有这样对待客人的?传出去也不怕败坏门风?”

  于老爷子用木拐杖点了点于文辉的头,而于文辉则只能低着脑袋唯唯诺诺的答应,于文辉可不敢胆子大到跟老爷子顶嘴。

  “爸,这个人……”

  蔡云急迫的想要说话,于老爷子却直接打断了蔡云的话,说道:“文辉不懂事,你个当妈的也不懂事?还不请客人进门?”

  虽然心中很不情愿这样做,但是蔡云可不敢违抗于老爷子的话,只能转过头看着我,对着我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各位客人请进屋喝茶吧。”

  更新最Tq快))上酷匠;网,*

  我盯着蔡云的脸庞,笑眯眯的说道:“感谢蔡夫人的盛情邀请。”

  蔡云根本不敢与我的眼神直视,目光躲躲闪闪,看来蔡云有问题是没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