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风声是东北于家的老爷子,听说与夏老爷子的关系很好,所以于家才会如此得到夏家的重视。

  而于风声更是死去十年的于小柏的父亲,据说当年于风声对于小柏很是看重,想必于风声对于小柏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才刚报上家门,那个老头子便将我给关在了门外,就如同我是什么不受欢迎的人物一般。

  我回头看了看站在我身后的商蝶与小点点,商蝶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小点点则是一脸戏谑的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让我尴尬不已,我哪里想到我的名字竟然这么有毒?让人家一听到就不想再跟我谈下去了。

  我再次上前敲了敲门,并且对着宅门里面喊道:“老伯,开门啊,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于老爷子相谈。”

  不会这么出师不利吧?要是我今天真的被拒之门外,夏长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夏长江会立马反应过来,等待夏长江再出手的话,恐怕想要调查这件事情已经是很难了。

  “你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门里传来了那个老头子的声音,显然他是知道我的身份的,要不然不会将我给关在门外。

  “我是真的有事情找与老爷子相谈,还请老伯通融通融。”我继续对着大门说道。

  要不是还想友好处理这件事情,我都想一脚把门踹开了。

  被人拒之门外的感觉真他奶奶的不爽。

  ,9酷n匠:网K永久Wc免#A费看4@小说(l

  宅门里边老头子还没有说话,倒是传出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秦伯,你这是在干什么?外面有人吗?”年轻男人疑惑的问道。

  “辉少爷,张家小子张成找上门来了,想要见老爷一面。”秦伯恭敬的对着年轻人说道。

  听到秦伯的话,被称作‘辉少爷’的男人眼神不由得一凛,然后表情上便挂满了玩味儿。

  “这小子不找上夏家找上我们家来干什么?秦伯,你把门打开。”男人对着秦伯说道。

  “辉少爷,这……不太好吧?”秦伯犹豫的说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让你打开就行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张成今天是什么目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

  据说夏青都栽在这个小子的手上,如果今天能够让他吃瘪的话,那么传出去自己在东北这个圈子里面岂不是比夏青更加有能力?

  男人这样想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秦伯打开了门,那个男人像是才反应过来是我一般,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说道:“哟,这不是张家张少吗?今儿什么风把你吹到东北于家来了?”

  这个男人在宋思思的资料上出现过,于小柏的儿子,叫做于文辉,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大少。

  据说这个于文辉眼高于顶,能力又平平,只是因为于家在东北的地位,才会被人高看一眼。

  虽然心中对于文辉不喜,但是想着今天的目的,我脸上还是露出了友好的笑容,看着于文辉说道:“于大少,久仰久仰。我此行是有重要事情与于老爷子商谈,还请于少通融通融吧?”

  于家这些年与夏家有着不小的摩擦,因为以前跟随着夏家吃下了不少的肥肉,再加上夏家也并没有动于家的心思,所以于家才有着与夏家在东北叫板的胆子。

  而面前这个于文辉,却以为于家已经有着与夏家扳一扳手腕的能力,所以连夏家大少夏青都不放在眼里,这种眼界的人,实在是没必要放在心上,恐怕夏青都能将他给收拾得服服帖忒的吧?

  “哎呀,张少今天是为这个目的而来的吗?那张少可能要白跑一趟了。”于文辉啧啧说道。

  “哦?此话怎讲?”我眉头挑了挑,看着于文辉问道。

  “我爷爷今天不想见客,张少要不先回?明天再来一趟吧?”于文辉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于文辉的想法我哪能不明白?这家伙是想要逗我玩呢,恐怕我明天再赶来的话,估计这家伙又要以别的理由来拒绝我了吧?

  “这事儿明天来恐怕不好处理啊。”我装模作样的皱着眉头说道。

  “不好处理的事情多了去了,要不你求我两句,我再想办法帮你通融通融?”于文辉脸上带着玩味儿看着我说道。

  于文辉认为既然我找到了于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寻求帮忙,所以于文辉想要借此机会来扫一扫我的面子。

  “其实这件事情应该是你求我,因为过了今天的话,估计你再求上我办这事儿我都只能爱莫能助了。”我笑眯眯的看着于文辉说道。

  于文辉脸上的得意之色慢慢的消失了,不屑的对着我嗤笑了一声说道:“我会求上你?你当你是谁?”

  在东北,除了夏家之外,于家几乎算得上是东北第二大家族了,虽然脑袋上也打着夏家的标签,但是于家也有着相当重的话语权。

  东北这块地面上,除了夏家,于家人还用求别人办事吗?

  “我可没开玩笑,过了今天的话,你父亲于小柏的死因,很有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真相大白了。”我脸上的笑意不减,将双手盘在胸口看着于文辉说道。

  听到我的话,于文辉脸色一变,眼睛也不由得眯了起来。

  良久,于文辉这才对着我说道:“我没搞懂你是什么意思,我爸死于意外,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于文辉虽然能力不行,但是这不代表着他蠢,于文辉很清楚,现在于家与夏家开战绝对是有死无生,所以即使在认为于小柏的死亡很有可能与夏家有关系,于家人也没有与夏家撕破脸皮。

  他们太清楚夏家在东北的能量了,如果夏家全面跟于家开战的话,绝不是现在的于家可以抗衡的。

  “哦?是吗?如果我要是你爸,听到你这句话的话,估计我得被你这种不孝儿子给气死。”我继续开口说道。

  听到我的话,站在我背后的商蝶扑哧笑出了声,就连小点点嘴角也抽了抽,显然是被我的话给逗乐了。

  而于文辉则脸色铁青,我这样对他说话,不是在占他便宜又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